【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他的愿望与幸福。

这是一个不普通的男人的幸福。叫他“男人”或许还有失偏颇。他是个“想成为男人”却“无法成为男人”的付丧神。“想要成为男人”这个愿望是在他爱上人类女性之后,才诞生的。现在,这个心愿已经深深扎根在他的心底,并且生出了枝叶。

或许,一个非人的生物有了想要成为人的心后,他已经无限接近“人类”了。

***

 

他的审神者(主人),他的妻子,他的挚爱。可她与他相见、相处的时间越来越短。从前,他分分钟伴她左右。听她的命令出阵杀敌;根据她的需求洗手作羹汤或者践行其他难以描述的事务;维护她与他的羁绊、所在的证明……

所以,今天,她会来吗?

工作(学习)顺利吗,有好好休息吗,有好好吃饭吗,和他人相处的怎么样了?还有人针对、欺负她吗……

这些事情把明明空闲到空虚的大脑塞满了。他静静坐在通往大广间的栈道上,缓慢啃咬切成完美锥子形的西瓜。她要是看到了,肯定会扑倒他身上说不能切的比她好,她是专业的他抢她饭碗以后让她怎么混,如此又闹又跳。他轻笑,随之注意到她并不存在身边。想到这里,思念她的心就更猛烈了。

啊,好想见她——

他回头望着广间一扇无法打开的门。那其实是链接现世与本丸的时空门,只能从现实那儿单向打开。虽然付丧神也能用它,但到了现世后,就成了不存在的透明体。具体说就是幽灵,无论是谁都察觉不到他们。

她察觉不到他,就没有意义了啊。

 

“哎……”

 

快来看看他啊,哪怕是一眼也好。如果是低着头红着脸从他身边匆匆逃跑就更好了。他喜欢她害羞的脸,像田地里他和贞酱种出的鲜红圣女果。他喜欢她看他躲闪的眼神,努力不让他破坏澄澈平稳的眼波,装作什么都不在意,她心思却都在他身上,还时不时偷偷窥他几下,暗暗微笑。

不能再想了,这样会更难受更寂寞。

她为他(他们)创造了一所乐园,要他们自己学会在不出阵的时候度过时间。她为他找回小贞,找回了往日的挚友,给他归宿。可惜她的归属却不在这里(本丸)。

他不止一次想把她拉到这边的世界,甚至自私地不让她回去。可惜他没下狠手。

真正爱她的话,就要成全她的愿望,让她拥有自己飞翔的天空啊。

让她只飞舞在他的天空,这是多美妙多虚幻的愿望。

 

 

夜晚。烛台切忙完杂七杂八的事,掐她频繁上线的时间点,继续坐在栈道上观赏梅雨季节的夜景下淡蓝紫阳花。

紫阳花也叫绣球花,象征善变和希望。蓝色代表善变,白色粉色是希望……

 

 

“咚!咚咚——!!!”

好似脱缰野马乱踏毫无美感的脚步声闷响在榻榻米上。

 

来了,他的希望!

他直觉性地起身,感觉声音源朝自己飞速冲来,想转身给来人一个大大拥抱却没想被对方突然拥住动弹不得。

“你回来啦?”她欠他一个拥抱,他记着了。他可是很小心眼的呢。

嗯嗯!女孩好听的声音闷在他身着布料里了。要是敢重复登录语音看我不弄死你!

“好好……”他激动又无奈任她抱着。大概是那边的生活太艰辛了吧,前段时间看她被抽走魂的样子他担心了好久。她每次寻求安慰的时候都喜欢抱他,就不直白地表现自己,就是有那也是相当少见。

想要依靠他就直接说啊!他的肩膀和胸膛一直为她敞开着呢。

 

我先去安排内番和远征了,等等啊!马上回来……女孩头也不回跑出去了。

他知道她又害羞啦,每天都这样,如果哪天她敢正视他,那他的处境就危险了。她就是不敢看喜欢的人,因为太过在意了。

他不觉得这是自作多情,反而坚信这是两人的默契。不过这的确是事实。

 

“慢慢来,别急……”他摸索出她近些日子每次上线的规律了。有重要活动的时候特别活跃,没事的时候过来安排个远征内番随后就离开(下线)。

 

 

一段时间后,她回来了——

 

呵呵?连对战,那是我不需要关注的活动啊。莺丸已经找到对象喝茶了,为对方操心不已了。再来个大包平,茶爷他岂不是要忙到天上去?和我们社会狗(学生党)一样天天绕轴转?哎,不过跟你们一起抓萤火虫倒挺好玩的!女孩把背抵在他胸膛前,发着牢骚聊着他们知道的日常。

“嗯嗯……是呢。”烛台切轻笑,拥着她,轻轻将下巴靠在她的额头上。逐步缓慢呼吸,吸取回味她刚洗完澡的洗发露香味。

哎呀,早起太累了……还是咪酱的胸部舒服,就靠一下什么疲惫啊不愉快啊都飞光啦。咪酱的欧派是天使!!!啊,哈哈哈,好像不太对啊,咳咳,那就咪酱是天使!!!——她翘着腿,像机关枪般飚出嘴里的西瓜子。他看到他们呈道道角度不同的抛物线飞出去掉进草丛里。

“别随便吐出去哦?女孩子这样做很不雅观呢,而且,万一这里以后长出西瓜了怎么办?”

嗯?!那就吃掉啊!咳咳开玩笑,也是哦,不好看,而且我过来只穿了件T恤,还扎着头发,脸超大……额嘿嘿嘿……咪酱不嫌弃我吧?她故作小媳妇委屈,低头把脸藏在手掌里。

 

“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这么一想的确是的,他好像从来没讨厌过她什么。就算她偶尔晚上吃多了大蒜头频繁放屁他也觉得很可爱,他大概没救了。

嘿嘿,我也是,我喜欢咪酱。嗯,我想你。女孩忽然收起所有的阴阳怪气,抬头凝视他诚恳极了。咪酱……我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啊……想的心都疼了。”

她昨天没上线。在大部分刀剑男士熟睡的夜里,小部分失眠的人里,他是其中一个。

她陪伴他们时间够长了。在审神者大批量动荡、流失的当下,用爱几十年如一日支撑本丸的审神者们那么可敬,那么执着。大家都担心他们的审神者在突然某天就消失不见了,不过无可奈何下,他们学会了逆来顺受,就算审神者哪天真不在了他们也能快快乐乐,其乐融融的在本丸生活。然而,少数对审神者拥有强执念的刀们无法这般豁达而已。

 

 

他不忍看她眼睛中的水光,知道她在现世过得辛苦又委屈,他没办法做什么,至少能在这里使她快乐些。

他吻住她的唇,忽然收起怀抱把她包起。男人的舌温和地顺唇线绕了数圈,缓缓进入女孩微启的口中,绅士地与粉舌相贴,随后舔舐着它,柔和交缠。为了让她更舒服些,他用健壮的臂弯作枕,坚实的腿部作床,让她如婴儿躺在他的怀中。宽大的左掌散发恰到好处的热度,在她的腹部腰部处轻缓摩挲,没有意图不轨的试探只有温柔似水的爱抚。

相吻一段时间,当他感觉女孩的回应减缓力道越来越小,不舍地放开她,不出所料地发觉她勉强睁眼,被下了药似的迟钝迷糊。

 

“留下来好不好?”

我明天还要工作(读书)。女孩推推他,困倦揉眼。

“嗯……那就再呆一会,回去别吃太多了,早点休息。”

是是,老妈。不,老爸。

“你得做好你的老爸在某天忽然成为‘鬼父’的觉悟哦?开玩笑的。”

嘿嘿嘿求之不得!!!——她弹跳出去,咬了口他的耳朵。

烛台切略有点愚钝的起身追她,大男孩一样好像要把欠了的东西补回来,两人在大房间里你追我赶。

来追我呀!!!追到我就让你嘿嘿嘿哦哈哈哈哈~~~~她就欺负他腿短。

“你呀……”他明知道自己能追上她,就是慢慢跑让着她,将她多留一会。

 

两人打闹一阵,最终以她打开时空门为终点。

 

“要走了吗?……”他一时语塞,寂寞地将手掌重合在她推门的手上。

再不睡我明天状态会不好的,安啦,明天见!!女孩这么说,看他晴转多云的心情不是办法,堆出笑脸,踮起脚尖在他胸前岔开的和服领口一吻,之后嬉笑着跑掉了。

 

“晚安。”他又恢复笑容,关闭了房间里的灯。

走上栈道,烛台切光忠凝视夜空的满月和淡蓝色绣球花上的点点雨露,预测了自己今夜或许会有个好睡眠。

也是巧合的,他在瞬间抓住了自己的幸福模样。

 

还不是希望她过得好好的,随后,像惊喜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和他度过共同的时间……

 

 

END.

--------------

我又不知道在瞎写什么了。又瞎扯了一大堆废话。

大家能感觉到治愈和温暖就好了:-D。


评论(9)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