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房东企划】~序~入住篇

企划来源-@你的铃堡 太太。 房东与房客三十题

--------------------------------------------------------

神秘房东俏房客

~序~入住篇

*刀剑乱舞房东企划,参与粮。乙女向+伊达组友情向+欢乐向(有时)。

*全年龄(看情况)ALL婶(房东)。

*私设如山,现代paro。OOC。私设女主。放飞自我。嫖。

---------------------------------------------------------

****

01 神秘房东

 

七月初。气温于三十度左右上下浮动,即使站着不动也会感觉些许燥热。

今天有风。苍翠茂盛的树木在清风中摇摆,洒下斑驳光斑映在道路上。此处行人少,除了若有若无的蝉鸣,是几乎没有人声的。

这里是城市近郊的一块别墅区。据说这里的房主们都是女性,她们都在寻找合适的房客——

 

****

 

一辆越野车缓缓在白色洋房前停下。从车上走下四人,三位青年男子,一位小少年。他们站在车旁,浅望这栋别墅同时小声耳语:

“哦哦!——真不错啊!”白发青年有点兴奋地摘下头上的黑色爵士帽,不合年龄地绕别墅逛了几圈。茂盛柔软的草皮,大片绽放的各色野花,郁郁葱葱的树林……这是在城市中难以见到的居住环境。

“好棒!好安静哦!!哇,后面还有花园!!”蓝发少年跟随白发青年在未来的居所周围探险。

“……”古董色皮肤的青年站在身着黑色大衣的男子身边,一脸兴趣缺缺沉默。

“鹤先生,小贞——”男子有点为难地看着两个熊孩子在开始爬别墅后的一棵古树。

“嗨嗨,光仔你怎么找到那么好的房子的!离贞酱的学校近不说,离地铁口也近!还挑高!”白发青年吹了口哨。

“而且租金也很合理哦。嗯……不过房东对租客的要求很高。想来这里住的人相当多,可并不是所有人都符合条件。”男子打开汽车后备箱,开始清点行李。

 

“这么厉害?房东,是什么样的人啊!”青年冲过去一提就是两个行李箱。

“是个相当有礼的女性,声音也很好听。”应该是个美人。

“哎嘿,说不定是个大美女!!——”少年背起书包,拖了个较小的箱子下来。

“希望如此吧。”准备好了行李,男子走上台阶,按了按玻璃木门旁的门铃。

 

 

“叮咚,叮咚。”

他们静等那扇倒影树木的玻璃门开启——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接近,黑发男子清了清嗓,理了下领带结。

 

“贵安~”

轻柔干净的徐缓女音从门缝中飘出,蓝绿色的视野中出现一抹温和的鹅黄。那是一位外国女性,金灿如麦田的发色,披着浅棕亚麻渐变方格的围巾,淡绿色长裙,棕色的真皮皮靴。俨然是深居树林中的森女。

他们都呆住了。因为她神似托帕石(宝石级黄玉)般的眼睛中好像藏着冰河。

真是难能一见的美人。

 

“啊……”大伙都傻了。

“……?”女子的眼光从他们脸上扫过,最后停在黑发男子的脸上,久久不离。纯粹的蓝色瞳孔在肉眼难以察觉的程度中变得浑浊,意义不明。

“哟,美丽的小姐!有没有兴趣和我……噗——”白发的轻浮男子还没说完被众人甩到了一边,面朝上感叹天的蓝和朋友的绝情。

 

“对于友人的失礼请容我道歉。我是长船光忠,请问您是这里的主人——琥珀小姐吗?”

“嗯……是。”女子好像有所思虑,还是打开了门将他们迎了进去。

“外面热,请进屋说吧。”

 

 

屋内没有多余的陈设与影响审美的杂物。实木地板,暖色墙壁,简单却大气的家具这一切都让本来就宽阔的室内更加宽敞。说实话,他们很难想象一介弱女子在这么大栋别墅里生活的情形。

“租金与租房年限我们已经在网上聊的很清楚了……”

“嗯。”

“这份合同我们都签好字了,需要保存起来吗?”

“嗯。”

“接下来可以麻烦你带我们参观一下这里吗?”

“嗯。”

 

“琥珀小姐……身体不舒服吗?”名为长船光忠的男子出言关心。看她微睁眼,听她说话轻又飘飘然,好像她随时会在他们面前昏睡过去。

“不,请不要在意……我们,先互相认识一下?”她浅笑,看呆一群人。

“完了,我好怕我们把持不住……哇啊痛!俱利小贼你干嘛!!”白发男子跳起来猛拍了身边青年的后脑勺。让他扭他。随后他逃到女子坐着的沙发后对他们扮鬼脸。

 

“阁下可是魔术界新秀‘五条鹤丸’老师?我在电视上看过你的节目,非常有意思呢,还时不时会被你的表演吓到呢~”琥珀微笑,对男子浮夸的反应不以为意。

“叫我‘鹤丸’吧!那是艺名,嘿嘿,我的真名是鹤丸国永DA※ZE!!!!——”

 

“嘿嘿,轮到我啦!我叫‘太鼓钟贞宗’,琥珀姐姐可以喊我贞酱哦!今年九月就在A中上课啦!!”

“A中……是我们后面的私立中学吧,能考上不容易呢。好厉害哦,贞酱。”

“嘿嘿嘿嘿嘿嘿……”少年听了立即红了耳朵。

 

“俱利酱,到你了。”

“大俱利伽罗。”古董色皮肤的青年报了个名字就移开了视线。

“他就是这样,请不要介意。是市里的文艺团的舞蹈演员。”长船光忠为他补充道。

“哦~休日的时候,不介意跳几个吗?三楼有宽阔的露天阳台,可以随意用哦?”

“哼。”他依旧爱理不理的。

“俱利酱……”男人头疼:“我是X会社的销售总监,长船光忠,请多指教。”

 

“嗯嗯……我是琥珀。自由从业者,目前在晚上有份兼职。住在二楼。三楼的天台,图书室,健身房我们共用这样可以吗?”她想了想,接着说:“你们可以改造房间,不过在最后请务必要还原成原来的样子哦?”

“这里没有泳池,不过在树林里有个小湖泊,夏天请注意安全。屋后有晾晒场,和我的花圃,请尽量不要损坏。屋旁有三个停车位,实在挤可以停在草坪上。嗯……希望你们能在这里过得开心。”

“那么……有什么不懂尽管来问我吧。哈呼——”

琥珀打了哈欠,说自己睡眠不足去补个觉就摇摇摆摆上二楼休息了。

 

 

“咪酱,你知道‘睡奸’吗。”鹤丸阴阳怪气地吹了个口哨。

“你要是对房东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我们晚上就得睡大街了。”

“哎哟,说说的开个玩笑别紧绷绷的!!那么——我先去抢房间啦!!!”他提着自己的行李一溜烟就消失在玄关处。

 

“好了,我们也去整房间做扫除吧。”光忠对贞宗说,接过他的小箱子,还有点沉,估计里面全是书。

“好嘞!我要睡咪酱隔壁!这样你早上醒来可以顺便叫我!”

“我去停车。”大俱利站起来,拿着车钥匙,朝房东消失的艺术台阶望一眼,走出客厅。表示对抢房间没什么兴趣,只要有间房睡觉就行。

 

等大俱利回来的时候,全员都选好了合适的房间。他一间间看过去,不外乎都有其他人的行李占位了。

“嘿!俱利仔!你来啦!!快快快,我带你去看你的房间!”鹤丸贼头贼脑从他身后的房间里冒出拍了他的肩,可惜大俱利什么表情都没有真是让鹤丸碎透了心。

“就是这里!!当↗当↗当↗,down↓~~~”鹤丸指着一间亮堂,窗明几净的宽阔浴室,在尽头还有透着树木绿叶的窗口和洁白浴缸。

“……”大俱利脸都是黑的。下一刻就赏了鹤丸一后耳光,算为之前报了仇。鹤丸装作被拍远,贴在浴室镜子前用夸张的声音惨叫。

 

“鹤桑……来帮俱利酱来铺个床唔唔唔——”

“嘘嘘——!!!!!!”

 

俱利面无表情看着刚路过的光忠被鹤丸捂住嘴的搞笑模样。鹤丸还整个人挂他身上了。拜托大白天别那么亲密让房东看到了真的不好不好。

“铺床?”大俱利抬眉。

 

“哎,本来还想给你逼个儿(big)——惊喜的!”鹤丸把俱利拉到走廊尽头,推开淡黄色的木门。只见贞宗躺在被套和床单的海洋里。俱利的衣服被整齐地挂进柜子,地上没有灰尘和垃圾。望向远方,在落地窗后能看到房东琥珀种着玫瑰和薰衣草的花圃。

“本来想趁你没来,先把你的房间弄好,哎呀,你回来的太快了!”

“哼……”大俱利像是松了口气,坐到木板床上,双手抱被子一滚,床上多了团贞宗棉被卷。

“俱利哥!!!我要出去啦!!热死了。”

“哈哈哈哈哈,咪酱我手机呢,我要拍下来!!”

“噗!!可能在外面吧,你先用我的。”

“你们在干嘛辣!过来帮我啊啊——”

大俱利拍拍躁动的夹心卷,眺望窗外的绿色,满意的笑容上扬。

 

“不错。”

 

 

于是,一位女子与四位男性精彩纷呈的“同居”生活就此开始——

 

 

TBC❤

------------

即将放飞!!!!!!!!!!——————哦,我先去摸个插画和人设_(:зゝ∠)_

差不多是这样的房子w


托帕❤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