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小龙婶】遥远旅途的终点 第一章 光与邂逅

【小龙婶】遥远旅途的终点

又名《于世界尽头呼唤你》。 

第一章光与邂逅

*刀剑乱舞乙女向。小龙景光x婶。(青江婶,烛婶)出没。

*OOC。作者放飞自我中,大龄中二,防雷。

*插图插曲文字为作者一人所绘,翻唱(歌词意译),创作。

 

背景音乐点我。自己唱的声音不好不要介意。

*****

ぬくもりを確かめた右手が
【能感觉到右手的温度】

Ar ecla rin o fida.
(あなたは死に呪われていました)
【(你被死亡诅咒)】
震えるあなたに気付いた
【你感觉到了颤抖】
Mief sal i du, rin i sal celef.
(出会いは対を生み、繋がりを生みます)
【(遇见由生存和相联系而生)】
壊れていく世界を嘆かないで
【不要为了崩坏的世界而叹息】
Wisie fida t o lezec mief?
(それは、残酷な出会いと言えるのでしょうか)
【(这算是……残酷的相遇吧。)】
失くしたなら もう一度
【失去的东西会再一次】
砂から掬いあげて

【用手将砂砾捧起吧】

——霜月遥《光との邂逅》

*****

 

“该往何处去?回头发现归途全部消失不见……”

“只得擦干泪痕向前,继续往没有尽头的旅路前行,拥着那脆弱不堪的渴望(希望)——”

 

【在龙的面前,不存在谎言与虚饰。想得到龙?你,愿做你自己吗?】

“就由我来守护你(少女)!!……”

 

*****

 

 

樱花大片大片炸开。如日本樱最后凋谢时的模样,索性一齐从枝头堕下。少年的……不,是男子较为准确。男子淡紫的瞳孔流过水光,他醒来。眼前,绑马尾有着葱绿色秀发的男子笑着看他:

“你好,新人君。主,在等你。”

“我带你介绍一下这里,这儿今后就是你的家了,不必拘束。不过,可要和大家好好相处啊。”

“哦对了,见到大家可别忘记自我介绍哦。我是青江。你呢?”

 

 

“小龙景光,我是小龙景光,刀派长船由景光……”男子麦金色的发浪从樱花雨中缓缓落下。

“嗯好,详细的你和主说罢,可不能让主等太急了,是吗?”

“那是,那是啊。”男子跟在略矮的引路人身后。

 

“我们的主,比较特殊。”没想到,日系建筑群的天空上竟然有无数热带鱼幻象在遨游。他们置身水中却没有窒息感。这些其实都是保护着本丸的结界。然而稠密的灵力层已经上升到了可以让其自身随意变化的程度了。

某人绿色的发尾一摆一摆。“她是备中国‘名残月’计划的究极实验结晶。具有把幻想变为现实的能力。所以看到这些可别惊讶。”

“幸运的你来到是有‘幻想水族馆’之称的本丸。”

“从此之后一起为保护她而战吧。”青江自豪的说,俊俏的笑容止不住地浮现,说实在,让人嫉妒。

 

“Fantasty……也是,能创造出这么一副景象的相比就是女性吧。还是位不得了的女性呢~~主,是位美人吧?”

“哈哈哈哈,同感。就是可别到主人面前也是这么一副腔调。会被她讨厌的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肯定!!……”两人相谈甚欢,遇见路人有礼貌地打着招呼寒暄。

 

“这里真是乐园。”金发男子深呼气,清凉纯净的空气净化了枯竭的肺。

“是啊,这多亏了我们的主人。”

 

“啊……看来,旅途终于要结束了啊……”男子有了预感。

“啊?”青江看他,他看看青江,两人短暂尴尬地待了一会。

“不,没什么,请不要放在心上~~”男子潇洒一笑,金色的散发从青江面前糊了去,甩他一脸。

“小龙景光,你知道‘种田当番’吗?”青江忽然有点讨厌新人了,他太过自我。和她的性格倒是很像说……

“嗯?别看我这样,我种过地哦,难不倒我的~~”

“啊……你这个刀……我等着主人来治死你。”

“她可以的。”男人扬了披风,甩了下乱发接着走,只是他走在了最前面。反客为主了。

 

随后——

远远的它们闻到了一阵阵浓郁的花香。那将是花粉过敏者的地狱,因为在前方,有个巨大的圆形花园。不如说是庭园。当季的花朵茂盛开着,但没有其他刀剑在那儿呆着。

“主(她)就在那里。”

“嗯?那最前面的是?……”

“她最喜欢的象牙黑钢琴……刚刚还在这的……人呢?”

 

他们走上花园正中央的华亭,四周观望。小茶几和沙发,一架黑色三角钢琴,钢琴凳上的一瓶瓶身印着蓝色紫阳花纹样的白菊花。琴谱放置在琴架上,内容是《壳之少女》。

说实在,很诡异不详的情景。特别是那一瓶菊花。

“我们的主人……经常会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不过放心,绝对不会对大家不利的。我们需要的只是理解她。”青江过去把花瓶放在茶几上,景象立刻不一样了。

“钢琴……piano……”小龙景光对于西洋乐器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会在今天见到实物。而且一来就是相当珍贵的品种。

“哦,你很懂啊,新人君。”

“她想让人理解她。的确很想。这是……她自己保养的吗?”

“嗯对,她说喜欢自己来擦琴。”

 

洁白的,漆黑的琴键极度严谨地排在那,小龙景光轻轻按下一个键,发出的声音和大脑中的音节别无二致。这是对音乐的无上尊敬,对乐器的态度的可以直接反映弹琴人的心象。

他已经可以想象,是多美的灵魂在指引着这里,指引他们。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呢?我想见她!!!——”

“哦……可别大声。别去刺激她。”

“这是……这是我的……我想见我的主!!!”

“她想出来自己就会出来的,找她没用!!”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她呢……”男子有些消沉坐在琴凳上,爱抚着键盘。

 

他从前主过世后,就一直在等待着与前主一样的优秀主人。

有谁服侍过好主人还会去服侍不好的呢?

所以,他踏上漫长的旅途,再去寻找,那个会理解他,善用他的主人。

他找到了,即将找到了!!!——

 

 

“青江说得对。小心你的甲胄,可不要让我的爱琴掉漆哦~”

“啊……?!!”

“主……我将小龙景光带来了。”青江镇静非常远远报告。

 

“主……?”他看到向日葵花田里,以为栗色长发的少女正捧着几朵即将枯萎的花朵,朝他们微笑。小龙景光愣住了。她阳光的笑脸和花朵的颜色混合在一起,他没办法忘记了……

 

“是的,小龙景光桑,啊……还是说,叫你小龙君比较亲切呢,呵呵呵……”少女身着白色衬衣浅蓝长裙,虽然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但她有一双非常美丽的棕色眼睛,不会让人想到那么平凡的女孩心中住着如此特别的灵魂。

“我等你很久了哦,不,我一直等着你……”

“初次见面,小龙景光,我是此处本丸的审神者——安琪拉。请多指教啦。”她笑得灿烂。

 

“安琪拉,Angel……”他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顿时,空气微妙的凝结了。

 

TBC❤

------------------

尽量尽量不OOC。今天官方没开拿小龙的活动,我不开心。

手心输入法好像比某狗牛逼。以后就用它了!码文利器!!!——(散花)

眼睛看东西模糊,还被传染了甲流,声音都不好了!!!别介意吧别介意!

写东西超开心!炒鸡开心~~~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