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小龙婶】遥远旅途的终点 第二章 迷途羔羊与笼中鸟

遥远旅途的终点

又名《于世界尽头呼唤你》。

 第二章 迷途羔羊与笼中鸟

*刀剑乱舞乙女向。小龙景光x婶。(青江婶,烛婶)出没。

*OOC。作者放飞自我中,大龄中二,防雷。

*插图插曲文字为作者一人所绘,翻唱(歌词意译),创作。

 

笼中鸟角色歌

小龙景光专属角色歌

*******

Sil wipes celef fee.
(少女は生に感謝しました)
【(少女感谢自己的诞生)】
いつかは堕ちていくのだから
【总有一天会引来终结】
Syo ar zel ol i sil,
(相手を思えば思うほど)
【(就像对方所想那样)】
syo ar silee eclef-inal.
(永別は近づいてゆきます)
【(永别正在接引)】
すれ違う心を預け
【所以托付心情】

わたしを感じて…
【(来理解我吧……)】

——霜月遥《光との邂逅》

 

*******

 

审神者瞳孔中的感情突然变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龙桑还真的很有意思啊!!!”她笑着抛下手中的花木向他们飞奔而去。安琪拉跑到小龙景光面前,右手指三指一并放于唇上一亲,在隔空对他的唇一按。

“既然能得到你这样的贵公子的赞赏……小女子我就收下啦,谢谢你。”

 

她在干什么?

小龙完全懵了,不知所措,只感觉心脏重重下沉,呼气困难。

“不……不好意思啊。”潇洒自若的他居然有些困窘,不知所谓的道歉。

“嗯,没关系,我不介意的……”

 

“咳咳。”一旁的青江清了清嗓。

“啊,青江我……”她才想到了那位任劳任怨的近侍。

“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了哦~请主好好【调教】一下新人吧,呵呵呵……”

“那是一定一定得!!好了,快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他摆摆手,从花间的小路里走远了。

 

“嗯……那我们坐着吧,喝水吗?”

“我来我来我来……您歇着。您太客气了!!”见她要去拿水壶,小龙立刻制止她,做好了下属应该做的礼节。他在心底也非常乐意做这些就是了。

“哈哈哈哈不客气,哪里客气了?”她看他抖个不停把手盖在他手甲上想让他平静点。没想到他更紧张得把水洒了出来。

“小龙?”

 

“这就是……【调教】吗……原来如此……有点过于刺激了呢……”

“不是哦,这只是日常肢体语言交流的一部分吧?”安琪拉纠正。

“啊?啊?!这……这样吗?……咳咳咳!!”

“还有,小龙对我不需要用敬语。怎么想怎么说把。我倒是还一直借用你们付丧神的力量……要道谢的是我。”

 

多么明事理的主儿——

“嗯,我知道了,安……琪……”舌头要烧坏了。

“嗯嗯,小龙。”

“我,我想……我的旅程已经结束了。”

“嗯嗯,恭喜你啦。”

“谢谢你。”

“我才是,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了,要我带你转上一两圈吗?对我来说可能有点吃力……我的体力不是很好……”她低下头有点沮丧。

“不用了!这些总有一天都会熟悉的。我想……知道一些你的事情。”小龙景光笑着,微风扶起他的发,竟然有几抹阳光的味道。眼中的玫瑰紫竟然不再迷惘。

 

“我?就像你见到的一样,很平凡啊。比我特殊的审神者多了去了。嗯,其实我不自由,你们也是。我们一直会被人监视,但这全都因为我。”

“笼中鸟……呢。”

“嗯嗯,差不多吧。小龙桑正好是迷途的羔羊,我们两个其实很像啊。”

“呵呵呵……是啊。如果你是刀我们会成为好兄弟的。”

“哈哈,可惜我不是?……”

“那么,你想让我成为你的谁呢?”

小龙景光说着将手自然地盖上她的,俯身看她的眼睛很认真地说。她一怔,脸微红,没说话、

 

“你这个变态!!!!——”突然从远处飞来一只气势汹汹的啃了一半的桃子。

“啊啊,差点我手中的手术刀也要飞过来了。还好呢。”真是神救场。

 

“秋田,药研?”她惊,先前还吩咐这边不要站着人呢。

“抱歉大将,我们对新人太好奇了……没忍住……”

“哎呀,没关系,别那么认真的道歉啦。”

“姐姐是我们的!!!”秋田藤四郎则直接坐在了安琪拉身边,头靠向她,用小小的双臂环住了少女整个人。

“好好好,姐姐是大家的。”

 

“大将,我先带新人君去溜达一圈,你早点吃药吧,回来我会检查的。”

“好——你们去嘛!”

“秋田盯着她,别让她丢药了。”

“好的药研哥!”

 

 

唉……她被大家深深爱着呢,不好下手了。

小龙在心里逼逼,叼了草四处望望,然后目光盯住前面的人的白色大褂。

“你,也喜欢她的吧?”

“新人君,言多必失哦。不过,我的确深爱她,但这样就够了。”药研坦然的说着带他绕了一圈刀房。

“啊……好成熟。”

“谢谢你。好,交接任务完成。之后的就交给你的前辈了,我去看看她的情况。得督促她吃药才行。”

“哦,谢谢,慢走。哎?前辈……啊!!”

 

“你好啊,小龙景光!!——”来人一身深色运动服,声音低沉洪亮有力。

“烛台切光忠爷爷!”

两人关系特别好的拍肩,拥抱。

“终于等到你了,怎么样,还喜欢这里吗?”

“嗯,爱死这里了!!!……”

 

“剩下的我们边走边说吧,来,不要拘束。这边除了【长船】还有很多名刀剑,不过他们都没有恶意,可以好好打关系。”

“是,爷爷。”

“主非常好相处,只要别去刺激她,其他都行。”

“其他事……都行?”

“嗯?”爷爷说着忽然有点沉下脸。

“不!不是那方面!!偶尔也想要个能够治愈旅途劳累的自己的怀抱啊。”

“刚刚那个还不满足吗哈哈哈哈……先慢慢来,都好说。”

”嗯好的嘞!”

 

“景光殿……还好吗?”

“……”小龙景光不语,也不知道如何开口。

“好了罢,不说这个了。从今往后我们的主就只有一个,拜托了哦小龙君!”

“嗯!!嗯!!!不能给【长船】丢脸呢!!!——”

 

……

 

 

“我啊……一直在等他。”

“真的和我很像很像,我也是那么自我……那种脾气的……”

“大将……”

“我会好起来的,真的。因为我还想和他继续相处。和我的同类……和小龙……”

“大将,这是镇静剂,吃了吧。”少年的手中捧着四颗白色扁平的药丸。

“嗯,药研谢谢你们了。总在我出事的时候陪着我……我该怎么报答你们呢。”

“那就让我们继续陪伴您吧。我们会成为您的羽翼为您挡去一切风雨。”药研靠在少女身边,非常享受地闭起眼,

“嗯……”少女呜咽,接下来是吞噎的声音。

“大将,我们爱您。”

“嗯,我知道的,就这样再靠一会……”

“是,如您所愿。

 

TBC

-------------------------------------------

蛮悲伤的感觉。小龙蛮坎坷但是不知道具体情况。只能先码着了。

吃了抗副作用的药感觉很舒适,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