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房东企划】神秘房东俏房客 ~一章~

企划来源-@你的铃堡 太太。 房东与房客三十题

--------------------------------------------------------

神秘房东俏房客

~一章~

*刀剑乱舞房东企划,参与粮。乙女向+伊达组友情向+欢乐向(有时)。

*全年龄(看情况)ALL婶(房东)。

*私设如山,现代paro。OOC。私设女主。放飞自我。嫖。

---------------------------------------------------------

****

02 停电之夜

 

要说住郊区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夏天的经常的停电和偶然的停水了吧。不过在这栋别墅里,这些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前有凉风后有湖水,没什么不可以放心的。

第一次停电,几个活跃的房客们可以去湖里冲凉摸鱼玩。

第二次停电,他们可以搭出凉椅和吊床放在房前,纳凉。

第三次……

 

总之天大地大真的没什么能拦住这几个人的。

 

然而该怎样度过这次的停电时间呢……他们的大脑也有枯竭的时候。有点累不想去城市里,和后面的湖泊了。嫌麻烦不想搭理其他乘凉工具。但房间也不能这么黑着。

“啊,听说,今天房东休息来着……”鹤丸说着,眼珠子咕噜一转。大家就知道他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了。

“不能偷内衣不能睡奸不能恶作剧。”

“俱利哥今天话说的最长的一次!”贞宗起哄。

“那要不去借根蜡烛?”这种时候还是光忠最靠谱。

“哦哦哦哦!!!然后就能说故事了哎!!!光仔干得好!!!——”

 

“蜡烛吗?一楼每个房间柜子里都有备哦,为了避免夏天频繁停电……”忽然幽幽的女声传来。

“哇啊啊啊啊啊!!!!——”

四人吓了一跳,四颗心脏都飞在别墅上空炸成烟花了。

“不好意思,没跟你们打招呼……”房东琥珀非常和气的拿出柜子里的粗蜡烛,亲自点火放进蜡烛盆里,还有点淡淡的香味飘出。火光照亮她有点奸邪美丽到过分的蓝眼。

“因为我的夜视能力很好……所以这种时候有什么不便请随意开口。”

”好好好好好……让我看看是不是我们美丽大方的房东太太……阿噗!!“白毛逗比又被人扎了颗暴栗后牵走了。

 

“谢谢你,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琥珀小姐今晚不上班吗?”光忠接过蜡烛盆有礼地询问。

“嗯,今天休息。”她毫无架子的捋了捋裙子席地而坐。

“那真是太好了,一起来玩一会吧?鹤丸最近要录节目可以让他先试试。”

“哎哟光仔!别那么说嘛!我都不好意思了!!!——”

 

“来!来!鹤叔叔快来!!!——”小贞这么吆喝着。

“来一个嘛,自己人害羞什么。”光忠帮腔。

“哼,要做就快。”大俱利今天突然开朗了。他看了眼身旁的房东,她的眼睛里满满都是期待。确认无误后他低下头不说话了,倒是往她身边靠近了几毫米。

 

 

“好好好,我们那讲个鬼故事。凉快一下。”

“down~~~down,downdown~~女士们坐好了我要开车了!!!!——”

“等等,不是鬼故事吗?”琥珀一懵。

“嗯没错啊?”鹤丸眨眨眼。

“哦哦!呵呵呵……原来是这样啊。”

“这只是个小问候哦,你们看全场唯一的女士笑了!”

“不过单单是这样还不行哦?”

“什么啊你们在说什么?”小贞懵逼。

“也就是小贞没有转过弯来。”长船光忠轻笑。

 

“那么轮到我吧,我来讲鬼故事。喵喵喵~喵喵~”她最后奇怪的猫叫起来,还好声音好听也没人去在意。

“你们啊,看窗后吧。”

 

“啊?”

 

只见黑黝黝的房间唯一的落地窗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里出现一匹黑色的豹子,还凶恶地张起了口露出尖牙。

“卧槽卧槽卧槽!!!!!!!”

“这?!……”

“哇啊啊啊啊啊啊俱利哥!!!!!”

“喂!!!你们等等?”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喵喵喵~~”琥珀说着那匹豹子的影子越来越小,最后一只温顺可爱的小猫出现在他们眼前。

“喵喵……~”

俱利走上前,移开窗把猫抱起左右看看确定没有豹子等一系列野生凶猛猫科动物后,放心地关上窗。

“以前真的有豹子会跑过来哦,不过它们不伤人,还都挺喜欢我的。”琥珀笑道。“没有人来住的时候啊,我会和它们一起玩,熟了自然就懂了点猫语啦。”

 

“琥……琥珀小姐,您指的是……豹子还是猫啊……”鹤丸懵逼。

“嗯……你们说呢?”她微笑马虎过去了。

 

 

————————————

 

03 邻居凌晨拖出来的可疑垃圾袋

 

这些天,大俱利的文工团在排练节目。他今天忙到凌晨才回家。

忽然他闻到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味道浓的可以和纳豆有的一拼!

太奇怪了!!

 

他正想进门却见房东琥珀从后门提了个黑色的垃圾袋出来。

 

“喵喵喵~~~~”房东轻声叫唤。树丛里传来“嗦螺嗦螺”的声音。

突然间就窜出十几只猫,它们非常工整尊敬地蹲在房东面前,抬头看着她而不是看她手中散发鱼腥味的袋子。

 

房东放下袋子转身回来了。

 

突然,大俱利感觉到了胆寒。

不是因为那边的猫咪进食有多凶残,而是琥珀的嘴角边挂着一块鱼鳞。

 

它正因为反射路灯而暗暗发光,乍明乍显。

 

 

************

 

外传~1~

男性的指尖从女性裸露的肩膀处往下滑,然后再沿着有着美好弧度的脊髓往着股沟缓缓而去。

“差不多够了吧。”美艳的女人开口,蓝色的眼睛在有着魅惑的灯光的酒店包厢中显得格外迷离美丽。

“嗯?安博尔。怎么了。”俊帅的年轻男人笑着甜腻腻地回应女人。

“……我受够了。”女人站起来,身上的毛毯滑下,展露处女性完美的一丝不挂的肉体。

 

“什……什么受够了?!”男人被女人忽冷忽热的态度浓的满是迷惑。

“你,还有我们的关系。”女人捡起地面上的内衣扬了下极美的金色波浪长发。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男人立刻下跪,跪走到面前,都没有遮羞。

“腻了。你没错。”

 

【啊啊……连说话都好累啊。】

 

女人穿好了最后一件衣服。瞟了地上一脸痛苦的男人,冷冷的道:“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然后,之后不用打电话给我了。我不会接。”

 

【只是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女人不顾男人的劝阻出了酒店,一路上和其他英俊的男人微笑点头致意。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速食时代,有什么可以维持到永远?

那只有是……变,以不变应万变。

 

【生活如此美好,如此有意思。】

 

“Freedom is best。”

这是她的生活准则。

安博尔即是琥珀,琥珀便是安博尔,无上的金色宝石——amber。

她扬了扬发,象征一天的“兼职”的结束。

 

 

TBC

————————————

努力还欠下的进度中。(瘫倒)今天我双更了,快夸我。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