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烛(kei)婶】深秋·自虐之诗Episode 5 真相

-------------------------------------------------------

深秋·自虐之诗

*刀剑乱舞乙女向。全年龄ALL婶。主烛婶。OOC。

*时间线在《蝶蛛物语》之后。私设如山。

注目!!!

*会有与暗黑本丸、糟糕的痴汉、YY相关的描写。

*此篇的烛台切性格动荡非常大。有自己的猜测妄想。请务必防雷。

--------------------------------------------------------

BGM:《片翼之鸟》


****

いわないで 

别再诉说

永远の呪缚の言叶を

诉说永恒的束缚之咒

きかないで本当の愿いを

别再追问追问最真的心中祈愿

なかないで

别再哭泣

囚われた幻想を壊し

我愿打碎你被囚禁的幻想

一度きりの终焉をあげよう

为你献上只此一次的终结

果たせない约束は 

将未能履行的约定

胸の奥焦げ付いて

烙印在你心底

赤く赤く爆ぜてくよねぇ

哪怕绽开鲜红的血肉你可愿?

--志方晶子《片翼之鸟》

****

 

Episode 04-2 真相 (shinjitsu

 

空蝉知道的,敬就像被关入笼中的鸟儿,她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不管名誉于利益,她想要发自真心的让他解脱。不过,在这之后——

把他带入自己的本丸!!……这完全就是私心了。

 

 

自她进入冈崎樱幸的本丸之后,敬就不见了。

“那个,樱幸,可以告诉我,这个本丸,以前出了什么事吗?”

 

“嗯,我到这里的时候,就没有多少刀剑了,就大概十几把这样。据说本来有四十多把的呢。长谷部也是我来了之后才来的。”

“哦天,碎刀事件原来是真的……”

“碎刀?”樱幸皱眉。

“呵不不!你接着说。”看来这个算内部消息。

 

“据现在留下来的几把刀说,一开始是‘三日月宗近’先没的。然后它们的主人好像变了人……”

变了人,然后开始大面积讨伐历史修正主义者,最后杀红了眼吗。

 

“当然他们现在很好哦,大家都很开心,说我来了,拯救了他们。”

“你就是天使啊,应该的。”空蝉脑子里已经大致上形成一个猜测了。

 

“其他的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不知道有没有帮到你。”

“有的有的,谢谢你啊。那我们来说些其他的,反正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你家部部…………”

 

***********

 

本丸湖边的树林里。

“谢谢你,光仔。你也拯救了主人……你是对的。”

“不,我杀了主,亲手杀了他……”

一黑一白,一黑一白的身影交织在一起。

 

“咪酱,你保护了我们,不然我们也会断的!!”太鼓钟贞宗说着包住烛台切(kei)他。

“光忠……谢谢你。”大俱利说着往他身上砸了一拳,有点腼腆的笑了。

 

 

“哎,那个跟你一起来的是谁啊!不错啊,看起来是个好家伙。”

“可能会是我的新主人吧……幸好,你们都在。”

“是的呢,新主人可好了,还给我们御守,给我们吃饭!还和我们一起玩!!”

“放心吧。”

“就是啊,我们没问题了,你就不要再自责了。主他,或许已经在彼岸找到三日月阁下了。”

 

“要道歉的是我们,那个时候早点杀了主就好了。他的异常我……我们故意装作看不见,还听着他的命令出阵。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就在战场上碎刀了。”

“谢谢你,光忠(kei)。”

 

***********

 

日暮西山。在街道上两个影子模模糊糊。

“回去之前,你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呢?敬。”

“说。”

“曾经有个审神者特别喜欢三日月,但是有一天他因为疏忽,失去了他的爱刀三日月。悲愤的审神者召集部队不分日夜地让刀剑出阵。终于,一把两把三把的……刀剑们折断了。但是有个正义的伙伴他看不下去了,他和同伴们商量要不要违抗主命。但同伴们并没有同意他的想法。他绝望了,最后打算自己保护自己的同伴。他亲手杀了自己的主人,被关进了牢里。一直等,一直等,等待裁决的到来。”

 

“滴答滴答……”

男人落泪了。睁着眼睛流泪了,他没办法闭上双眼,让泪花在黄土地上扎根。

 

“敬,我知道你为什么叫‘敬’了。尊敬,尊严……这是你的代名词,你一直都没做错。你贯彻了自己的正义,你是对的啊!”

“……闭嘴。”

 

“嗯,我闭嘴。”看来她推理成功了。

“谢谢你,敬,你拯救了所有人。有时候对错,只是使用方法的问题。不存在绝对的对与错。我都知道的。从一开始我就说了,我相信你,想要去理解你。都是真的。我想救你。”

 

“滴滴。”

空蝉看了手腕上的表。数据在下降!最终停留在了“117”。从“203”暴降至“117”说明了什么?她找到了症结的存在,并彻底消灭了它。

 

在世间活着,谁不是笼中鸟?

只是能察觉到鸟笼,毁坏鸟笼从里飞出的鸟儿少之又少罢了。

 

 

“空蝉。你过来……”

“哟,你居然叫我名字了!!你……”

 

“啵。”

“……”空蝉懵了。她无法理解脸边拿柔软湿润的触感是什么。她无法理解也不敢去想,她怕自己下一刻就会亢奋成精神病人。

“你应得的。谢谢你”

 

她要飞起来了。

“敬先生其实我真正想和你啪啪啊你不懂你不懂少女心!!再来一次可以吗!!!!——”

“可以。”

“卧槽我不要的真的假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

“不行啊我家咪咪会暴跳如雷的,请不要这样啊啊啊啊啊——”

 

“可以的。没关系。”

“不不不不!!谢谢你我谢谢你了!!!!——”真是太丢脸了。

空蝉那一刻吓得拔腿就跑。说罢了她也只是个有色无胆的普通女孩子而已。

 

据说,那天晚上敬自己走回了隔离机构,把一群人吓到了。当然,那也是后话了。

 

 

“117”

TBC

------------------

接下来就发糖了。我已经准备好了。氛围也会转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