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小龙婶】遥远旅途的终点 第四章 禁忌恋情

遥远旅途的终点又名《于世界尽头呼唤你》。

 第四章禁忌恋情

*刀剑乱舞乙女向。小龙景光x婶。ALL审出没。

*OOC。作者放飞自我中,大龄中二,防雷。

*插图插曲文字为作者一人所绘,翻唱,创作。

*******

背景BGM:一人双绎,伪合唱《百恋歌

*******

これが恋だと知りました  川を流れる花でした

我知道这份恋情犹如随江水漂流的花朵

追いかけても手が届かない  薄红の花でした

就算起身追寻指尖也无法挽留的淡红花儿

彩なす空  走る夕立ち  远ざかる蝉时雨

纷繁苍穹绵绵的细雨随阵阵蝉鸣渐渐远去

人は谁も振り返るまで  时の流れに気づかない

若不是那回首一望任谁人知晓时光在默然流逝

--高杉さと美《百恋歌》

*******

 

少女从溪水中执起一朵樱花,她感受着春风,将花朵放于面前深深一吸,里面是混着少许花香的春之气味。她的两只小脚浸在溪水里,一旁有群深灰色的小鱼在逆着水流游动,陪伴着她。她坐在樱花林下的石头上纳凉。

偶尔,她想一个人静静。

她抬脚,扩乱一片水花。

 

 

正巧,他也是。

 

“嗯?下面是谁?啊……啊啊啊啊啊——”有人在树上休息忽然听到声音惊醒一个不稳从树叉上摔下来。

“嘿!本大爷怎么可能摔跤呢!”来人站住脚跟,金色的马尾缓缓飘下,青色的披风宛如在空中开出一朵花。

 

“小龙?”安琪开口叫他。

“今天不是你内番吗?擅自脱岗是会挨板子的哦。”

“哎?!啊!?!主。哈哈哈哈……我已经做完啦。以前有干过农活,所以种地我还是很拿手的啦!!”

“是吗,那我原谅你了。来,坐我旁边和我说说话~~”安琪拍拍身侧的草坪。小龙景光一脸微笑的走过去,一挥披风坐在她身边。

 

“呼呼,主身上有樱花的味道呢。”小龙景光故意靠近她,在她脖颈处吹气。

“呵呵呵……好痒哦。那么你呢?”没有套路不成套路王。

“哎?!主你等等……”

“吸~吸~”

小龙景光不敢动,连气息都停止了。看着那张放大的少女的脸他直觉下移,到那鲜艳欲滴的唇瓣上。

一没注意,他控制不住往上印了一吻。

 

“!!!!……”少女呆住。她短时间内迅速反应过来了。

“啊!!好软。啊……对不起!!对不起!!!主,我没忍住!!!”

“该不会小龙酱喜欢我吗?”少女故意狡黠的问。

“喜欢啊肯定喜欢啊!我爱着主呢!!!”一点都不害臊。

“我也爱着小龙啊,不过我们不一样。”一个对主的忠诚,一个是女对男的爱恋。不过她没打算说。

“哈哈哈哈……那必须的嘛!!!”

“小龙的脸皮可是和次元壁,墙壁一样的厚呢。”少女朝向人工湖笑了。

 

“哎!难道是假的吗?”

“嗯,假的,其实我老讨厌有事不做的小龙了呢。”

“啊啊!!主你听我解释!!!”

“不听,给我捶背我就原谅你!”少女奸邪地威胁他。

“好好好!我晓得了。”

 

享受着池面的服务少女舒适地闭上了眼睛。

 

 

“小龙,你还会想去旅行吗?其实我也很喜欢旅行,能看到好多没见到的风景和人和事。”

“看来主的确是非常了解旅行的意义呢,要我细细说吗?”小龙景光轻握住她的肩膀,在她耳后细语。

“不听了,你以后再这样轻浮小心我每天让你去种地哦?”

 

“行的话,只想为了你去远方。真的。地我也会种,只要是你的命令。”

“小龙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擅长甜言蜜语瞎说话?”

“现在有了。”

“你要这样出去祸害良家少女你小心我要把你踢出群了。”少女开着残酷的玩笑。

“就这个,别!”

 

“发现你的弱点了哈哈哈哈哈哈~~~~”

“主!!戏弄我很有意思吗……”小龙景光无限心累。

“有意思啊,小龙景光最有意思了。”少女起身,捋了捋裙子。

“那么主你到底喜欢我吗?”

“嗯……好问题,嘻嘻,你说呢?”棋逢对手无比鸡冻,她还想再玩一会再尘埃落定。少女打着马虎眼,走开,走前还揉揉他的头以表愉悦。

“小龙酱果真最有趣了~~”

 

“啊……真是够了。”小龙景光抓抓发,意外发现自己的唇角高度上扬。

“也罢……这样也不错~”

只是有个问题,小龙忽然非常在意主对他的看法。非常,非常在意,晚上都睡不着觉了呢。

 

 

试过了花占卜,试过了各种读心的歪门邪道后小龙景光放弃了。

“前辈,你说,我最近是怎么了呢?!”

“嗯?怎么了呢?”烛台切很和蔼的给他弄了点点心要他慢慢说。

“晚上我总想着主,白天也想出阵后也想,手入时也想,我是不是病了?”

“这样啊,看来你病的不轻了呢。”烛台切一脸遗憾。可惜了情敌又增加了。

 

“人类有句话,叫做‘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

“这和我们有关系吗?!”

“我们是什么?小龙。”

“刀剑男士。”

“嗯。”

“和这没关系吧……”

 

烛台切告诫着自己不能翻白眼,只有独眼了不想去折磨它。

“你自己去感受吧,你可以试着去牵住她的手,但是,她是主,自己是什么立场你应该要明白。”他撒谎了,烛台切其实只是嫉妒他而已。

 

手?!

小龙惊恐地发现,什么时候连【碰触】都成了那样甜美的玫瑰尖刺。

 

 

TBC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