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暗黑本丸企划)【暗夜告密者】序

 

*大体乙女向,会涉及点CP和男(女)审x刀.刀x主必定有.

*尽量注意不OOC.审神者第一人称注意.

*暗黑本丸游记.企划.(含大量私设,所以务必考虑)

*文笔大概不好,不过剧情尽可能有趣.

*某些部分存在18R,大体15R.有成人级的玩笑注意.

*婶婶在现世已经订婚了,就差结婚了!

*和同作者的《忘却永远》(还没公开)是同一系列的!

*文体或是思维逻辑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胜荣幸)

*依然是吟唱婶(望天

 

那么,请开心的享受吧.

---------------------------------------------------------------------------

最近,有点忧郁.

自己的等级快要封顶,然而距离全刀帐还是差了5把刀。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现世。

 

“神啊。”来到走道上,默默对天长叹。“求您快来拯救我。”

“主人~有您的信!”忽然听到五虎退的声音, 便一路小跑到他身边。

“谢谢退酱!”我笑着默默他的头,不过,当看到信封上的血红封泥,再也笑不出来了。

“主人?”

 

“帮我叫一下三日月好吗,就说我在书房等他。”

“是!”

 

当三日月来到书房的时候,我早已阅读完了所有信息。

他看我沉默着,面无表情。

 

大概出什么事了吧,可能还非常严重。他想。

“主上。”

“恩,爷爷啊。我今天可能要出去一下。”我拿出记事本。“这些是本丸日常管理的一些条目,你看一下到时候好吩咐他们。长谷部的话你就跟他说是我的命令好了。”

“是。”

“别在我不在的时候让他们太野啊,要是回来发现资源和小判大幅度减少的话——”

“三日月愿意受罚。”

“好的。那我就放心啦,我家的爷爷最可靠最有实力了~!”

 

抛给他一个糖衣炮弹后,自己带上相关物件,去了时空政府那里。

 

奇怪的是,刚到那边我就被几个黑衣的行政人员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请出示审神者身份证明。”

“请站着不要动,正在进行虹膜和指纹扫描。”

“现在请配合我,接受声音和步调检查。”

 

哇——

被各种检查细细考量了一番,才进入本部内。

 

【时空监督局】

 

是时空政府特地为刀剑和审神者设立的部门。这里涉及日常的审神者成绩管理,审神者能力属性,刀剑数目心理数据保存中心等等。说的白一点,就是审神者与刀剑的痴汉协会。

 

“空蝉大人,行政事务长正在里面等你。”

“好的。”

 

深吸一口气,酝酿一下,理清思路后,门被打开了。

 

“哦呀,好久不见!”对面传来一个中年大叔的声音,沉重的噪音带着点温和的颤音,听起来很舒服,而且已经见过他很多次了。差不多是我的直系上司。

 

“俺叔你好。”

当然那个昵称绝对不是真名,就像“空蝉”一样也只是个化名。还好在他面前不需要说日文,直接用中文交谈便可。

“收集得怎么样啦?”

我坐到他面前的高级皮椅上,环顾了一下四周雪白的砖石墙,之后发现桌子上还有点甜品。

“江雪大哥明石狐球没实装。”我尝了块牛肉干说。

“哎呀,你个欧皇天下五剑都有5把的怎么可能找不到?!”

“别打击我了,多的人有两位数的爷爷。”

 

“哪有啊哈哈哈。”他忽然笑的很开心。

“你知道我‘战力补充计划’的时候只打出一把博多的。”

“哈哈哈哈哈哈——”他越笑越大,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

 

“你是只会说哈字了吗……”

“不不不,你真有意思。”

这是字面上的意思还是说说我太没用了?

所以我也没理他。在不知道对方所想的情况下,信息给的越少越好。之前那些我不说他都知道的。

 

“我真的是在夸你,真的。”

狡猾的中年人。

 

“如果我是你的刀,我真的会爱上你的。”他的噪音非常不妙。

“可以不要扯淡了吗?”

 

“好好好好好……”他渐渐收起笑声。

 

“出什么事了吗,这个颜色的封泥,我都没见过它一次……”这是政府十万火急的危急情况下才会使用的。

 

“啪啪——!!”

他鼓掌两下。

 

忽然从雪白的暗门中,烛台切光忠带着一台笔记本大小的投影仪过来,移开了点心盘,将镜头对准了我右侧的白墙。

“哎等等!这个布丁给我吧,谢谢,麻烦了。”

可惜不是我的刀啊,这身白西装,那副粗框黑眼镜真是啧啧啧……

 

“你要是完成这次的任务,送给你30套人工的高级西装,想给谁穿给谁穿。”

“不用了谢谢,我觉得他们平常的杀伤力就很大了。当然我觉得不穿最美。”

“啊……”俺叔一拍额头,“你原来好这口!”

“我是说他们的本体(刀刃)。”

 

“好好好……”

他甘拜下风的挥了挥手,之后指了指墙,按下按键。

 

顿时,房间熄灯,惊人的叫喊声,尖叫声响起,配合着血腥的场景在荧幕里闪现,无数的刀剑被折断甚至被强迫在锻造炉里化为铁水。刀剑们无数次被分离再次相聚重复着轮回。当然这还不是结束,不一会便显出令人害羞尴尬的声音和画面。什么一个审神者下面好几个刀剑服侍着啦,甚至是1把刀剑同时被其他刀剑侵犯啊然后还有男性审神者用道具什么的调教刀剑做些什么的啊……

天哪,自尊心这么强的天下五剑都能变得和娼妇一样——

 

呀——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我默默地遮住了眼睛。

(其实是太过震惊不想表现出来而已。)

 

“好了,”他关掉屏幕:“布丁还吃吗?”

他担忧地望着我。

“吃啊,为什么不吃。”专业的吃货怎么会因为这点心理影响……虽然可能会有点难以下咽。

 

“那么,感想如何。”

“惨无人道。”

“可是他们是刀啊。”他问,在我看来是在试探我。

“我不知道他们放着任务不做是什么情况。他们乐不思蜀我也不管,可惜……他们的做法我真的不欣赏。”

 

“也就是说,其实你是希望‘温柔’的对待他们是吗?”

“也不完全是这样。”

 

“你能具体示范下给我看吗,我现在非常好奇你是怎么对待刀剑的?”他对身旁的烛台切使了个颜色,于是那个刀剑化成的男人向我这边走过来。

于是,那个非人的生物,坐在了我的身边,一张脸就要碰到我的唇。吐出的温热气息和人类无异。好吧,可能是因为不是我的东西,我本能感觉不安和危险吧。

 

“等下。”我礼貌的将他从椅子上推开。“俺叔你就说吧,想干什么。”

“呵呵,就说你有意思了。”俺叔笑着召回他的助手,从桌子下拿出一个档案袋。

 

我小心地解开,大致翻了一下。好几张磁卡,一叠和杂志小说一样的资料,仔细看看是关于某些有暗黑本丸嫌疑的本丸资料。

“额——这是?”

 

“‘暗黑本丸肃清计划’我们邀请你加入。”

“我需要干什么?”

“去寻找那些它们‘将要成为’暗黑本丸或者说‘已经是暗黑本丸’的证据。”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铃铛,一只钥匙挂件般小的遥控器递给我。

“什么?这莫非是……摄像机?!”

“是的,政府科技院的黑科技。”

接过后发现做的和真的铃铛别无二致。连声音也特别清脆好听,等等,这是不是助睡眠的啊。

自嘲了一下,发现他们两个一直在打量我,我放下铃铛,直视他们。

“唉,我发现你的胸部还挺大的,是不是Cup啊?”

 

恩?

 

“没事交代了是吧,后会无期.”我说着要从椅子上站起.

“哎!等等,等等——!!!!”

那个烛台切就要来拦我。

 

“抱歉抱歉,因为对象是你我就有点过——”

“再骚扰下属,我们‘时空中央法庭’见!”

 

“好好好,咳!我——咳!严肃点。”

不知不觉已经被他的助手架到座椅上,我也是对自己的勇气失望叻。

“行的话我们希望你明天就行动。为了方便你的行动,我们替你开放了‘变形’的异能。”

“恩。”我在心里记着。

“然后就是报酬——你有什么要求吗?”

 

“能直接给我我缺的刀吗?”

“这个恐怕不行呢,不过十万哪怕几十万的资源小判都是可以的。还有我前面说的西服啊,什么生存环境的……”

 

哎,说白了就是不想让我早早全刀帐。

“哦,不过啊——”

我盯着他,看着他停顿的神情,我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又被耍了。

“你可以拉拢他们的刀剑,如果成功了,就直接是你的了。你可以把他们领回本丸,系统直接记录在刀帐上,然后你想干什么都行。”

 

什么?!!!!!!

“政府是允许的?”

“是。”

 

我的天。那我,离全刀帐不远了啊啊啊啊!

终于能远离“四花卡一花”的诅咒了呢!!!

 

“恩——然后我教你这个怎么用,这个铃双面都能录像,这个绿色按钮是前面的,这个是后面,红色就是开始和结束,长按的话……”

 

“哦哦哦哦哦~!!!”

“看你很兴奋的样子啊。”

“我是‘特工’了呢~!”

 

“是的是的!恭喜你!”

“谢谢谢谢!”

 

“所以我想问问,这个摄像头有没有其他形状的?”

“有啊,怎么啦。”

“这个是你选的还是政府给的?”

 

俺叔忽然露出一个“不二家”小女孩的表情。

我就知道。

 

“哦,还有,晚上工作。所以白天的时间还是留给你的。计划一结束你又可以回去找你的江雪大哥勒。”

“好的。”

“报酬的话你想好再说吧,然后记得每个星期回来一次,换个摄像头。恩,执行任务的时候务必要小心,人类是血肉之躯可不要忘记。要是被捉到的话,靠你自己了。”

“……好吧。”

 

“没事了。”他靠在椅背上,悠哉哉地转了60°左右。

“真的没事了?”

“哦,我有个问题。”他说。

“说。”后悔了,感觉他可能又——

 

“请问空蝉小姐请问是不是‘肾虚’?”

“为什么这么说?”这点我还是比较镇静的。

“因为根据报告你似乎从来都没有……”

“对政府来说,我肾虚不是更好么?”我打断他,反问。

 

“你可以证明自己的。”

“哈?”什么意思。

“你不和我的心腹睡一觉吗?”他用眼角示意我背后站的那个,那个他的烛台切。

“呵呵,真是抱歉,我对不是自己的东西不感兴趣。那么,后会有期!”我拿起袋子,向他开玩笑似的敬个礼。之后随手关上门。

 

“可惜我给他打扮得这么……布丁还真的没吃啊。算了,她只需要继续装着无害的小动物就好。下一个。”这次他真的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而助手非常利落地把房间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只是这些她都没看到。

 

正在下楼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位黑发如瀑的少女。我的前辈,兼好友。

“嘿!澄梓~!”

“哎,空蝉你也在这里啊。”

“恩,刚被交代了一点事。”

 

“来,我们换个地方,坐着说。”

来到餐厅的一个角落。

“我是负责肃清暗黑本丸的,你呢?”

“额,收集证据这一类的,恩。”

“也是呢,让你去打打杀杀的,你会哭出来吧?”

“恩,下不了手真的。”

“不过你这类有点像间谍哎。”

“是啊,而且出事了,政府还不给支援。”

 

我是不是接下了很棘手的工作啊。

 

“你有‘言灵’不怕的!我们这里是几个审神者一起出动,会安全一点。你就要小心了。”

“好。”

 

回到本丸后,我借了山姥切在万圣节穿的黑斗篷,之后拿了鹤老人用来吓人的狐面具,哎,可是这个面具看起来好可爱啊(不在重点上)。

 

大概想了一点危机对策就进入了梦乡。

做起了全刀帐的美梦。

 





----------------------------------------------------------------------------

来个系列人设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