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同人】【圣斗士】【退坑纪念】继承之种



传承之种

* OOC。

*第三人称。

*冥王夫妇+原创女主

*和圣并没有多大关系。希腊神话为主。

*作者自我满足之作。

 

------------------------------------------------------------------------------------

Oblivious

本とは空を飞べると知っていたから
正因为知道可以在空中翱翔

羽ばたくときが怖くて风を忘れた
才会畏惧展翅的那一刻而忘却疾风

oblivious 何処へ行くの
oblivious 该去向何方

-------------------------------------------------------------------------------------

Page 1

 

理布菈(Libra)是从“潘多拉魔盒底的希望里”分割出来的碎片。因为先天的条件,她等于是从“希望”的主体上,分离出来的小存在。诸神将她的神格寄放在一个刚诞生的婴孩中,静静等她成长,直到她能回到人界。她会把应有的幸福和希冀洒向人间。

是的,她代表——人类的幸福与希望。而宙斯为了她的成长,将她寄养在冥府。

由此,理布菈阴差阳错的成为——冥王哈得斯的养女(安杰拉)。

 

Page 2

“为什么大家都要怕父亲呢?”

“这里是死者的国度。没有人类会喜欢死亡……”

“哎?可是安杰拉很喜欢哦?爸爸这么温柔,大家都会喜欢的!”

“呵呵呵……”

 

那是一个只能用“黑色”来形容的神祗。一身丧服般的黑色长袍,黑色的长发。只有翠绿鬼火似的眼珠,难得的为这具腐朽的枯木点缀了些绿色。

他轻轻将手掌覆上女孩圆润的头顶,怜爱宠溺地轻抚。

 

“安杰拉……喜欢就好。”

 

Page 3

她的出现,慢慢地在漆黑犹如深海的地狱中化为光芒。默默守望着世界的孤独神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身后有了跟班。

好像,死水中掉落一颗异常坚强的种子。它日积月累的生长,千年,万年,万万年,亿万年……将水潭扩成了明媚的海洋。如今,海洋已不是那年的死水潭。海洋的附近,是绿树红花。灿烂的阳光掀起的海浪,那样温暖缠绵。

 

可是,海上,终究会有冰川。

 

“妈……妈妈为什么要那样对爸爸呢?!”理布菈跟着夺门而出的珀尔赛福涅身后。她只能略微了解一些:很久很久以前,冥王将身为春之女神的珀尔赛福涅强行带入地狱中。后来发生的一系列,就是诅咒!

他只是,快被这个世界的寂寞压垮了罢。

 

“我要回到地上去!那里才是我的家!——”

被害者凄惨的抹着眼泪,回过头看着已经有些成长的女孩。泪还是落到了地上,开出一朵浅蓝色的小花。

“这里,难道不是家吗?”

“我想回去……”

“妈妈,不喜欢爸爸吗?”

女人沉默,将脸藏到唯美的金色长发中。

 

Page 3

“哦哦哦……安杰拉大人,越来越漂亮了!”

“到底是哪一路神明才会夺得您的芳心呢?!”

 

曾几何时。

冥府的随从们开始称赞理布菈的外貌。当年的小女孩,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

【“到底是哪一路神明才会夺得您的芳心呢?!”】

“不会有了。”

理布菈看着在远处执行公务的养父,自言自语。身影那样英俊高大,完全不是人类想象的恶鬼。

“死亡,可是生者的礼物啊……”

 

眼眶中被泪水润湿。

虚弱的男子依旧是从前的模样,但她知道,现在他的微笑和阳光一样温暖。他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可,那是她的养父。

虽然希腊男神祇一夫多妻并不少见。但是啊,理布菈知道的。如果真的“踏出那一步”,他不会高兴的。他希望她能够好好成长,和一个,比他更好的神明在一起。

 

“在我眼里,你已经是最好的了。”禁忌的恋情只有她知道就好。

“从一开始,就已经喜欢上了不能喜欢的人……”爱丽舍乐园中的微风吹起,少女栗色的长发开始跟着花瓣和蝴蝶飞舞。

 

“我在注视的你,只会喜欢……她吧?……”

他深爱着,那个明媚的春之女神。

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会是——

 

但理布菈,等不了那么久,因为……

 

Page 3

“你该转世去人间了,理布菈。”

那天,金色的主神宙斯来到极乐净土,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这是开始就决定好的。早在她还没降世前。这是她作为希望女神的义务,也是使命和生存意义。

理布菈低下头去,久久没有开口。

 

 

“父亲……”

“三天后再来吧,宙斯。”

“嗯。”

 

……

 

“安杰拉……不必伤心。”

“我……”

【我不是理布菈!我只是你一人的安杰拉!你的女儿!】

 

心中的悲恸难以停止。少女泪眼婆娑地想要再记住他的面容……

 

【您的女儿,她多么多么爱您啊。您知道吗?】

转世……可是会将她的所有记忆都清除的!她不想忘记,和他在一起的所有。那可是她撑到现在的理由。

 

“父亲,我爱您……”

“恩。该好好道别了,吾爱……”

 

【我就知道……】

闭上眼,少女的梦破碎成一片一片的。

在他的眼中,理布菈只是他的一个女儿,并不是一个多情悲伤的女子。

 

Page 4

她放不下他。

要是她离开了,他就得回归到最初的一个人。

所以……

 

看着掌中散发着芳香的果子。理布菈忽然好想扬天大笑。

理布菈为了不让父亲寂寞,将自己的恋心凝聚在这一个果实中。果实若是让他人食下,那人便会对她产生无边的爱意。

她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他,是她定会遗落的宝物。

她要成全他。所以,她一定会让珀尔赛福涅当场吃下它……那么,她就可以轻飘飘的离开他,随后,以泪洗面。

他夜思梦想的人儿,自己会插上羽翼飞到他身边。

 

而理布菈自己——只是个渺小的配角。没有聚光灯,没有掌声……

但她会为了他的幸福,拼尽全力。

 

“拜托了……‘传承记忆之种’,该去道别了。安杰拉,将要消失了。”

安杰拉,他赐予她的另一个名字。

 

Page 5

獠牙撕扯着甘甜的果肉,淡红色的汁水顺着女子的唇角流下。

“好吃吗?这是神树几千年才结的果。”

 

“嗯……”

“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想着再个妈妈一个礼物,怎么样?”

“过来。”珀尔赛福涅将理布菈拥入怀里。“如果我也有一个像你这样乖巧的孩子就好了。”

 

“会有的,一定会有……”理布菈流下泪,感觉心中的眷恋一点点的消散,转移。

她成功了。

可是她……不高兴。

珍贵的宝物从手中零落,让其逝去的是自己。

 

“一直以来,我都很羡慕你,能和他那么轻松地相处。”珀尔赛福涅忽然说出让理布菈惊讶的话。

“妈……妈?”

“因为从前的事……我没办法和他放开了生活。”

 

原来……是这样。

理布菈满足的闭上眼。

“放下过去吧,去创造未来……带上我的份。明日之扉,定会……”

 

一定会有,相互理解的那一天的!

 

Page 6

“理布菈……走了吧?”珀尔赛福涅看到哈得斯有些失神的凝视晴空。

“……”

“真是个好孩子呢。”

“……”

“我也会想她的,在今后的日子里,一起看着她吧。”金发碧眼的女神搭上冥神的肩。

 

他转过头,有些惊愕地看着她,随后落寞、释然地笑了。

 

“有个礼物,还来不及给她。”男人伸出手,一粒细小的碎片浮在掌中。

“灵魂碎片?!”珀尔赛福涅从没有想到,面前的人竟然会忍痛从自己的灵魂中切下一角,送给对方做饯别。

“去吧……”在两人的目光下,钻石般的碎片追随着少女离去的方向疾驰而去。

 

他一直都明白的。理布菈不敢对他说出口的“秘密”。

正巧,他也……留了个“秘密”呢。

 

一张画着他们三个的画布上,画中央的小女孩开始淡去。栗色的卷发趋于透明,随后是那张天使笑颜。

最终,画布上只留下——欢笑着的春之女神和冥府主宰的剪影。

 

Page 7

【“是时候结束了。”】

走到“通往人界”的门前。理布菈深深地吸气。回过头,作为神明的点点滴滴像回马灯,缭乱地升上夜空。一片漆黑中,只有那扇门和无数美好的光之粒子。

 

啊,她看到了。

现在的他,正灿烂的笑着。比之前对她的微笑,更加的……

 

“太好了……”少女开心地哭出来,望着投影:“祝你们幸福!!再见了……”

栗色长发一挥,少女抓住门的把手,重重打开。

 

门打开的刹那,一片晶石追随着少女降临人世。

 

 

Page 8 新世纪

 

“她喜欢上了一把刀。”

“在最美的未来里,最完美的时代里——”

 

“她,一直笑着。和那位近似黑色的付丧神一起……”

 

 

TBC

-----------------------------------------------------------------------

 

永别了,我的少女之梦。

我爱了他八年,是时候结束了。经历过太多,我累了……一直喜欢着不是自己的人,有些乏力。

但是他陪我过得时间我都好好珍惜着。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的我。

 

写作风格大有变化。都是我喜欢上第二个本命的时候,突飞猛进的。

感谢你,在我最孤单最无知的时候陪在我的身边。和你在一起很幸福啊。所以,请务必要幸福!哪怕在你身边的不是我!

看到现在我的成长,相必你也会高兴的吧。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直视您的名字了。

给最爱的 哈迪斯大人

雪霜空蝉

 

 

Oblivious:健忘的(我);(即将) 忘却(你)的(我); 不注意的(我); 不知道的(我);

(*如今的作者在刀剑乱舞坑,光忠沼,欢迎捕捉。)

 

烛婶结局一完成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