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七夕】【蝶蛛烛婶】智齿乖乖,不要长大



智齿乖乖,不要长大


*娱乐向别当真。

*刀剑乱舞乙女向。刀主。

*其实只是在秀恩爱。(划掉)

 


他知道她喜欢甜食。

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就比方说,一天三顿,她顿顿有甜品,还是每天一换的。吃不到就改吃零嘴。为她身体着想,他把零食藏在特隐秘的地方,却还是会被她找到。

由此可见。她今晚不吃饭,是因为之前偷吃过什么吧。

 

“咪酱……人家真的吃不下了。”小动物趴在餐桌上,抵在桌上的下巴处堆成一叠肉褶。面前的米饭都没变过形状。

 

她家老公是SOHO(自由从业者)。虽然以前有做过很多工作(包括偶像),但他说自己最中意的就是这个了。据说,可以在家做设计,又可以等着她回家。之后,他可以给精疲力竭的她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看她狼吞虎咽的扫荡一空,让内心的幸福感爆棚。

重点是,这男人还很帅,找不出形容词的那种。

 

“所以,人家能不能先去玩电脑呀?(。・ω・。)ノ♡”

“不行。→_→”玩太久对眼睛不好,更何况她是近视,四只眼啊,莫非她想变成六只?

 

她低下头,看看碗里的饭,微微皱眉。

他看着她,发现某些细节存在异常。

 

今天,她吃饭一直托着腮。平时就没有的。

 

“身体不舒服?”

“嗯有点,不过不是什么大事儿……”

“你不吃饭,要是搞坏身体,对我来说就是大事。”得不到答案,他旁敲侧击地试探。

“额……是这样的……”她目光从他身上绕道天花板的吊灯。

“嗯?”他很有耐心。

“别笑我喔。”仔细凝视了灯具一会儿,目光回到面前的米饭。

“我不会的。”他太有耐心了。

 

“我长了*智齿……φ(._.)”

 

 “哦……”他顿住,知道这样东西。

“嗯。”

“就是多长了一颗牙吗?”他有一部分不是人类,所以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才不是呢,虽然说智齿是人类没有完全进化的证明,但是真的好痛好痛啊!(╯‵□′)╯︵┴─┴”冠冕堂皇的解释到此为止。

 

“很痛……?”他换上严肃的表情,从餐桌椅上离开。

“尼可以幻想一下,在一坨肉里,一个相当坚硬的物体要成长,然后钻进去,挤开,撕裂,再往上,直到钻出来……这种感觉吧。”

“这个解释零分,还挺污。”好了好了他知道的。

“污个大头啊,污的是你不是我!人家跟你讲正经事呢又想床上去了!┗┃・■・┃┛”

 

“咳,开玩笑。能让我看一下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在很里面可能有点困难。”她指指自己的咽喉。

“嗯……那是有点头疼。”他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以前做过牙医,工具应该还放在家里。

“等等。”

 

“哦。”她再次把精力放在饭菜上。将蛋花汤喝完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伸出舌尖碰触上排的牙龈,那一块肿起来的区域一被刺激就疼的难以忍受。

越疼越想碰触,越碰触就越疼。

干脆,就这么拔了吧。

 

然而,他似乎就是想这么干的。

“烛台切既然你这么屌……你可以切断智齿吗?”她天真地在卫生间照镜子,反问正在给器具消毒的男人。

“如果不让我切到其他地方,怕是不行的。”还有,刀并不是万能。

“啊好可惜啊,你再努力一点就可以换名字了呢,是不是呀,牙切光忠?(。・ω・。)ノ♡”

就是按照中文的读法和“压切”有点像。

 

“别闹了,快站好!”

他站起来一下子就将她壁咚在洗手台前。

“怎……怎么了,不要生气嘛……”小女人委屈,小女人撒娇。

“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让我生气,我也实在太不帅气了吧?来,张口,啊——”他拿着有支架的小圆镜和微型手电在她眼前晃。希望能早点解决这个问题,她就不用如此痛苦了。

“啊哈哈哈~~~~~~”她娇声笑着,将病痛摆在他眼前。

“你也真是……睡觉的时候收拾你。”他也朝她傻笑。打开手电,他有点惊讶:“看到了,可能有点严重……”

 

粉色柔嫩的牙床上,靠近最后一颗牙的后面又冒出一颗有米粒三分之一大小的牙。多亏其所赐,小牙下头的皮肤早是一片血红臃肿。可能她很早就发现了。就是不知怎么搞的,上面还破了几层皮,都能看到皮下的血丝。看过去太过刺目,他有点心疼。

又是这样,有事不和他商量。总是自己一人盲目处理,结果让事态雪上加霜。

 

“哎……”想到这里他无奈叹气。

“有那么严重吗?”她被他的反应吓到了。

“怎么会脱皮的那么严重呢?”

“那个……早上吃面包的时候……觉得那边很难受,就手痒的碰了几下……”

他怀疑是抓伤的,不过他没点破。换了个工具,而这次他靠她更近了:“手撑在台面上,可以吗?”

 

“我试试……”她照他说的做。只是卫生间里抛光瓷砖铺的地面太滑,她挺起肚子站着站着双脚就扒开老大,眼看着就要向前滑——

“是不是洗完澡又没拖地?”他冲过来及时将胯部挡在她的腿心,滑倒的趋势停止了。

“对……对不起……”没错她忘了。

“不要这么认真严肃的道歉啊……”他勉强腾出手,轻抚她的头。她也真的安定下来,自主地张唇。“乖孩子,等会给你奖励……”好几个吻从女孩头上落下,沿着圆润的鼻尖,最后一个完美的印在唇上。意犹未尽地眯眼看她陶醉的样子,他更坚定要帮她的决心。

“你会让我骑两次?”

“不成,让你不好好对待自己。”

“可是嘛!!唔唔唔……”她不说话了,感觉温暖的机械进到嘴里,正在安抚她躁动不已的牙。

 

“这可不妙啊,太小了,如果拔出来会很不安全吧。而且小的连拔牙钳都抓不住……”烛台切他细心地和她念叨起来,整张脸都要贴住她的下巴了。左右动作的手臂总是能蹭到她的胸部,更不用说是那两点莓红。她洗澡后可没穿bra耶——

并且她现在还穿着睡裙,他这么动起来的话……

 

“难为你了,肯定很疼吧……”他停下动作凝视她。别人都以为他的眼在滴水。

“嗯哼~”她点头。

“那明天没收三餐的甜品。”他故意气她。

“嗯。”她竟然同意了。

 

痛的连最喜欢的食物都放弃了,这得有多痛啊?

想到这里烛台切放下器具,狠狠地抱紧她轻声安慰:“以后哪里不舒服都要提前说哦?千万别一个人挺着……”

“嗯嗯。”

“今天特别乖啊。”坚实的长腿嵌入她柔弱的腿根,随着他的动作在微微晃动。当事人大概是没有注意到吧,他正不舍地亲吻对方的耳垂。“没事,等会帮你消炎,会稍微好过一点。”

“嗯嗯,其实感觉到明天就会好了……只要不继续埋在肉里就不算什么的!”

“也是……”

烛台切在洗手台上放下器具,将它们稍微推的远了点。然后接着抱住她,把鼻尖抵在对方的颈窝里。

“本来就是孩子,什么时候让我省心了?嗯……?”即便身体是成年女性的模样,但内心依然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嗯……!!不行……别动!!”

“等等,不是检查结束了吗?”她警觉地想并拢双腿,却直接面对了他的情动。她羞红了脸,站也不是靠也不是。

“哈?什……”惊叫间,烛台切他连带着她的声音一起咽下肚。回想她口中智齿的大致位置,他伸出舌缓缓向目的地靠去。不知不觉左手已经环住她抵到镜面的背脊,右手则温柔附在她颈后。

她推他的肩,却又见他离自己近一点。在口腔里反抗长舌的入侵,当然这也只是在拖延她投降的时间。她被纠缠地意识朦胧,双眼盛满水气地凝望他。然而他并没有回复,似乎只对那个“异物”感兴趣。

 

意外和她的想法重合在一起。

他的右手掌扣住了她后颈下侧的皮肤,只要他微微施力就能让她轻松开口。为了能舔到最深处的那颗细小磨齿,他也是拼了啊。努力伸长舌,但怎样都触及不到。一来二往,透明的水液润湿了双方的领口。

他快要把她逼疯了。她有些无助的吞咽着无尽的唾沫,不属于自己的异物在口腔中发展。除了抓住他,她无法动弹,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浓烈的窒息感让她害怕,可从未尝试的新鲜感让她期待。她居然觉得,就这么在他的怀中窒息死去也没什么不好。渴求对方给予痛苦又销魂的死亡,她大概已经坏掉了。

 

她终于推开他,但这似乎并不是由她所为。像缺氧那般喘息,大脑已经被搅得昏沉。拜他所赐,身体里被撩起另一种火焰。智齿生长所带来的痛感似乎没那么明显了呢。

 

“这是秘密。”当然是——

镜面浮现的男人又愚蠢又实诚的无可救药。

 

“才……没有……呢!”

“笨蛋笨蛋笨蛋!!!——”

<p CxSpMiddle" align="left" style="text-indent: 24pt"> 

 

隔天,他决定带她去以前就业的医院检查。

“咪酱你见过我的包包吗?我记得放在餐桌上的呀……( ⊙ o ⊙ )”

“帮你拿下来了哦,在后排座那儿。”

“哎?”

“都说长智齿后会成为真正的大人,你……噗嗤。”他偷笑,让未完成的语句,不言而喻。

“干嘛!我……我只是没长心眼。”

“好好好,快来吧……再不来要迟到了。”

微光中,烛台切朝她张开怀抱,就像身后张开了巨大的金色羽翼。

她跳下楼梯,笑着跑过去,跳进他的怀里——

 

没长大,没成为大人怎么了。富有想象力又温和的爱恋只有他们才有呢。

 

 

TBC

 

 

*智齿是指人类口腔内牙槽骨上最里面的第三颗磨牙,从正中的门牙往里数刚好是第八颗牙齿。由于它萌出时间很晚,一般在16~25岁间萌出,此时人的生理、心理发育都接近成熟,有“智慧到来”的象征,因此被俗称为“智齿”。当然有些人要到将近四五十岁才会长出,有些人甚至不长。

 

-------------------------------------------------------------

祝你们恩爱到永久!!!!

咳。今天第一次用网点纸。感觉黑发的高光我好像进步了一点。

其他的么……我是真的长智齿了。超痛。所以就有了以上这个不算七夕贺文的粮。(但还是七夕发了w)

 

最近没啥时间,粗制滥造。请多包涵QAQ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