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to可可】属于你的happy end

有时间常回来看看。看看那个一直在等你的人。

-----------------------------

属于你的happy end

*to出坑的烛民koko。

*乙女向,烛x婶。OOC

 

-----------------------------------

 

战争结束了。

只为守护未来,大气磅礴如浮世绘的战役,最后以众人想要的结果,完满提上最后一笔。

无数牺牲换得的当下,是最好的吧。

 

但这对你来说,太过残酷了些。

 

政府通告。

在任的所有审神者可回到原本所在的世界。也可留在这个本丸,与刀剑为伍,安稳度过余生。

 

无果的恋情自然会让结局偏向前一种。

分别即将来临。

 

 

似火红枫如时间缓慢穿梭而过。

你逃出大家的视线,一人躲在后庭的树林。只盼着能延缓悲伤的脚步。

 

——不能见到他,不能见到。

 

一旦看到了,“那句话”也不得不出口。

 

——再也见不到了,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你了。

这是你现在连呼吸都痛苦的原因。

 

 

——好像让一切回到最开始。再度过一次有你陪伴的时光。

 

 

也是秋日的一天。

你从飞扬的樱瓣中寻到他的身影。

从那开始。

你的目光随他飞去。好像把心都遗落在对方的身上。

 

感情随着时间日益加深。

他的尊敬疏离,让你受伤;时不时的暧昧,又让你充满希望。

连那些对他来说营业式小动作,都能让你心神向往,不住留恋。

 

你想象他的轻抚,盼望他的拥抱,渴求他的深吻。

 

而他的确这么做了。

当你得意忘形,他会扬起好看的笑容抚摸着你的头,就像爱抚宠物。

当你失意低沉,他会伸张宽广的胸膛拥住你的全身,就像寒风无法进入的城墙。

当你无法入眠,他会轻轻在你唇上留下浅淡的痕迹,就像最好的安眠药,美梦至天明。

 

但那些,都是“爱你”所表现的举动吗?

你知道的,那些只是最优秀的仆人,生硬的“例行公事”。

 

虚无的希望,真实的绝望。

那些成了盘在心中的荆棘。想他的那一秒,连心都会刺痛。

 

 

犹如进入蚌壳的碎石。闪光的珍珠却成了你脸庞流落的泪滴。

他用最柔软巧妙的言辞婉拒你的告白。

让“主从”关系,成为你俩之间最难以逾越的壕沟。

 

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要这样……

 

你们的关系,一开始就是被规定好的。

 

但却你把对方随手的敷衍,一件一件刻在心上。

 

 

——无法忘记,不想忘记。

连结束一同忘记吧。

恋上器物中形成的付丧神,本身就是悲剧呀。

 

全部,全部。所有的一切停止就好了!

 

 

“找到你了!”

他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打碎了你继续回顾的念想。

 

 

时光日复一日前行,唯独你被抛弃。

 

 

空无一物的大脑临时蹦出了几句还算能尽职维持形象的话语。

你笑着开口,却没有发现泪水也:

“哈哈哈,光忠是第一个发现我的。因为是最后……一天了,有什么要求,快说吧。也算是,给你长期以来,尽职尽责的奖励……吧?”

泪径自流下,你依然笑着,笑的阳光,牵强。

 

恋心若没能传递,就给予他想要的答案。

 

你一人受伤就好。

 

 

“……”他无声地走近,摘去嵌进你发间的红叶。

艳红飘落在地,深蓝色的指尖却依然停留在原处。

 

 

“呐……只要是你说的,我都能将它实现……”

你看不到他的表情,眼前都是模糊一片。眼角的热度还不等落尽,早在风中凉却。

这么说了,他高兴吗?

 

 

“主,对不起……我不能再做你的付丧神了。”

 

深蓝色的指尖脱离纤丝,止住你眼边最后一粒即将溢出的泪。

 

 

你哭不出来了。

——这是应该的,应该的。

你为他高兴。奔波了那么久终于能安心的沉睡了呀。

他自由了,是的,自由了。

 

你想笑给他看,张开了口,笑声没有如期响起。

尴尬地倒吸着微凉的空气,你终于僵硬的笑起来了。

 

 

——还是到来了。离别之刻。

 

“哈哈哈哈……”

 

——再不想要结束……也没办法。

 

“哈哈……”

你无法牵住要飞走的燕子,只能看着它飞去。

 

艰难地点头,身体像故障的机器,什么动作都异常难看。

 

 

——你会忘了我的,就,那样忘了吧……

 

 

“因为以后的我,只会作为你的恋人存在了哦。”

“哈!……”笑声停住,可笑的单音节让他的脸微微泛红。

 

 

“就算重新化为刀……你的声音,你的温度,你的心跳……我也无法忘记吧。”

“你……我……”

你被他拥入怀中。

四周的寒冷在瞬间化为温暖的气息,他的气息。

 

 

“我……我……”泪水重新奔涌出来了,你无法控制它。

“梦?……”是的话,你不会想要醒来了。

 

你的光忠会这么跟你说话么?

都是怎么回事呢?

 

准备好的话都没办法说了。

“再见。”“后会有期。”……

“我会好好的,请放心吧。”“到那边以后,我会去看你的。”……

“我不会忘记你的。”

 

纷纷落下的红叶景被一张渴求已久的容颜填满。你望见了,那抹金色的火焰正燃烧着。你不曾见过的热烈,汹涌。

 

 

“梦里的你的泪,原来也是咸的……”

 

你回想起刚才降临在眼角的炽热湿润,无法置信的看着正暖笑的他。

 

 

心中的荆棘丛林被白色的蛋壳包裹起来。

“咔拉!”一下的。

你和他似乎正站在倒映蓝天的水面,无数的白色飞鸟绕过你们向着遥远的苍穹飞翔——

 

“自从见到你以来,一直想要却不能要的东西……要在你拒绝以前拿到才行呢。”

你直瞪瞪地看他的唇越来越近。直到他掠夺了你。

 

 

这一幕,你幻想了几千个日夜。

如今,你终于等到了。

【上天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将你最想要的换个方式给你。】

 

 

枫林沙沙作响。

你们沉溺在其中,天昏地暗地相吻。

直到泪水流尽,你可以重新准备笑容。

 

只是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地微笑出来给他看啊。

 

 

---------------------------------

 

究竟过了多久呢?

 

你再也走不动,伏在他的胸膛前。

凝望着同样的风景,你推动满是皱纹的脸,轻轻地微笑。

 

——总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分早晚吧……

 

 

红枫如雨,如瀑。

你吃力地抬眼,望着和孙子一样年轻的他,把最后的愿望传达给他:

 

“无论数十年,数百年,我都一定会轮回转生,再一次出现在你面前。”

“所以在那之前……要好好等着,我啊……”

 

“好。”他绝美地笑。

“只等着你。”

 

你安详地沉沉睡去。

 

你坚信,无论在何处,他都能寻找到你。

黄泉碧落,天上天下。

 

 

正如。

你们无数次经历邂逅分别……

却从不曾分离。

 

END.

----------------------------------

昨天份的练笔。居然是练笔?

只要咸鱼了少女前线和刀剑,就有大笔时间产粮!

咳,因为对人家的脑洞有着不小的兴趣,也跟着拿来玩了。

结果忽然人家昨天就出粮了,我还懵逼的连个大纲都没有启!就临时两个多小时疯狂码字,就有了上面那一坨……

本家脑洞产物: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9454132334526#_0

(酷爱BD的她终于等来HD了,可喜可贺!)

真不知道vr版刀乱出来了,她会对自家咪做什么事……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