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妄想】(烛婶)神嫁·花葬

【妄想】(烛婶)神嫁·花葬

私设如山,重度猎奇。不负责任OOC。

练笔。

要走现在还来得及。


BGM:MANYO-ネアニスの卵

--------------------------------

“该怎样才能得到‘永远’呢……”

“来做一场梦吧。”

--------------------------------

 

神奈七子,XX高校,新闻社副社长。梦想是将来能写出一篇大新闻。只是,他们所在的小镇总是太过舒适恬静。除了每日的生活杂碎,其他特殊些的事件和这里是无缘的。

“啊……无聊……要死了。”稀疏的人影和充盈的橙色夕阳光,这是放学的光景。

这时身后方,课桌椅在地面摩擦的声响惊动了七子。回头,她一脸嫌弃地凝视着提起书包,慢悠悠散步般回家的少女。

十夜千鸟(ちどり)。

这家伙也就只有名字好听了。虽然容貌中上。但平时不拘言笑的脸,没有明显特长的她,有如一般学生那样埋没在这个小型社会里。浅栗色的及肩长发在阳光中退化为金色。空荡荡的走廊上,行走没有声音,连呼吸都没有声音的她,是非人的生物吧?

记者的直觉告诉七子,在少女身上,一定有自己想要的新闻。

 

于是七子偷偷跟踪着千鸟。她们走出学校,来到大山里,朝石阶延伸的方向,陷入群山的怀抱。夕阳拖着最后的尾巴,勉强向地面贡献了些可见光。有好几次,七子要将她跟丢。多亏了他们学校纯白色的制服,就算是黑漆漆的山里,视力极佳的她也能找到那一抹惨白。

过了多久?酸麻的脚掌和皮鞋摩擦下去的话,会出血吧。

 

“他说……有人跟着我。”千鸟忽然停下来。七子惊吓地躲在树丛后面。躲过机械似的探查,幽灵少女再次行走起来,步子变缓了。

这里除了他们两个,还有谁?七子揣着小型照相机,心脏碰碰直跳。那种强烈的预感,她觉得在千鸟身上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神秘。如果不是?那她只是个神经质的奇怪女孩罢了。

 

映入视觉的是深红色的鸟居。它刺痛着眼膜,在这之后说不定是让人发狂的幻觉——七子兴奋地想,更是不漏细节地跟随她。

 

她看到一座神殿。天已经完全黑了。七子能看到它,只因为正中的走道两旁点燃的无数神火。

明亮如昼。在如此光辉下,那抹白色消失踪影。

 

“啊……糟糕!”七子从口袋中摸出手机。已是夜晚六点半,深秋的太阳总是走的最早。黑夜在其后嘲笑着喊,这尽是我的天下。

想要放弃追逐,冒险的女孩却有奇怪发现。智能手机没有信号。大概是在山区中,常有的现象吧。

 

七子打开手机中的手电筒功能,突然扫到神殿的大厅,两团模糊的影子经过。

独身一人的不安全感让她顾不得什么,向前追去。

 

***

再怎样相爱,人外的恋情都有终结的时刻。少女想到了,也为此哭过。

不老的男子拥着她,内心也是极度不甘。

他们最终还是赢不过时间。

她在一天天老去,而他永远都是那一副精神年轻的模样。

 

他是刀,她却是人。

世界如此残忍。

随意的邂逅,刻骨铭心的相恋,到最后却自然的离别。

***

 

七子在神社的祠堂里找到一条地下通道,她向下爬去。来到一个洞窟。这里的水清澈到失去体积和颜色。金色的灯光旁聚集着细小的蚊虫。她脱下鞋袜往更深处走去。

这是一座从地图和资料中隐去的神社。而她,或许是第一个走到这里的外人。

从这里消失的千鸟,和这里又有什么关系?

 

红白相间的锦鲤绕过粉色睡莲,绕过女孩雪白的足,悠然自得地浮游。

七子仿佛忘记了所有,开心的和鱼儿嬉戏,直到一条水上走廊挡住她的路。

 

***

她如果死去,身体会被“机构”收走,并且再度造出。直到“义务”结束的时刻。在此之前,这样的经历会循环往复。

他曾是她的侍卫,她的刀。

于心不忍间,他将她带出“鸟笼”,一并带走了自己的同伴。

***

 

在廊上行走,她听到一些青年若有若无的嬉笑。放弃了显而易见的大路,她从石头缝里钻入。摸黑前进,一抹光芒闪过,她窥见洞窟中央的一座小湖。

湖上亭中,五位青年正在玩棋。其中,一位少女正笑着帮他们准备零点水果。

那是千鸟。从门口消失的千鸟,她又为什么在这里?她和那些人又是什么关系?

七子发现脑细胞完全不够用。

 

“嘿!看我杀你们个片甲不留!!!——”白发青年跳起来,用夸张的姿势赢下一局。

七子记得他是最近大红的魔术明星。当然,只知道艺名是“飞鹤”。他是母亲的偶像,她也会经常看他的节目,确实都相当精彩,甚至能让人过目不忘。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犯规犯规!!!我从他的衣服里拿出了这个!!!——”蓝发的少年从鹤的衣服里抢出几个多余的棋子,看眼就知道是事前准备的。发间的两根羽毛随着男孩的动作摇摆。

“啊啊——什么时候被你发现的!!”

“……还玩不玩?”古董色皮肤的青年看着他们打闹,回收被打翻的玩具。

“好了好了,鹤先生,小贞……”

 

七子努力捂住口,忍住自己的尖叫。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比女人更白皙的皮肤,身材健壮又高挑,一颦一笑尽是说不出的性感英俊。

深蓝色的和服让他多了些已为人夫的气质。

 

“再开一局,没问题吧?俱利酱。”

“哼,随便。”

七子终于注意到了。之前的男人呼唤那名为“俱利酱”的男青年……

和她在城市里买的一期杂志封面上的人物一模一样。她记得……应该叫“kurikara”。似乎是知名的舞者和模特。

 

天哪,她要是把这个地方说出去的话……

她铁定会红!!!

 

“咪酱,我可以去看看后花园的蝉姐吗?”

“嗯,去吧。”

 

后花园,蝉姐?

七子暗中跟着男孩。

 

***

“来吧……”打了无数镇痛剂的少女躺在桌面上。栗色长发洒了半桌。

“这样会脏了的。”男人将她的长发轻柔地扎起来,随后捏着一把黑鞘太刀靠近她。鞘上的蓝色绑绳柔软的在风中轻舞。

“马上……马上就可以,得到‘永远’了……”少女笑的全身都泛起波纹。失去布衣的束缚,柔软肉感的藕臂自由地捧住恋人的双颊,最后一次用自己的指尖感受对方。

“我爱你。”他抽出骇人的锋芒,轻轻压下少女的手臂,归位。深情的告白一次次地传达,金色的眸光将她的胴体抚摸过万遍。

“我也是——今后,一直一直在一起吧?”犹若天使的笑颜。

“嗯。一直。”寒光闪过。殷红色像火花那样炸开。雪白的右臂坠落在桌下的绸缎上。她在颤抖,全身性的,像极了交合中到达极限的那副样子。

 

“咪酱……到身体里……来了……”她笑着,唇边沾着自己的血。

“划啦。”骨骼被斩断的微小声音。

接下来是左臂。神奇的是刀锋所过的截面完好整齐。那道躯体上,本就不存在手臂吧。红色的海浪染红了桌面,几乎将桌下的丝绸染红一大半。

“和爱*液一般多呢,你的血。”

“现在……还调侃……我吗?咪酱……真坏呢。”

“接下来是腿吗,没关系吗?”刀尖在微微抖动,男人的内心大概正在经历惊涛骇浪。

“没关系,为了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少女愉悦的告白中,一双肉腿在地面上响起肉块掉落“啪嗒”声。

 

失去了四肢,会在身后展出翅膀吗。

现在的她无疑是美丽的,像大师手下前卫的艺术品。

 

“你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体重了。很轻……真的……很轻。”金瞳中浮现水雾,他却利落快速得为截面止血,包扎。

“一定要做的很美丽哦,没人能比的那种……我怕,不在了咪酱会花心……”

“放心吧,不会,绝不会。”

随后他将毒药注入女子的心脏。

在离去后,她一直保持着恬睡的面容,幸福、安稳又纯净。

 

经过一个月后,男子将恋人做成了最美的雕像。

天使,在无数的花卉丛中沉睡。

 

“我果然,最喜欢你的笑容了。”

***

 

纯白色的房间内。

七子被深深地震撼了。因太过瑰丽的装饰而离去的五感,甚至将她的魂魄逼出体外。

“婵姐,今天也很漂亮啊。”男孩感叹了好久,又跑回去玩了。

 

“这是……犯法的吧。”七子颤抖地拿出手机想要报警。不知为什么,偏偏现在的信号满格。她平息不住自己的痉挛,喝了毒一样的异常。刚按下一个“1”她又犹豫了。

 

她凝视着白晶簇中的女孩,竟然和千鸟有着相同面貌。而那全裸的身体……不像是人偶做出来的。

真是夺走人心的美丽。

七子不知不觉丢下手机,贴上那具虚幻的美丽。

 

“这是人造水晶。”

突然的说明快把七子吓坏了。

只见在亭中的千鸟和男子走到了门前。

“虽然考虑到保存性想用人造钻石,但是……我喜欢水晶。”

 

***

少女死去,但同时被诅咒了。转世一个接一个来到他的身边。

可怕的是,她们竟然维持着死前的记忆。

***

 

“呐,七子。”千鸟缓缓向她走近,仔细看,她的右手握着一把太刀,像是从博物馆里偷出来的。

“我想和他在一起……所以,我不会让别人来打扰我。”千鸟轻轻吻了刀背,倏地将刀尖指着七子的眼球。

 

“啊……啊……不要……”她吓得跪倒在地上。

 

 

“如果说出去的话,可是会死全家的哦?~”

 

 

恐惧的女孩身后,“天使”正甜蜜地微笑着。千种花朵簇拥着的晶石壁上,突然被温暖的鲜红拥抱。

没有躯干的美丽少女依旧笑着,唇边沾染了血色。

看起来再也不像天使。


 

【“我爱他,甚至想要被他亲手杀掉。”】


 

TBC

_(:зゝ∠)_

 

 

机构:时之政府实验室。

义务: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交战与歼灭。

鸟笼:本丸。

-------------------------------------------------------

烛沼民发病现场。我又搞起乱七八糟的东西了_(:зゝ∠)_

蝶蛛烛婶,但是这和正片物语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亲妈发病了。

这大概就是他们的爱吧。

发完病要继续填坑啊_(:зゝ∠)_看过就好看过就好。千万别想太多。

 

灵感来自:壳之少女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