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药研婶】护翼与笼中鸟(下篇)


随便的摸了个鱼。这次直接懒到不搞签名了。

(别问我为什么到下篇才有印象绘)

----------------

护翼与笼中鸟

*药研藤四郎x女审神者。非全龄。

*OOC。

*放飞自我嫖嫖嫖中

---------------------------------------------------

上篇↓

【药研婶】护翼与笼中鸟(上篇)


非全龄的下篇(里之章包含)

药研好苏啊。中伤立绘真的是%实在是……啊啊啊啊——_(:зゝ∠)_



*********

第二日清晨。

审神者在阳光照耀下苏醒。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衣衫是否完好。放心的确认完,虽然心里有点小遗憾,她还是起床了。

“哎?”她看到放在茶几上的近侍牌,想起昨天真实到不得了的梦境,浑身就立刻热起来了。她缓缓抓起它,轻轻放在唇边,一吻。

“昨夜做了个好梦。还想早起和他打个招呼的呢……”

 

只是,现实并没有那么美好——

她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药研藤四郎不愿意见她,甚至在躲着她。有好几次,她提起勇气接近他,想要破除那墙隔阂……他退后几步,一言不发离开了她身边。

 

她做错了什么吗,还是说,他讨厌这样的自己了?审神者钻起牛角尖,躲在房间里自虐地哭了。

 

 

——羽根长成了翎毛的样子。右翼的羽毛,是黑色的。

 

“大将,我有事……想要拜托您。”

那一天,欣喜若狂的她终于和药研说上话了。可是,让她没想到的,这竟然是离别的开始。

她目送他离开本丸,漫天雪花模糊了他的背影。斗篷在大风中摇曳,冰冷的背影刺穿她的心。除了向他献上祈愿,她自责自己什么都做不到。

虽然每隔一天他都会送来一封信,汇报近况。可对她只字未提,单单是例行公事吧。心脏像被挖去一块,空洞得能透过风。她不能因为私心让少年早点回来,只能独自咽下寂寞与不安的苦涩。

四天过去了,药研藤四郎没有回来。

她急了,想满世界地寻找他的踪迹。却被担心她的刀侍们禁足。书信散落在足前,上面还残留着未干的泪滴。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

 

今天的近侍是一期一振。他正掂着弟弟们采来的花朵,装饰审神者的长发。到春天了,审神者还是郁郁寡欢的样子。究其原因,本丸的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没去戳破而已。

“主君!!——”平野和前田气吁吁地跑过来。她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光。

“药研……药研哥,回来了!!”

 

“一期!”审神者急忙要让近侍把自己推过去,正巧,他已经推着轮椅在走道上跑起来了。巨大的声响惊到了一堆人,他们也向着门口拥去。

向后的趋势戛然而止,耳旁呼啸的风也消失了。春日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挡着阳光,她睁开眼,终于在自己的指缝中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影子。

 

他好像变了。变得更加高大,可靠了啊。

崭新的战服因为奔跑的关系,在双臂后扬起。它们像极了展开的双翼,非常风雅帅气。

 

 

——左翼的羽毛,是白色的。翅膀完整了。

 

 

药研向着他们疾奔而来。审神者也激动地扶着轮椅,完全没注意到落下的泪滴。心一横。她在众人的目光下,推开轮椅,向他的方向冲去。

“主上!!!——”

“啊啊!!主君危险!!”

 

黑与白的夹影倏地飞起。她好似掉入阳光下的云端,被温暖紧围。

“药……研……呜呜呜,你总算回来了。呜呜……”她喜极而泣,毫无形象地说。

“大将……我……来迟了。”对方也略微哽咽。

 

“这次修行,我想通了一些事。大将,既然得到了这份力量,我想要帮助更多的人。”少年虔诚地在少女耳边宣誓,在大家面前,在亲爱的兄弟们面前。

“嗯嗯……”她擦擦眼,由衷为他高兴。

“并且,我也能够守护大将了。所以,请让我守护你。”

“哎?”

药研笑着撩开她凌乱的前发,捧住她的脸。

“过去已经没办法改变了,请让我待在你的未来里好吗,不会碍事的。”

 

“可……可是……药研你,你不是讨厌我吗?”审神者瞪大眼,毫无实感的胡言乱语。

“我只是不能原谅对你出手自己。再说,怎么会讨厌大将呢,咳……喜欢都来不及……”后半句话很轻很轻,但她听到了。

反而是,他怕被她讨厌啊。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不是梦。”

 

听到这里,审神者的脸爆红。

大家好像都明白了什么,纷纷投去暧昧的目光。只有一期一振笑的欣慰。

“哎?我我我……”

“呵呵,让我改口一遍吧。大将,今后也要将我留在身边啊。”他会成为她的翅膀,替她遮风挡雨。只要她愿意。

“呜呜呜……嗯!!!我会的——”她大哭着,抱住了他。

 

过去在她心中产生的牢笼被药研一刀破坏了。曾经的种种变得不再重要,如今她获得了自由的心。失去的幸福,想必会在将来,由他创造。

 

 

 

一年后——

 

风和日丽的晴天。

这里的主人正和可爱的短刀们玩着游戏。

“看招!!——”审神者踩着药研为她做的义肢,追赶他们。不料,跑得太快没看清地上的石子。她整个人一失重,就要直瞪瞪面朝地亲吻地球。

“小心!!”一道黑影冲来。

她离地面就差几分米的时候,被人抓住了。

“大将……哎,就说我不在的时候会出什么事。”药研无奈地摇摇头,拥著她检查了下假肢的固定情况。然后扭扭她的脸,以示惩罚。

“对不起嘛。人家下次会小心的。”审神者嘟着嘴,将头靠在日益强壮的肩头上。

 

“那么,还有多少个‘下次’呢?”他不要太了解她!

“唔……反正,药研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所以几次都好啦?”她痞子笑。

 

浅紫色的水瞳在光下闪闪放光。男子宠溺地用鼻尖顶她,惹得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大家一起笑着,在这个艳阳天天下。

 

 

鸟儿不惧笼中囚,自由翱翔于云空。

——这便是,护翼与笼中鸟的物语。

 

 

 

Fin

 

 

《粟田口军团的逆袭》其之二

-------------------------

_(:зゝ∠)_我巨爽!!!!(舔舔药哥的中伤立绘)

其实从来不觉得药研是个小男孩,虽然说到达咪那样的程度可能还有一丢丢距离。嘛,其实想写一个【女审神者残疾但是某把刀忍不住地就把她推了】这样的情节。然而我这个分不清重点的尿性。硬生生扯出千字的日常_(:зゝ∠)_而且还是克制过得。

现在开始会努力把重点放在可爱的小细节♂上。尽量让粮看起来好吃有趣。

下次是一期哥。已经到第一部分的肉了嘿嘿。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喜欢请务必点赞,那是人家产出的动力_(:зゝ∠)_。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