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烛婶】(全年龄)智齿乖乖,不要长大 平安夜(圣诞)篇




智齿乖乖,不要长大 平安夜篇

*刀剑乱舞乙女向+欢乐向。全年龄。

*现代paro。私设如山。

*个人蝶蛛烛婶。OOC。(烛台切x女审神者)

*平安夜(圣诞节)专属粮。

----------------------------------------------------------------

 

01.

一大早。这座花园式小洋房前就挤满了人。意外的全都是女性。从老年到七八岁的小姑娘,这些人加起来可以绕房子一圈。

这些人似乎各有各的来由。就像那边一个浓妆艳抹的贵妇,还牵着一只冻得双腿阵阵发抖的吉娃娃。她正对着靠在门边的女孩发脾气,满口都是“勾引,下三滥,情妇”之类的秽语。在那之后有队闺蜜组合。两三个年轻女孩站在一起,大声嚷嚷,据说想见这家里的男主人。听见女主人说什么“出去买菜啦”,这可完了,她们索性赖在门前不走了,声称要等他回来。至于那个还在背着书包的小女孩……她说得让大哥哥摸下头才能开开心心去上学。

 

大哥哥个屁啊。倚在门边淡漠地看着闹剧的少女在心里吐槽。那家伙的真实年龄?那得让她好好算算!镰仓时代的刀距离目前……少说该有一千多年了。哥哥个什么劲?曾祖祖……(以下省略N个字)父还差不多。他只是脸嫩。

 

“所以……他真去买菜了,速度再快也要半小时。”这是不被卖菜大妈或者其他妇女缠住的理想状态。少女抓抓栗色的卷发,看她们仍然自顾自扯淡,就拿了小象模样的水壶,把在房前的盆栽细心浇了三遍。

“呜呜……快要上课了。”小女孩抽搭搭要哭了。少女没办法,进屋拿了颗自制牛轧糖扔给她。女孩含着它就立刻不哭了。

 

“怎么能让长船先生自己去买菜呢!这种事情怎么想都是女人来做的吧?!——”青年女孩们大声质问。

“不,我们家是女主外男主内的。你们应该懂。”让那家伙主外就惨了。

“我们不懂!!!为什么他不娶大明星,偏偏看上你这样的女人啊?!”

额,好吧,或许是他眼瞎了。不过这种男人在她任职“审神者”的时候,多的是哦。她随便点点,都能让一车男人心甘情愿为她赴死。少女没回话,看看风景扭扭卷发。

嘛,原来,眼瞎的是她吗?

 

“不不不……我看哦~说不定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三流货色,在什么方面有着过人的技巧哦。哦吼吼吼……那可真是~~~”贵妇也乘胜追击。

“昨天我还看到哦,她跟隔壁家的叔叔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还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哦。长船夫人,您这么浪,先生他知道吗?”

“哎哎哎,真的吗?!——”

“呜呜呜……哥哥被坏阿姨骗走了啦!!……”嚼完糖,小女孩听信了流言后,委屈心疼地哭了。

“还不止昨天哦,几乎是每一天都有!!”添油加醋。

流言继续膨胀。

 

少女无视一团过激亢进的人群,看到一边还站着个七老八十的老奶奶。她正和蔼可亲地朝这边微笑。手里提着一袋重物,都快把袋子撑破了。

得体谅老人家啊。而且再不说话名声都被他人败光了。

 

“呜呜呜~~人家委屈~~~~”就在瞬间,一脸高冷的女主人就捂住脸,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嘈杂的人声渐渐冷下来了。

“你们真不知道哦。你们家,长船先生简直坏透了!!”

女子们诧异地面面相觑。

 

“他强迫我辞掉工作呆在家里,还拿走我的私房钱,现在我就买点吃的用的他都不许!!我去哪儿都得跟他报告。这还算好了的!……”虽然有点对不起那家伙,但将计就计还是很有用的。少女在心底乐呵,假装抹泪,继续反向玷污自家丈夫。

“你们都知道,在这个社会大环境里,女人也活的不容易啊!早出晚归的要工作养家还要带孩子。压力这么大,我们不释放难道还得憋在心里忍气吞声吗?!我们也是人!也需要自由!谁知道,他居然他拿了我的会员卡……”“MITSU TADA’ LOVE”俱乐部,烛民天堂。她是荣誉会员,有一张限定钻石卡呢。可偏偏就是被他给藏起了。

你有我就够了。

什么嘛!!!就算是烛台切,对于她那种沼底级别的烛民来说,一振怎么够!最起码二十振啊!!请给她数不清的烛台切啊谢谢!!——

 

“这……”女人们有点动摇了。大概她们把俱乐部会员卡意会成了购物卡。也是,没有物资怎么生存啊?

 

“是吧!他限制这限制那,他还控制我的交际圈!现在我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了。我父母死得早,现在呢,就连我们唯一的孩子他都送到国外去了!!”不知道那孩子在外头混的怎么样了。上星期还能在电视上看到他,这星期音信全无了哎。出绯闻了吗,做偶像还真不容易。

 

“他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这样……”

“呃……”贵妇哑口无言。

“呜呜,姐姐好可怜。”

 

“他还一直跟我说,想要个女孩。于是为了达成他的私心……”少女到最后直接痛心地蹲下,眼里还真出了泪滴。当然这是笑出来的。

“他强迫我!!!——基本上什么时候都会要!甚至在睡觉的时候也……我……我根本没办法休息……还说什么,如果没有生出‘足球队’那么多,他就烧掉我所有的衣服,不让我出门!待在家里给他备孕生孩子!!!我……好命苦。这根本就是在奴役我吧!!!”

“他根本就不爱我!!!我只是用来满足他的工具!!——”

“我的状况没办法改变了,希望姐妹们都能擦亮眼睛。别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男人都是要看内涵的啊!!所以……远离这种‘深情’的男人吧。”明贬实褒,但大部分人没察觉。

唱作俱佳。下一届“奥八嘎*”的最佳影后非她莫属。

——啊,我怎么这么有才,我快爱上我自己了。

 

“大家……怎么都聚在这里,发生什么了?”男主人公站在人群后,不明所以。

 

“啊,呃。我们是来探望夫人的,最近她看起来精神不佳,所以……”

“不过今天似乎有精神多了呢,那我们就先走了!!”女青年们看到他,各自向后退了一大步,随后组团退却。

 

“请慢走。”

 

“哥哥……居然是这样的人。”女孩眼眶红红的。

“嗯?”

“呜哇哇——”女孩跑掉了。

“啊啊,别跑那么快,小心——”男主人好像不讨人喜欢了。

 

“啊,原来是这样。”贵妇才明白过来。“这招真高明啊,长船夫人!”吉娃娃觉察到主人的愤怒,也帮腔叫的大声。

“呵呵,不谢不谢。这里住宅区记得不要扰民啊,来,汪汪~”少女投出一根骨头。登时,狗吠消失了。

贵妇愤怒,转身就走。只是过马路的时候,她那根10厘米的镶金高跟卡在阴沟缝里出不去了。顿时,她又羞又恼,可把幸灾乐祸的女主人乐坏了。

男主人见状就放下食材奔过去帮忙。少女很喜悦的摆出胜利者的姿势,看着年纪接近四十的贵妇像个小少女一样羞怯连连。

 

 

“想染指我的男人?你们晚生了几百年!”说着少女自信地接下了隔壁邻居老太太的谢礼,只是可怕的重量让她的腰再也直不起来。

 

 

02.

溪流般的水声响彻在房内。阳光穿过白色蕾丝纱帘,照在正喝着咖啡,浏览早报的男子身上。漆黑浓密的发丝柔顺地贴在面部,处理得当的层次让他看过去俊美异常。即便是在家,他也将自己打扮得十分得体。一身衬衫加领带,外头套一件无袖羊绒背心。锐利的气质被掩藏,亲和感与温和是最突出的形容词。

“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真希望永远都能这样呢……”

放下报纸,折好。喝完杯中妻子准备的提神饮料,他向后靠倒在沙发上,望着正在厨房里鼓捣点心的少女。不知怎么的,眼皮就想要闭上。太舒适愉悦了。

“约翰伯伯说,自从你帮他整理田地以后,他们家的菜很少被虫蛀了。帮大忙了呢。”拨开隔壁老太送的塑料袋,里面果真都是些新鲜的蔬菜。“还有,你早上说我的那些话,约翰太太都一五一十告诉我了。原来我罪孽那么深重啊~~”

少女安静的不像话。

搞的男子在自言自语似的。他受不住这样的气氛,站起来,靠在厨房门边,像大型犬倒在床旁。

“虽然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能原谅我吗?”俗话说得好,男女吵架铁定就是男人的错。免死金牌到手什么都好说。

 

看她依然没回话,不为所动的冷漠样,他走过去,从后方抱住了她。忽然厨房就小了很多。少女的头靠在她的胸膛前,聆听他的心跳。这样就能知道他是否在撒谎。然而他的心跳和寂静的海平线一样。

“报告长船先生,烛台切空蝉小姐现在有点心烦,请离她远一点。”

“报告,烛台切先生知道烛台切太太心情不好,特来安慰安慰~”他特地改了些细节。

大眼瞪小眼。

“我要摸大奶。给我摸。”

“好好,埋胸也可以。”男人坦荡荡借出自己的胸部。

空蝉就这样借助身高优势把脸埋进了他的胸膛里。她很少闹脾气,这不代表她脾气好啊。今天的事情还算好,当年的形式更严重。

两年前,烛台切光忠还在市里做牙医。不得不佩服,他除了性格好,自学能力也非常棒,可以说到了可怕的地步。三年内就拿到了从业证书。他所在的医院虽然在当时比较一般,但自从他上岗以后……女性患者天天爆满。

空蝉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头疼。三番五次有陌生女性来家门前窥视。之后发生的事更过分了。她总能收到全黑的信封和血书一样的恐吓信甚至家门前的地上有古怪的涂鸦。

内容千篇一律,就叫她和伴侣离婚。

 

搞笑了!!当年她和她家烛台切经历了多少?说多了都是泪啊!怎么可能因为这么小的事情就闹离婚。空蝉是没怎么在意,而烛台切他做了半年后主动提出离职。随后他们搬到了略微偏僻的小镇上。

 

“你都搬到家里工作了,还是这种情况啊……好累。上天就不能好好让我们过日子吗?”心里苦。

“你就不能对我以外的女人混账一点吗?你敢吗。”

“那样不行。”他毫无犹豫地回答。

“好好好,会变得不帅是吧。”她气嘟嘟地推开他,返回战场正要去拿菜刀。“好了好了,爱上了多情的男人是我命苦。”

 

“你一直都知道我只爱你一个。”他又追上来环住她的腰,在她左耳烙下热吻。滚烫的手掌绕着纤腰上下抚摸。

“是啊我知道,但你只是忠诚于我而已。这点本分都做不到,你就不配做刀了。”她冷酷地揶揄。他僵着一时说不出话。

 

“烛台切先生,顺便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明天平安夜我不会在家里过了。”

 

 

03.

说没有朋友是骗人的。空蝉从小人缘就没差过。

搬到这里以后她迅速结识了个闺蜜。她是小镇上最有口碑的餐馆的老板娘。因为她临时有事,人手不够,就求空蝉平安夜的时候去那儿帮个小忙。

 

“哎……搞砸了啊。”听着嘈杂的噪音和童声演绎的“Silent Night”,空蝉穿着皮靴“咯吱”地踩在雪上。和丈夫冷战一天半只是因为:她有点吃醋。

她很羡慕那些和她叫嚣的女子。她愿意成为她们。可是,她们不了解她的想法。

得不到的才有新鲜感和吸引力。而拥有太久的话,曾经认为是美好的事物都变得平淡了。

平淡了,就把他给抹杀了。把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毁了啊。

行的话,希望他能离开她一阵子,不再把她当做唯一。

稍微的,稍微让她焦躁一些……让她再次体会没有他的世界。

 

到达店里,换上平安夜特有的装扮。虽然暴露了一点点,但在开着暖空调的室内还是能挺过去的。“晚上到旅馆住一晚吧。”她已经决定好之后的事了。

和闺蜜的丈夫打了声招呼,工作正式开始。她就做着普通服务员的工作,偶尔去后场帮个忙。

 

不愧是平安夜啊。夜幕降临。每家每户,都把树上的灯光点亮。小镇的商业街上就跟浮现在流光里一样。渐渐的,人越来越多。一部分是成双成对出来逛街的情侣。看着他们的笑容似乎能感觉爱正透过空气,暖到让雪融化。

“欢迎光临!!~~”

挂在店门上的铃铛随着客人的进入响个不停。空蝉收拾完桌上的餐具正要和刚来的客人打招呼,笑容就冻僵在脸上。

这个人怎么就好死不死这么巧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啦!!!

 

烛台切看到她的时候,眸子暗了下,随后立即换上笑脸。“打扰一下好吗?”

“……”她战战兢兢地跟他出了门。

“哎……做丈夫的彻彻底底失职了啊。”

“什么?”空蝉都准备好应对的台词了。她还以为他会直截了当问她事情的经过呢。

“从作为你的刀的那一刻,我就是你的东西了。你可以随意使用我,依赖我。还记得吗?”

“……”所以说日子过习惯了,连这种事情都忘光光了。空蝉装作在看雪景。

“稍微等等。”他进到店里。

 

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人了。

或许是已经走了吧。她环视周围,餐馆已经满员了。于是,重新振作,她忘记插曲,继续完成自己的使命。

 

“好的,请期待我的表现。”

 

恩?这声音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当看到一位满分帅气的服务小生时,空蝉眼睛都要掉地上了。

烛台切光忠他重操旧业了,wordma……呸呸!他只是对于他人来说,相对适应服务行业和人际交流而已。店长麻吉把这种“第一host”用对地方了!

 

“是的。一份火腿三明治,两杯香草奶昔……”仿佛就是天生跑外场的男人啊。有模有样上手极快!空蝉也就只能站一旁傻傻看着了。

“麻烦你为这桌客人倒两杯茶水,好么?”烛台切朝着她笑。恭敬有礼的标准营业性笑容。她有多久没看到了?

“你好,这里点单!!——”

一道女生打破他们俩的眼神交流。也就停留了三秒,他迈开长腿,给予她一个渐远的背影。

内心的失落感在放大。麻木的心灵深处有黑暗的事物浮上来了。它们正在和自我作斗争。心灵的水面被落下的石子开出道道波浪。多久没有这种感受了?习惯了他对自己的宠爱和包容后……

 

空蝉一抬头,回过神来已经打好了水交给了客人。

“那个,身体不舒服吗?你的脸色不太好。”温和的陌生人关心她。

“不不!我……没问题!马上给您上菜。”

 

找到了在幕后忙的焦头烂额的店长,空蝉双手重重地拍到桌上,发泄不满:

“为什么让他做服务生啊?!乔治!!——”她直接叫闺蜜的丈夫的名字。

“珍妮弗只说让我来帮忙吧?!”

他是笨蛋吗?寒冷的平安夜不待在家里,看看电视上上网,竟然跑到这里受苦。真的是笨蛋啊他!!!

 

“OH……先冷静一下吧安杰拉(空蝉)。这件事是他自己决定的。”

“哈?”他不是来帮她的吗?

“他自己说一个人待在家里平静不下来,就……”

“……”也是啊,把他一个扔在家里的是她。她什么招呼都没打就走了。事到如今,该生气的是他啊!她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沉默不语。

“男人啊,有时候会做出很绝对的事情。那个时候记得原谅他哦。倒是他把我当年的衣服穿的很帅啊!”

“绝对吗……嗯,刚才对不起了。”她正想要离开。

 

“哦还有件事忘说了。长船(烛台切)光忠可是我最中意的男人啊!帅气什么是应该的啊!!——”

 

 

在那之后,是炼狱般的忙碌。

在她忙不出手的时候,他总会很有条理地帮助她。在她把事情搞砸的时候,他会代她处理。在她和客人起纠纷的时候,他会帮她们打圆场。

总之,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前辈*(大误)啊。

“安杰拉,安杰拉,在吗?”刚刚的乔治气喘吁吁地找到她。

“厨房一伙计心急的时候切到手指了,现在暂时不能工作,你能代替他一会吗?高峰期很快就过了。”

“啊,好的!!——”这才是她擅长的领域。

“请交给我吧!!”

 

 

有没有人说过,空蝉在小镇上的厨艺排名是能进前十的?

她一个人就能顶掉两个一般的厨师。只见她迅速处理完了原料,一会又煲好了浓汤。在最短的时间里她完成了工序最复杂的菜肴。渐渐的,厨房堆积的活越来越少,大家都能暂时的休息一会了。

“哦,我可爱的安杰拉,能干又漂亮,我一开始就应该向你求婚!”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推开热情直率的工友,她偷偷跑到窗口,偷看丈夫的情况。

 

他是专门来拆情侣的吗?这家伙。

 

他有没有注意到女客人身边的男客人表情都绿了?!

试想一下。带女朋友出来吃饭。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结果发现她正专注着其他男人!是不是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别问我为啥那么委屈,悲伤辣么大。

 

“嘿~~!!我能加个菜吗?”一位开放的女客人伸手拍了拍烛台切的臀部,随后大咧咧地绽开红唇。他也就为难的笑笑,随后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声好气地取悦着客人。

等等……是臀部。臀部啊啊啊!!

拿起面前的菜刀,狠狠地落下,苹果裂成了八块。

“哦!哦……安杰拉这样太危险了!!”

不顾伙伴的好意,她继续盯着外面。

 

“今天的菜肴实在太棒了,愿上帝保佑你们。”一位中年妇女向他招招手,在他的唇上送上一吻。而且这位妇女还带着丈夫,还是个美人。

空蝉指甲嵌入南瓜里。把好好一个蔬菜整成了万圣节才用的鬼畜模型。

“啊啊……菜刀已经满足不了我了……”

 

——最危险的不是刀是我!!!再这样下去……

 

“呐~~~我也要加菜!!!”

“这边也要!!!”

“再加一份饮料吧~~~~”

 

“是,不过,得一个一个来哦?”他将戴着皮质黑手套的中指竖到红艳的嘴唇前,比了一个“安静点哦,不然会给惩罚哦?”的动作。

外头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这简直就是为了公关事业而生的男人!是社交场上唯一的焦点。

 

不能再看了。

空蝉现在想立刻把全厨房的蔬菜瓜果都解体了。

 

“啊啊啊……放开那个男人!!让我来啊啊啊啊————”

 

 

*****

 

夜晚,八时。

几乎没有客人进来了,铃声再也没有响过。

收拾完了原料,把卫生都弄干净了。空蝉往外一望,烛台切已经不在那里了。

“安杰拉!今晚多亏了你们啊!还好吗?”

“嗯……”她心不在焉地哼哼。

“哦,他先走了哦。好了好了,剩下的大伙都能解决的。今天辛苦你们了。这个,拿去吃吧!”乔治把厨房里剩下的最大一只火鸡交给她,还有一些未售罄的美味糕点。

“可以吗?今天不是感恩节哦?”

“那去吧,这是你们应得的!珍妮弗知道了今天的事会很高兴的。”

“谢谢。”

 

换完衣服。抱着大箱小箱从店里出来。

不少店铺开始打样。雪也下大了。看来不能好好逛街了。

还是回家吧,这些东西一个人也吃不完,况且里面还有他的份。

吸吸鼻子,正打算往家里赶……

 

“你真的要这样回去吗?”

“哎?……”空蝉愣愣地转过身。她看到她的烛台切光忠正靠在店门外。发上和肩上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花。他笑着,和在店里那时候对她露出的笑容完全不一样。

宠溺炙热又幸福的笑颜。

明摆着,他等自己到现在啊。

鼻子酸了。她转过头,看着视线正中那家礼品店。橱窗里的小人正在互赠礼物。一颗水晶做的大苹果在射灯下放出炫美夺目的光。

 

“我看到你送我的苹果了。说实话不开冰箱我还真的不知道。”在她走出家门后,他忽然有点想喝灌装鸡尾酒。于是就打开冰箱,在那瞬间,烛台切看到一颗鲜红的蛇果摆放在最中间的隔层上。上面还贴了张便利贴:

——送给我最讨厌、最恶心、最痛恨、最帅气、最优秀、最温柔的咪酱。

 

快速地解决它以后,他就飞奔出来找她啦。

 

人啊。似乎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原本的有多美好。

“那……那么!我的平安果呢?!”

她嘟嘴,眼睛有点红红的。

“在这里。”烛台切从风衣口袋里摸出一个饰品盒,打开。

一条银光似的项链,挂着一颗用蓝月光石雕刻出来的苹果。优美的蓝光在她眼前显现。

 

“很可惜不是吃的,如果是那样会更好?……还喜欢吗。”他也移开视线,凝视她之前看的礼品店。

“你这个人……如果我手上没有这只操/蛋的火鸡和见鬼的蛋糕,我已经跑过去拥抱你了!!!”少女几近用吼地说他。眼角的泪滴落到冰雪上,不见了。

 

“啊~啊,那可真是太遗憾了。”他拍掉身上的雪花,伸手分担了她大部分的食物。顺便弯下腰在她冰凉的脸边用冰凉的唇贴上。

“这样就没关系了。”小动物靠过去,抓住他的左臂,往胸前一挤。“男左女右,懂不懂。”她又恢复成以前的她了。爱作怪又傲娇又直率,却那样爱着他。

 

“那么今后也拜托了哦?”他也恢复了。又成熟又精明又委婉,也那样爱着她。

“呵呵……”

 

 

当他们走到半山腰处。

“回头看看吧。”

听到自家丈夫如此提议。她转过头,惊呆了。

山脚下的小城被星光点点的碎金包围着。暖暖的金光让这场雪更加唯美。

“搬到这里来,真好。”

“恩,我也这么想。”

 

他们继续向前走。

“说起来,之前在餐厅里的帐怎么算?”他居然被人摸了屁股,偷亲了嘴唇……当事人们还没有给她租金呢!当然她们也给不起。

“噗嗤……”他轻笑。

“妈/的你知道我在里面有多火大吗?!我都快把所有能吃的分尸了碍!”所以在那之后,光在收拾这块上费了不少时间。

“原来,你有这么在意我❤。”烛台切因恶作剧很高兴,嘴角高高的扬起。

“哈?才……没……随便你们鬼混去!!”

 

“第一个女人太开放,吃相也很难看,吧唧嘴真的让人难受。”

“哎?”空蝉抬头看他。他的金瞳看的非常深远,好像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

 

“第二个是狂热的基督徒和素食主义者。她几乎挑出了所有的肉类。还有葱蒜。如果和这种女人在一起,我会像她身边的男人一样皱起眉头。并且,她化的妆太厚了,香水味也很浓。”

“卧槽?……”她今天第一次知道自家丈夫看女人这么挑。

 

“至于第三个,一直喊着加菜的。一项是太沉迷男色,另一个就是不知节制暴饮暴食,身体已经成团了。说实在我很同情她的伴侣,幸好,她也没有。”

“卧……咪酱你毒舌起来也很可怕啊。”有时候他就那样娴静地呆着,主仆之间分寸拿捏的刚好,同伴之间讲义气又懂得分享,可谓是完美的一个男人。居然……

 

“我也有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和一些平常人看不到的性格暗面。不过,能将这些都知晓,包容的……除了鹤丸,俱利,贞酱等等,其他的只有你。至少是我知道的吧,呼呼……”

“哈哈怎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还好你遇到了我,不然你注孤生哦。”

“恩,还好已经遇见了。”两人贴合地更紧密。

 

“可是,你也看得太透了吧……”她有点后怕,怕自己在他眼里也是这样。“而且我也不完美呀,我老说脏话,性格像个男孩子……”

“嗯……知道啊。”

“那……你果然还是要找一个非常非常完美能配得上你的才对啊!”

 

烛台切光忠凝视了正北方的天空,仿佛在那儿有颗最亮的北极星。随后深情的望着身边的少女,她正看着脚下没有意识到他的目光。

“或许是属于你之后,潜意识把别人的影像和你的重叠了吧。只要有不相符的地方就会感到难受。”

 

“哎?!……”可是,这样一来,心里的模子不就只有“那一个”了吗。

 

“我只爱你。我的审神者(空蝉)。”

 

她又哭又笑,伸脚踢他,弄得他裤腿上全是雪。他只是笑着躲闪。

寒风暴雪变本加厉地肆虐,但两人从来都不觉得冷。

 

 

 

 

Fin_(:зゝ∠)_

 

----------------------

 

暖和的客厅里。一只火鸡的骨架放置在茶几上。旁边还零散着很多各式各样的点心。

“唔……人家真的吃饱了。”少女拒绝着丈夫的投食,往沙发里缩了一阵。

“喔?可是这些到明天就不好吃了哦?”

“那就浪费掉嘛!吃不下还能怎么办……”她推开向她伸来的夹着曲奇的手。

“嗯……怎么办呢。”烛台切也挺苦恼地想了好久。

 

“这样吧,要不先‘运动’一会,等会就有食欲了呢!”金眸一亮。男子起身从服装袋里拿出一件红色的暴露衣装。正好是她在餐馆帮忙时穿的。

 

“这……你……你怎么……这……你想干嘛?!”

 

“你知道的,我想做什么?——”

 

TBC ❤❤❤

(以下非全龄)

-------------------------------------------------------------------

俗话说,让人没有性趣嫖的本命不是好本命。我爱咪,我爱他!!!

哈哈哈哈终于有次完成了自己定的目标啊!我,刚开这个就决定要写八千上下的字!正片哦!结果真的八千多一点(ヽ(✿゚▽゚)ノ)

这才是我的真正实力。放飞太久感觉一写就会不正经(意识流),就强行忍住了……嗯。

今年一个苹果也没收到。(在家里嘛)不过也很开心。看着这片粮,感觉内心被恋爱的感觉填满了。我差不多重现了一点自家咪的形象。啊,好棒!!!!艹我啊咪酱!!!

 

民那桑,圣诞节快乐_(:зゝ∠)_

喜欢的话点颗小红心吧QAQ。(快告诉我还有多少人喜欢咪?!——)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