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深夜六十分/烛婶】~碧玉之书~翠之海的深蓝魔女

~碧玉之书~翠之海的深蓝魔女

*刀剑乱舞乙女向。童话paro。烛婶_(:зゝ∠)_。OOC

*刀剑乱舞乙女向深夜六十分参与粮。全年龄。

*参照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世界观,各项设定。有更改。

*如有雷同?有人抄袭我。

 

Let’s play!!!!!!!!~~~~~~~~

-------------------------------

前言

很久很久以前。

在一个靠海的遥远国度。年过七旬的老国王,在海难中失去了唯一的幼子。悲痛欲绝的他为了能找人继承这片王国,就向在大洋彼岸的邻国发出申请,想要领养对方几个末子来支撑这里的未来。

他们来了。意外的是,他们都有着金色的眼睛。大王子虚幻唯美,好似从天而降的仙鹤。二王子英俊潇洒,刚来的那天就折服了全国的女性。三王子虽然孤僻寡言,有着异常特别的古董色皮肤……但他颇具责任感,粗中有细的作风让宫内大臣啧啧称赞。四王子天真活泼,阳光洒脱,目前正在观望中——

老国王满足地感叹。这个国家的未来,有救了。

 

又在很久很久以前。

海洋深处,有个海底王国。统领海洋的海皇有六个人鱼女儿。她们都非常漂亮,尤其是最美丽的小女儿!她善良纯洁,有着美妙动听的声音。她们自由自在、无忧无虑地生活在大海里。老祖母有时会给她们讲些海上面的新奇故事,使最小的公主的心中充满了对海上面世界的憧憬和渴望。

 

缠绕在一起的红线(缘),将这个世界的历史撑开————

 

-----------------------------

 

chapter.~01~

 

她很烦躁。

已经到了深夜,水面上发出的杂音仍然透过水波清晰地传到了她所居住的大海沟里。

她无法入眠。从黑不见底的海底游到距离水面百米的位置上,她看到了人类的船儿被浪涛托起。船上灯火通明,大家的笑声,音乐声,酒杯碰撞的……这些混在一起,对耳膜的影响超过核弹。

她要炸了。

“妈的有完没完?!”她想起她的朋友蓝鲸今天刚被大船硬生生在头上砸出一个包,都出血了。他们什么时候才会长记性?这片海域可是她的领域!不警告下,今后这些杂鱼绝对会得寸进尺压到她头上来。

“大家快走开,我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招惹西海女王的后果就是这样的……!!”她驱赶周围的生物,缓缓念起咒语。

 

顿时,海面上狂风暴雨。海浪呼啸着,大浪就往船上打去。船翻了。

人们的呼喊,求救,痛苦的呜咽……让她喜悦!

 

“都溺死吧,这样就清静多了。”

她冷哼,回到海底继续编织未完成的梦境。

 

 

chapter. ~02~

 

几天后。

今天的海沟迎来了位稀客。

海皇最小的女儿,蒂芬妮正在到处呼喊她的名字。看起来很焦急,大概是有求于她。

“啊啦啦~这不是我们大海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公主嘛~~”她整了整衣物,挂上宝石项链,拿起嵌着夜光石的法杖大摇大摆走出去见她了。

 

她真是恨死她了。从小就有人将她捧在手心呵护。看那花瓣似的肌肤,苹果般的唇,金丝般的长发……漂亮的鱼尾。而她呢,一个人在海沟底下窝了将近五百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等会得想方设法把它切下才行呢!

 

“伊芙阿姨。”人鱼公主向她游来,那柔弱的模样好像随时会被黑暗吞噬。

“怎么了,如此焦急?”

“嗯……是这样……嗯……”小公主合着十指,有些不好意思地扭动着身体,天蓝色的鱼尾在其后不住摇摆。

“好了好了,我们到里边慢慢说吧。”

 

小公主蒂芬妮,在昨晚救了溺水的王子。

伊芙听了很久终于抓到了重点。

“嗯……所以,虽然姐姐们说,伊芙阿姨非常凶恶,不过我知道,一定是个好人的!”她执起杯中加了海藻甜汁的泉水喝了半口。

 

孩子你太单纯了。姐姐想的话你的尾巴已经不在你身上了。

“嗯哼。”伊芙有的没的哼哼,想起某天晚上有了脾气把人类的小船给掀翻的事情,她以为自己在做梦。

“我忘不了他的眼睛。就像太阳的火光一样灿烂夺目,光滑的黑发,啊……宽阔的肩膀,健壮的四肢……”

 

原来她是来听她花痴的吗。伊芙托着腮,慢慢喝干使魔从船上捞来的葡萄酒。

这孩子才刚成年就遇到了少女杀手,前途担忧哦。而且,对方是个人类。真不知道会不会为了他自断生路呢,这可真是有意思极了!年初大戏值得一看哦!

 

“所以,我想问问伊芙阿姨,有没有能让鱼尾变成人腿的方法。”

“喔——”这才是蒂芬妮的目的。“你这是要上去找你心爱的王子吗?啊哈哈哈哈——”伊芙尖锐的大笑,她猜想的没错,这小丫头果然单纯有意思!

“我的小蒂芬妮,你可是人鱼啊,少说也有三四百年的寿命,你却要成为人,将自己的生命缩短一大半?!哈哈哈哈,你真逗哈哈哈,智障吗哈哈哈————”

 

地上真的如此美好?她只是没有见识过黑暗罢了。

 

“那个……伊芙阿姨我真的……”小人鱼为难了。

“哈哈哈哈——那好吧。我可以给你做药。但是,你知道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小人鱼咽了口口水,她点头。

“这种药你得在黎明前喝下,然后你的鱼尾就会自动蜕化为人腿。你就变得和人类差不多了。说不定还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呢哈哈哈哈~~~”

“真的吗?!谢谢伊芙阿……”

 

“但是。你每走一步都会感觉到被刀割的痛苦。变成人类以后就再也不能变为人鱼了。”那是假话,只要她愿意,小人鱼落海泡个几秒就自动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不过伊芙可不会说实话,日子太无聊,好不容易找到玩具了得好好享受一会啊。

“……”人鱼公主沉默了。

“还有,如果他真的爱你,并且与你成为夫妇,你会得到永生。但他如果和别人成为了夫妻?呵呵,你会在第二天早上化作泡沫消失。”

 

“这样,也没关系么?”伊芙露出残酷的笑容。

 

“是的!!——”人鱼公主下定决心。

“最后,把你最自豪的‘声音’给我吧……”海魔女天青的瞳孔覆满了午夜般的蓝色。

 

 

chapter. ~03~

 

宽敞堂皇的宫廷内,四个王子正聚在一起玩着象棋。

蓝发的小男孩将对方的最后的棋子替换后,高兴地大喊:

“将军!!!!——”

 

“……”与他对峙的黑脸青年沉默,站起来把总在旁边捣乱的人推到椅子上。

“哎?俱利宝不开心了?”白发青年看他嘟着脸,就戏弄他。

“鹤先生作弊的话可不行哦?”另一位王子在一旁沏着红茶,将热乎乎的曲奇摆到桌上。阳光下,一头黑发焕然新生,放出任何人都难以匹敌的质感。

“就是就是!作弊可不行!!哦咪酱给我三块!!——”男孩先站起来从盘子里扫去一大半点心。

“你这哪是三块啊!贞酱你别欺负我老弱病残,这些给我!!!”白发青年不高兴了,抓起盘子就把饼干全塞进嘴里还拿着空盘炫耀:“对不住了啊光仔,俱利宝~这可是小贞逼我的!”

“后面还有呢。”被唤作“光仔”的男人摇摇头看他们闹。

“啥?咳咳咳咳——”恶作剧未成功,老年人很心累。

“啊!我的棋盘!!……”

“来,水。”

 

独来独往的青年似乎是受不了这场闹剧,独自走到窗边。不过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喂!有人倒在那边。”

 

 

蒂芬妮只记得用声音交换了药。喝下它之后,自己来到宫殿前面……

“喂,你还好吗?”

“伽罗酱,让我看看。”

她睁开湖水蓝的双眼,周围的人通通倒吸一口气。真是何等的美人。

 

男子也顿住了,抱住少女的手一僵。

少女在流泪,她哆哆嗦嗦地张开口,没有任何声音地就扑到男子身上。

 

“光仔,你认识她吗?你好歹要负起责任来啊!”

“就是啊!咪酱这可是个大美人!!”

 

“你们俩够了。能站起来吗?”男子极温柔地环住少女,比较艰难地将她从地上牵起。只是,她刚站起来就不能克制地倒到他身上,面色非常难看。

男子虽然惊讶,但本能先出了手。就一眨眼的功夫,少女被他抱起,拥在怀里。她惊得忘记了哭泣。

随后,她幸福地落下最后一滴泪,发自心底笑了。泪珠掉落在台阶上,化作了珍珠。

“咦?这是……”男孩拿起来看。

 

“医师,医师在吗?——”

 

“哦哦哦?!很精彩哦!”白发的大王子终于找到乐子,跟在男子身后。只剩下肤色略深的青年和男孩留在那儿。

“哎,你说我们门前有这么一道水渍吗?”男孩注意到台阶上深色的痕迹。

“不是贞玩水枪飚出来的?”青年反问。

“怎么可能?!”

“哼。”

 

物语,悄悄翻开第二页。

 

 

chapter.2 ~04~

 

伊芙注视着水晶球中的影像,笑的停不下来。她看着蒂芬妮因为公主的出现而伤心难过,又因为心上人对她的温柔而慌手脚。实在太有趣!她抱住身边的水滴鱼,不住地拍打。“哈哈哈这傻孩子真的跑过去了哈哈哈……”

“看看她,走路都走不好!还不能说话,成哑巴了好可怜啊~~哈哈哈哈~”虽然让蒂芬妮变成哑巴的就是她。

“再不告白就完了!!要被横刀夺爱了好吗!我的天!原来她连字都不会写吗?!怎么会这么傻,好没用哦!!——”

 

“女王殿下,请别夹着我了,我要变形了。”水滴鱼悲苦地出声。

“好好好,今天先放过你!!”伊芙松开手臂,丑丑的鱼跑掉了。长袍的口袋里有个小瓶子掉出来,里面有闪闪发光的结晶。

“嗯……说起来我得到了她的声带来着。去上面试试看吧。”

虽然以前唱歌就不错,不过这孩子的声音更好听吧。装上它看看她是怎么唱歌的。

伊芙想着就向水面飞去。

 

他最近有些疲惫。

迷之少女的出现和被养父催婚的事,压得他直不起身子。有点怀念被海风吹拂的感觉,他就一人来到沙滩上,聆听海涛。难得一人出来,也清净许多。远望天空尽头的北极星,他想起了婚约者的脸。

什么时候,他也希望遇见自己的有缘人。或许不出众,或许没有显赫的身份……但他想要遇见那个能够读懂自己,给他肩膀的人。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暖阳似的歌声。

王子刹那迷失了自我,着迷的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那声音柔中带着点沙哑,听起来非常温暖。他想起在这王国的国史上出现过一个有类似歌声的人。她是船队领头的女儿,天生就热爱唱歌。虽然没有非常完美的噪音。但她的歌声总能打动人给予他人力量。

就像现在,他忽然觉得自己能够敞开心怀,解决所有的烦心事了。

 

在覆满青苔和海藻的礁石上,女子伸出洁白的双脚拍打着水面。月光通过波涛反射在她身上,如梦如幻。似乎有无数的粒子从她身侧游出,拖着尾巴向夜空飘去。深色的长袍挡住了她所有的美好,只剩下孤单的投影打在海岸。

 *“自举起的手心之间,穿梭逃离而去。已再也无法动弹……”“深信著奇迹的无垢之心,已如同久远的神话。”

 

“咿——”海豚宝宝游过来,用圆圆的喙碰碰她的腿腹。

“是呀,我就算没用她的声音,也能唱出好歌哦。”停止歌唱。久远的岁月,她已经忘了该如何说话。知道她的人,如今都在地底之下。

“只是,再也没有人会听我唱歌了。”

她用空洞的双眼直视空中的满月,海水因此冷的有些不可思议。她抱住怀中的鱼儿,借此取暖。

 

“你好。”

小海豚惊吓地从她怀里逃出去了,窜进了海里。

 

伊芙听见了人类的声音。人类男性的嗓音总是那样厚重,似乎能承载万物。但他们和女人一样脆弱,在时间,在命运的面前——

 

“唷,没想到见着真人了。那孩子怎样,不错吧?为什么还没办了她呢,明明她为了你都能把自己珍贵的东西送给我……”她邪恶地眯起眼睛,故意将自己的双脚化为海龙般的鱼尾。

“你……”男子惊呆了,但他没有退却,鼓起勇气走到她的身边。“没想到,清风明月下,温和的玫瑰竟伸出了獠牙——”

 

“我可不是那种脆弱的东西。”卷起深黑色带毒刺的长尾,让它横在水面上。

“呵呵……这位小姐,知道‘梅尔’的事情吗?”男子理理军装,就这样坐在她身后几米的海滩上。

 

“在这之前应该先自我介绍才对吧。”虽然他的事情她都在水晶球里目睹过一些。

“啊!不好意思……请叫我光忠吧。”

“王国第二王子,内定的王位继承人。来自邻国,父母不明。有三个亲兄弟,目前都在宫廷内。国内出了名的女性杀手,上至公主下至农村妇女。成熟稳重堪称完美可惜城府太深总被人惦记。目前正因联姻烦恼中——”她看清了一切。

“噗!!咳咳咳——”某人被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连鱼儿都在水里笑他。

“我说的对吗?烛台切光忠殿下?好了不逗你了。如你所见,我是此处海域的统治者,西海女王。人称‘深蓝魔女’的伊芙……当上了皇帝可要好好巴结我啊,不然我会把这片海域变得比石油还黑,让你们永远吃不到鱼。哈哈哈哈~”

 

“嗯好的伊芙小姐。你还记得那个被我们忘记的人吗?”二王子只剩无力吐槽。

“哦,蒂芬妮是吗?嗯……”她一挥手,顿时一片青色的浓雾向他冲去。登时,他倒在沙滩上,看见了目前为止的事情发生经过。当然,只到他在庆祝四王子小贞的生日会时,落海被人救起的那一幕。

 

“原来……是她救我的?”

“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带她来见我吧,给你看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好了,时间也不早了。警告你们如果敢在深夜十一点在海上乱来,下次迎接你们的是大漩涡。可没上次那么好运了。”伊芙站起,白玉足毫无顾忌地伸进冷冷的海水里。她向冰蓝月光所指引的深海缓步走去。所有的生物都为她让路。最后,在水面上留下长发少女孤寂的背影。

 

“请等一下!!——”男子追上去。裤脚浸没在腥臭的海水里,他没察觉,又踏出好几步,直到膝盖尝到了水的温度。

“嗯?至于蒂芬妮啊,快点对她出手吧。不然真是暴殄天物啊。”

“不是的!”

 

伊芙一愣,玩味的笑容消失。男人瞳中的火焰让她觉得四周的海水正沸腾。

“我还能来继续听你唱歌吗?”

 

“可以啊,如果还有机会见到我的话……”她鲜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冰冷的心脏或许在那一刻跳动了几下。

她向深海陷去,却忘不了被人期盼的振奋。

 

“海魔女,伊芙……”着了魔的王子,在月光下传颂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chapter.2 ~05~

 

今天的水滴鱼也不敢接近女王。

几天前的她还会对着水晶球,看着那对不可能实现的璧人花枝乱颤。而现在她都失去了表情,托着腮,不知在思考什么。

大概是想着怎么杀了他们,吸干他们的血肉吧。

 

“果然,还是海面上更好啊。”伊芙解开了一直披着的黑斗篷,罕见的换上一套黑色鱼尾裙。她浮出水面,坐在曾经的位置上,望着月亮哼着不成调的杂曲。

为什么呢,今天的她有点想唱情歌。

 

*“Oh please come down like an angel(如天使般降落我身旁)…… ”

“即使是多么微小的光芒也好 ,想看看你的样子。”

 

爱会比奇迹更重要吗?还是说……真爱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迹呢。

“妈妈。请您告诉我吧……”她盯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似乎在看着水面以下的东西。

 

“今天也是一个人啊,伊芙。”

她没有察觉到人的接近。但渴望的声音响起,她本能地挂上几乎看不到的笑脸回头。

 

啊,神。所谓“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烛台切他来了,蒂芬妮正和他牵着手。

小情侣在夜晚来海边散步吗,想想挺浪漫的啊。浪漫的,想让人去狠狠撕碎它。

“这样,就是三个人了。”光忠温和潇洒地笑,好像做了好事。

 

那就撕碎它吧!

“哦~我是不是说过,如果你带着梅尔过来,就给你一个惊喜?”海魔女阴险地笑起来,伸出手的瞬间,无辜的少女朝着男人身后躲了躲。

忽然从海里伸出漆黑的海藻。它们狠狠地捆住少女,将她往海里拖。

“为什么?!——”男人的笑脸被扯破,他追着柔弱的女孩到了浅水区。女孩被淹没在水面以下,焦急绝望的气息在波浪上吹起无数泡沫。

 

“我反悔了。我不要这东西了,对我来说也没用。”伊芙从裙子里掏出人鱼公主的声音,“啪”地一声打碎在礁石上。结晶飞进了主人的身体中。突然陌生的声音响起,那却是:

“不要啊啊———”

 

“呜呜呜……呜呜……”女孩一直在哭,她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心上人的脸。海浪无法遮住在她身后延长的天蓝色鱼尾。

“这样……我就不能……继续呆在……他身边了……为什么!伊芙阿姨,为什么……呜呜……”

 

“……”魔女望着月光都不看可怜的她一眼。

 

“没事了。”王子半蹲下来逝去人鱼公主的泪花。

少女睁开了眼,美丽的和天空的新月一般。

“谢谢你,蒂芬妮。”王子伸出手贴在她湿润的头顶,温柔地摩挲:“谢谢你,救了我。”

 

少女红了脸。随即扬起长长的鱼尾,激起波涛逃离了现场。

 

“她逃得太快了,撞到了珊瑚礁上。这伤可得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不能见人呢。”伊芙毫无表情地实况着人鱼公主的逃跑全程。

“本来,想看她在甲板上化为泡沫消失的呢……”得不到爱的悲惨人鱼,和魔女换了匕首。本来想刺杀公主,结果却什么都没做。就自己一个那样美丽的消失了。

这些故事,未来,都没办法盼到了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你似乎救了她呢,伊芙。”

“谁让你用这么亲昵的语气叫我了?我可是这里的——”

“深蓝魔女呢。我知道。”男子吃吃地笑。“但‘索菲亚’这个名字,更适合你。”

 

伊芙错愕地盯着他,有泪光从她的眼眶中浮出。

“难得女性穿上如此美丽的礼服,不邀请共舞一曲可就真的可惜了。”

 

光忠握住她冰冷的手骨,将她从潮湿阴冷的礁石上拥下。

他加快步子,索性放开一切在沙滩上跑起来。他的步幅如此轻快,犹如在林间穿梭的小鹿。他知道的。在人鱼公主面前,他是王子。但在魔女的面前,他是一个男人,也仅仅是一个人类。

“你知道吗,喝下人鱼的血,会得到永生。”女子的长发在风中飘舞。魔女露出了迟疑惋惜的表情,与邪恶无缘。

“不知道。跟我没关系。”他解开披风,随便的扔在草堆里。然后是固定武器的皮带,再是数不清的勋章。他都将这些像无用的纸团潇洒地扔了。

 

“你是傻吗?!!”伊芙第一次动摇了。她吼他,破音了。“我随时都会拆了你,把你分成一块块地扔到海里喂鲨鱼。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来吧,来跳舞吧。”不等她说完,光忠执起她,大掌按住她的后腰,刹那间完成了个大翻转。“父亲取消了联姻的决定,我自由了。除了这个,我还发现了有意思的事情!!”温柔的青色月光下,海猫停止鸣叫,鱼儿游上岸,它们都望着不像是魔女的女王靠在人类男子的胸膛上哭泣。

 

 

“五百年前,鸥历335年。当时的海上有一个勤劳的渔夫。他有个温暖的家庭。就是这个环境下,他们培育出了当时在国内轰动一时的才女——索菲亚(Sophia)。意为智慧。”

伊芙沉默了,她踏着小碎步,颓废地靠在他胸前,不去打断他的话。

“索菲亚既是当时优秀的歌手也是有名的学者。不,或许是智者更为妥当一点吧。她独具一格的思维可以洞悉事物的本质。甚至能看穿第一次见面的人的性格为人。”

 

“只是……当时我国的领海上,海盗猖獗。”

 

“呃……!!!”她彻底停下了脚步,跌进他的怀里。她揪住他的军装,硬生生扯出大片的褶皱。

“他们遇难了。在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能告诉我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吗?还有,海盗一夜之间消失的事。”

 

“哈哈哈……”突然伊芙疯狂地大笑起来,她狠狠推开男子,将他甩到沙子上。她狼狈的向后退,身边有大量类似魂魄的光芒向外散开。

 

“呼……”她长吁口气。

“他们,占领了我们的船。在我的面前将我的家人们开膛破肚。他们侮辱我的母亲,折磨我的父亲和弟弟。我奋力呼救,周围的船只都跑掉了。没有人来帮我们。最后,受了很重的伤,我跌进海里……”

 

魔女在哭泣。海猫哀伤的叫起来,让人揪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

“海救了我!!将我变成了海怪!!然后,我就在他们松懈的时候……登上他们的甲板,一个人,一个人的……呵呵呵,拿着他们的内脏,喂给了在船下等我的鲨鱼和虎鲸们。”

“人类真是自私的动物,明明都伤害了,却还想让卑劣的自己抽身,所以啊……哈哈哈,我就,在那天晚上,把他们全都杀掉了。把他们切成一块块的,寄给他们的家属,剩下的,送给朋友们吃掉了。”

伊芙欣喜的微笑,泪水打湿了整张脸。

 

“拿回亲人的遗体后,把他们安葬在浅海最美的珊瑚群里。海的魔女就是从那个时候,将索菲亚吃了的。在那以后,魔女,一直为她守护着那片海域。”

绝望的少女为亲人报了仇,满足地死去了。留下作为罪人的躯壳。

 

“说到底,魔女,只是想利用她的仇恨来愉快的杀人。这样邪恶的我们,没有渴求幸福的权利。”

人类,只需要憎恨厌恶她们就好。敷衍的善意根本不能遮掩他们丑恶自私的内心。

 

“所以,你们,只要讨厌我,我就还有生存下去的理由。”

 

 

“够了!让你说了那么悲伤的事……”说者心酸,闻者落泪。光忠接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我们来……说些其他的吧。有个秘密,我一直没告诉你。”

 

“因为有了喜欢的人,才能成功拒绝联姻。”

“我和父亲说了。我在某个奇迹的夜里,对‘黑夜的公主’一见钟情了。她静静地坐在礁石上,浑身被海水染成漆黑,还不断吟唱着希望。虽然也对人鱼公主的美抱有好感,但对那份逆境重生的美,无法忘怀。”他靠近她,闻到了剧烈的腥臭。海洋的味道,却也是最真实的。

 

“任何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力!无论是王权贵族还是平民百姓。幸福与希望是属于每一个人了。我决定了,我要成为这里的国王。无论是天空,国度,海洋,都由我保护。”

伊芙缓缓抬起头,不解地望着他瞳孔中的火焰。

 

“不晓得,海洋的女神,能否助无力又渺小的国王一臂之力呢?”

光忠将懦弱的吻印在她湿润的发上。他感觉到她也在抱着他,微弱的啜泣从躯体传到了心脏内部。

他想要守护此处,发自内心的。

 

“那么,和魔女立下契约吧。约定实现后,我会成为你的力量。但在你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刻。你的灵魂,一切,属于我——”

“我向神起誓。”火热的吻打在冰凉的手背上。

“嗯……”她有些红了脸,随便哼了声。

“还有,不准反悔。”

 

“什么?!”她又不解了。明明是智慧的化身,伊芙发现自己和世界的主流脱节了。

“还有,起风了,身上湿湿的很冷吧。来,到我的宫殿来吧。那里有漂亮的衣服,舒适的地毯,宽敞明亮的舞厅……”男子拿回刚才扔掉的东西,愉快地决定了。

“你?”他想把她骗到宫里去吗。她能拒绝吗?果然怎么想都是陷阱。

 

“反悔可是不行的哟?~”

“啧!!!——”谁怕谁?!

伊芙站直身体,从此走上不归路。

 

海洋母亲像是在表达女儿嫁出去的喜悦。那晚,浪涛声比以往都要响亮,舒适。



chapter.2 ~06~

 

新国王创造了光辉的历史。

在他在任的五十多年。他的王国是全大陆最具规模,最强大的。没有之一。

说起背后功臣,那可真是一座书库都无法记载下的数量。

在这之间,有一位迷之女性的贡献尤为突出。

 

几天前,她在国王的葬礼上作为陪葬和王葬在了一起。而她辅佐国王经过了数十载却还保留着青年的模样让人称奇。

于是,后世亲切地,在史书上称呼她为“翠之海的女神。”

 

 

 

 

TBC……

 

---------------------------------

深夜六十分。都是这的锅。我突然就高产了,高产到连自己都不相信了。

还有另一篇。这章成功开启我童话paro的脑洞。碧玉之书后,还有很多。我可以成功开一个新系列。脑洞连环炸的感觉太令人恐惧了。

马上就实习结束了!!欢呼吧~~~~

寒假豚鼠要产很多很多粮!!爆炸吧小宇宙!!!!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