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烛婶(蝶蛛)】彗星

真正的心愿随着那场大火,无疾而终。最后,连本人都忘记了吧。

***

彗星

*刀剑乱舞乙女向。蝶蛛烛婶。私设如山。

*不知在说什么的小篇章(fu bi),全年龄。

 

***

深夜。听惯的蝉鸣在此时已不会响起。闷热的空气渐渐淡漠下来,清爽微凉的温暖是秋的预兆。

他从嘈杂的梦中醒来。又窥见了鲜红似血的火光。积聚热度的脚掌于触及地面的那刻,所有的光与热借此消失。恐惧与无措捕获了他。

就在那时——

若有若无地,他听见了歌声。

纤细、暖萌的音色。在这座堡垒中,拥有它的只有审神者一人。

 

他被其牵引着,在廊上行走。

他喜欢黑夜。没由来地就是喜欢。白日太过剧烈的光,只会刺激到双眼罢了。而黑夜,则可以闭上双眼,安乐地沉浸其中罢。

 

“哼哼哼~~~”

他看到少女正在厨房中熬汤。大概是将食材全部放入汤锅中的,名为“煮”的方式。

“啊,被人看到了!”她察觉到气氛的变化,紧急回头。发现高大的男子倚在门旁用微妙的眼神看着她。

“我的夜宵,是不会分你一半的。”她鼓起腮帮,有一点不乐意。

“不过……三分之一,给你尝尝味道倒是可以。”

女孩这么说着,就回过头继续煮着吃食。她随意的态度似乎是不求回应的自言自语。

 

 

“那可真是太好了。多谢主君。”她精妙的厨艺全本丸上下都知道。

栗色的卷发似乎能令人心生暖。烛台切坐在餐桌后,就那样看她。将她小小的身影放在本就不大的视野中心。

她是他的主。他目前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虽然目前还不是很能放开就是。

“为什么……必须是‘主君(しゅくん)’呢?”不知不觉的烛台切问出来。

“因为你的低音好听,所以要有带后鼻音的敬称才行!!主(あるじ)什么的都不适合你~”她也算在夸奖他。

“真是个任性的人呢,不过……很可爱。”他挺喜欢的。他们的主是直来直往的个性,说真的做大将没毛病。

 

“再可爱我也是爷爷的啊。”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将调味品放入锅里,眼神闪闪发光。

缓缓飘来的香味并没有让他愉悦。“这可说不准呢,毕竟……未来是变化多端的啊。所以,得时时刻刻注意形象,万一什么时候有谁……”说出这样的话,他自己也有点吃惊了。算是在吃味吗?对方可是三日月呢。

只是,为什么就不能是他呢?他也不差啊。

 

“好好好,祝愿烛台切君将来某天能遇到‘命运之人’。”

 

打断他,少女就沉默了。

或许是他说教般的话让她不悦了吧。烛台切察觉到了,有点复杂地搓搓发尖。作为刀,被人喜爱、重用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出于对同类的嫉妒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烛台切你啊。也很不容易呢……”她煮着夜宵,口中念念有词。

他怕贸然开口使她不悦,便笑着听她说。

“明明都出过那么大的事(烧伤),还是能充满力量与希望,积极面对生活呢。明明是把刀,却偏偏对料理感兴趣……呼呼呼,发现生活的美妙之处了吗?”

“这……哈哈哈,算是吧。”他有时候看不穿她。一会隔开距离,一会又赞赏他。她在想什么呢?有时他会这么想。

 

“是因为烧伤吗?终于想到了自己应该存活的姿态。为了将失去的过去弥补,现在才如此努力?为的是不留遗憾地迎接下个破灭吗?”

“你……一直在寻找懂你的人吧。等待真正能体谅你,爱护你,利用你的主人?也就是……你所期望的‘命运之人’吧。”

 

他的笑容僵住。瞳中的火光瞬间炸开来,顿时一片火海沸腾着,淹没了黑色的土地。

她的话就像一颗拖着七彩辉光的彗星,击中了他的心脏。一针见血。

他坐在位子上不说话,思维都断裂了。

 

“难受的时候,我不介意将膝盖借给你哦。男人,也有软弱的时候吧,如果那个时候来临,就用女人的包容来治愈你吧。”

 

太高明了。他心想,沉下头,平息着缭乱的气息。心脏就要控制不住地抖碎了——

 

她并没有注意到他。

他却在那时,将她放在心上了。

 

那种感觉就像孤独的蜘蛛某一天,窥见了在空中飞舞翩跹的蝴蝶。原本黑暗的世界,出现了光。随后,蜘蛛的每一次行动都被赋予了意义……

毫无疑问,她是三千世界,茫茫人海中,大概,唯一懂他的人。

她被他选中了,她却没有自觉。

 

“我是你们的主人哦,这些都是应该做的事。刚刚的就当做我的自言自语吧。听听过忘记吧。”

“所以,这样的话……也会被你原谅吧。”烛台切站起,向正在关灶头的人走去。

“主君?”他故意将音量降得的很轻很轻。无声走到她背后,用影子将她小小的身体盖住。随即,他闻到了一股甜美清新的洗发露味道。这就是女子吧。他第一次有些陶醉的想着。他等着,在她转过身的时候——

“什么?吓?!——”她面对着波澜壮阔的胸肌,完全呆住了。想想不对,她努力抬起头克服三十公分的身高差,看向了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

“真是不错的味道……”

她被困在了灶台这里。被烛台切光忠她给壁咚在了灶台前。别问为什么是灶台,她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心脏差点就缺氧成了一摊烂肉。两人身体几乎是非常亲密地贴在了一起。甚至能从他的浴衣下感受肌肤的温度。

明明不是三日月来咚她,她居然慌了。脸红心跳又失语。

“主君能这么想我真的很高兴。不过,果然还是希望主君能够多依赖我来的更好呢~”

“哈?!”

“我,是你的刀哦。只属于你的刀。”因你的愿望而显现,你的第一太刀。也或许是选中了你的,独一无二的刀。

“这……这我知道。所以你就不能坐那里好好说嘛?!站别人后面干什么?吓死我了!!!——”她惊叫。

“嗯,想着这样似乎更能体现我的忠心……吧?”将她左耳边因水汽润湿的碎发别入耳后。无恶意也无意义的言语如雨滴打入少女心底。耳廓被男子的低音震得发麻,她本能地闭上眼,似乎在期待未来的发展。

“开玩笑的。”

“哎?”

烛台切松开她,将她重新送回光芒之下。得到了期待的反应,他的心情突然比预料中更好。“啊,再不装出来的话香气就散光了哦?”他自然地端起锅,熟练地把食物倒入汤碗中,留女孩一个在一旁捧着脸发呆。

 

“烛台切你啊,真是太过分了。我希望以后你会遇上一个特别难搞的孩子,到时候你就等着哭吧!!哼——”她恼羞成怒扭头就拉开餐椅坐上去,任性的拍拍桌:“给哀家呈上来!”

“是是~多谢主君。”大概他今晚会兴奋的睡不着了。身体异常燥热,冰凉的足心早已忘却寒冷。

 

在那以后,温柔的黑夜再也不会将火焰托梦于他。而他也时常梦见,自己追逐着洁白的蝴蝶翻过山海。无数次为了拯救它而跨过时间的境界线。虽然旅途艰辛,但总因期盼相遇而满心欢喜。

秋天,是属于他们的季节。

 

蝶蛛物语之缘起,是他被彗星击中的那一刻。

 

END

---------

重现了咪对婶诞生好感的最初节点。二周目咪与二周目婶在那之后经历了多少啊,最终达成了冬空蝶舞的结局。这东西放出来是为了解释之后放出的《恋狱》的伏笔_(:зゝ∠)_

嘛,只要最后幸福就好辣。说起来该给女儿画那件毛衣的梗了嘿嘿嘿(色)……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