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猫鼠烛婶】深秋·自虐之诗 01 箱庭

--------------------------------------------------------

深秋·自虐之诗

*刀剑乱舞乙女向。全年龄ALL婶。主烛婶。OOC。

*时间线在《蝶蛛物语》之后。私设如山。

注目!!!

*会有与暗黑本丸、糟糕的痴汉、YY相关的描写。

*此系列的烛台切性格动荡非常大。有自己的猜测妄想。请务必防雷。

---------------------------------------------------------

****

Episode 01 箱庭(hakoniwa

 

正午十一时。

空蝉来到政府的隔离机构,正坐在食堂里吃中饭。和其他人的盒饭不同,她怀里捧着一盒三层豪华便当。她坐到小角落的桌上,尽量低调地打开饭盒。顿时,让人食欲大涨的香味挡不住地冲了出去。

“呜哇……感谢咪酱旦那的便当,我开动了!”

 

“好想换一份工作啊,这里实在太压抑了。”

“我也是。特别是看到牢狱里的那些东西就心情不好……”

 

什么什么,午间欧巴桑的绯闻剧场吗?好像能听到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她放慢了拒咀嚼的速度。

 

“牢里似乎就敬好看一点了!”

“嗯,那边的牢房只有他一个,进出也方便多了。就是他那个性格……真是受够了!怎么跟他搭话他都不理!!连个屁也不放,要不是他长得漂亮,谁理他啊!”

“喂喂,我今天进去的时候啊,发现一个空塑料瓶。真不知道谁给他买了那种东西!你们都知道的吧,牢里的饮用水都是特制的……”

“恩知道啊,里面放有专门的‘镇定剂’嘛。啊,怪不得昨晚他那边特别吵!好像有什么撞击的声音。我们都没敢去看。”

“哎……这样迟早也会被可怜地处理掉吧。”

“讨厌,我还没跟他上呢怎么就这样白白杀掉了,好可惜。”

“你就慢慢花痴吧,不怕被他抓烂脸吗?而且啊,他有中度暗堕倾向哦,小心被他传染了不好的东西。”

……

 

多亏那些女人,连菜也变得不好吃了。她强压下想骂人的冲动,草草地吃完,洗净餐盒,提着包跑去地下监狱。

 

“午安,主上。”经过某一间房的时候,里面传来恭敬清晰的男声。

“午安啊,长谷部君。”看到他正扒着栏杆望她,像一尾棕黄色讨喜的柴犬。空蝉轻轻一笑伸出右手摸了摸他的头。“今天也非常认真呢。”她看一眼左腕的电子表,上面显示的是“119”。

“只要是主命,我什么都能做。”他特别享受,眼睛就那样眯了起来。

她无奈笑笑,松开手。没办法,她接下了敬,这位再喜欢也只能放置了。

 

来到特殊房间。她向栏杆里探了探,发现一个大型动物躺在地砖上,似乎正闭着眼休息。看了手腕上的表,数值是“273”。天哪她什么都没做数值还增加了,这游戏能玩?!

她真的有点绝望了,只是任务还是要进行,无论成功与否。

放下多余的行李,从包里掏出一本书,席地而坐,她就那样看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她今天选了弗拉基米尔的《洛丽塔》来看。大致知道剧情的她为了能消遣时间轻轻翻开书页。

讲真,书里的男主角亨伯特的行为和昨天自己的有些异曲同工,意淫嘛。

她抬头,看了眼正在地上沉睡的美男子。凌乱不失美感的天空色的碎发。松弛的柳叶眉,浓密的睫毛。硬挺的鼻尖,湿润光泽的唇。那敞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里如同沟壑般的锁骨……

空蝉一点都不想犯罪。如果她想了大概是他的锅,都因为他太诱人。她使劲将目光拖回书籍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合上书,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个世间,造化弄人啊。不管是她自己,还是牢狱里没有得到珍惜的刀剑男士,大家都无法摆脱命运的操纵……

敬,也是吧。

她再次感叹自己的无力,顺道看他,却冷不防掉进了纯金色的阳光中。

 

“瞅啥你瞅啥?”她突然好想抽自己的嘴。不想着刷好感反倒努力掉好感。这是教科书式的恼羞成怒,行的话她想告诉大家以后千万别这样,有事好好说。

男子慢悠悠坐起来,恢复成昨天见她的颓废坐姿。唇角似有似无的上扬。

“不是真的吧?!啊啊我……!!!”她控制不住自己了,非常雀跃的在地砖上滚起来,从牢最左边滚到了最右边,再从最右滚到了最左。随后她漂亮的将后脑勺撞到了餐盒角上。“唔!”太得意忘形,树了flag。

揉揉凸起的包,她发现他正盯着《洛丽塔》看。

“啊,这个吗?讲的是一个中年大叔痴爱一个小萝莉的故事。为了接近她,他连她母亲都娶了呢,是不是很厉害。后续的话我忘了,看完后告诉你吧。”

“哎……虽然病态,但那也是一种爱的表现方式吧。”她走到他面前。透过栏杆,将书递给他。注意到他的眸光在不稳的抖动,她诧异地窥了“计数器”。数值是“267”。

下降了?!

刚刚还是俯视着他,渐渐地变成了仰视。空蝉看到大型的动物站直身体,伸出左手的黑色巨爪,轻轻地握住了书角。她还在以为他是左撇子呢,可看到他右手有什么液体向下滴的时候,心都碎了。

“要不要包扎一下?!”她还没说完,敬强硬地从她手中抽取了书,回到了刚才的墙边,坐下。好像有听她说话,他撑起右手背,让自己鲜红的舌苔贴上被染的漆黑的手。她注意到了那盏艳红的口中,上排的牙龈有两颗尖锐的虎牙。

她非常乐意被他咬几口,酥麻中带痛的感觉会让她上瘾。她知道早上的某个工作人员为什么可惜他了。她也想和他上啊!在一个略微凉爽,有纯金色满月的夜晚。某家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套房里。她会让他躺在“kingsize”的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她在他面前每走一步,脱一件衣服,直到浑身赤裸站在他面前。缓缓上床,用指尖揉揉他鼓起的鼠蹊部,随后冲上去堵住那好像涂了粉啫喱的唇。然后舔舔那略红的耳廓与耳垂。让他痒的张口咬在她侧颈上——

可惜现在不是该意淫的时候啊!!!

“这样不行啊,血止不住!一定要处理……”空蝉完全呆住了。只见敬抓起桌上的玻璃瓶,打开盖就把水冲到了右手背上。红色的水流到白色的地砖上,特别吓人。他松松拳头,突起的经脉与手骨交织着让这幅景象格外诡异。他轻谑地把余光放到她身上,谁知看到她落泪的表情后,他疑惑了。

“敬先生……”她在他坐下之前,曾经看到了墙上一个沾血的凹陷。联想着中午听到的,她猜到他在自残。但她不能问他为什么那么做,他也不会告诉她。虽然他今天开始有在回复她的迹象了,但是她在这几天依旧没能进入他的世界。她支支吾吾地呜咽,难受地看着他不正当地处理伤口。

 

敬向她走去,交给她空的玻璃瓶。看她盯着自己不再流血的右手背,迟疑的接下瓶子。

“需要喝水吗?”她抬起头,非常认真的看他。他也在看她,隐藏面颊发热的现象。微弱地点头,他有点不敢直视她眼中的光。

“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别再做这种事了。我是说自残。”

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

“你看看我。”“说话啊。”这种类型的他不要听了太多。他人都只为自己考虑,但她的要求只针对他自己。如此简单的事,答应了就答应了吧。

他心想着无所谓,也不知道怎么的,伸手用最不锋利的食指轻点了她的额头一下,算是承诺。看她吓得和呆头鹅似的,身边的氛围像被戳了孔的气球,忽然就解压了。他难得地放松了五官,唇线缓缓捋平——

 

“疼……。咦?!我……我我……我现在就去打水!!——”女孩脸突然爆红,跑的好似受惊的猫,突然就不见了。

 

“KYA——”空蝉到打水间用水龙头里流出的自来水把前发都洗湿了。脸上的燥热依然没有褪下。他居然对她示好?!还是那个见人就抓的黑豹男敬(kei)!!

回想敬挑逗一般的动作和那之后的笑容……直到现在她的脚尖还在发抖。他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和阳光的大男孩的咧嘴笑不一样!仅仅是轻轻用眼划一道略弯的弧线,阳光就炸开了。瞬间,包住他的刺儿们都收起了尖牙,她因此看到了藤蔓中央那含苞待放的白色蔷薇。这就是敬的笑容,是春风!她想起自己没有带相机捕获到天使的笑容后悔的想哭。

她一边想着,一边接着热水。这冲击实在太大,她还没缓过神。下一刻她就被开水烫了,尖叫了好久。

 

 

隔天,“有个女神经在厕所外被热水烫了还高兴蹿老高”的传言传遍机构的各个角落。也就是从那天开始,牢笼最深处再也没有传出奇怪的声音。

随后。就在那个夜晚,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某位不速之客来到牢狱。沉稳的步子没有发出任何脚步声。牢房中的付丧神们却都醒了过来,向那浓郁清澈的灵力源点投去无比嫉妒的目光。

 

“那就是……被人(主)爱着的样子啊……”

“我们本来,也应该是那样的吧。”

残缺的付丧神们小声议论。用声音制成无形地毯,让那位穿着纯黑西装的男子微笑着在上边踏过。

 

“晚上好。兴致不错啊。”迷之男子笑问在灯光下捧着《洛丽塔》的敬。

“……”他们互相打量了很久,好像有电光在两人中心闪过。半响,敬试探性地开口:“你是,她的……”

“是。我的爱妻近些天受你照顾了,请容我向你表示感谢。”男子笑道。“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呢?”金瞳里暗藏深邃的光芒,他沉默不语。

“这本书,还给她吧。已经看过很多遍了。”敬将书交给他,回到简陋的床上。

“是吗……果然是这样。‘忠诚’被人辜负确实不好受呢。”男子翻着手中的名著,每张书页都有些褶皱,是被多次搓捻的痕迹。

“她将这本书交给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她的直觉一向异常敏锐。”

 

“你有没有想过,肉身是囚牢,只有回归本我才会自由……你,不想从战争里挣脱吗?竟然还与罪恶的使者(审神者)结合,你在想什么?”敬质问拾起了书本的男子。他身边辐射出的强大灵力是一般付丧神得不到的。那就像最坚固的羁绊。而他们的宿主却是最不可能达成共识的——付丧神与人类。

 

“曾经我也想过。在这个‘箱庭(世界)’里奔波究竟是为什么。可,我现在知道了。被人珍惜很幸福,比那时候孤零零锁在刀里的时候来的更有实感。”男子颇为幸福地笑,那是一幅人类男子的笑脸。说实话,敬觉得它太扎眼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真羡慕你。能拥有那一位值得付出的主人……”

“她会拯救你的。不过在那之后,我可要把她收回了哦?那么,晚安。”男子摆摆手,溶入黑暗。

“今晚的事,就权当我俩的秘密了。可不能告诉她哦,她会生气的。”

 

拯救他啊。敬忍不住嗤笑出声,伸手关上床边的点灯按钮。

那么,就让他从这个箱庭(监狱)中解放吧。

然后,期待她彻彻底底,亲手杀了他。

 

TBC

“260”。

-------------------------

Kei在我心里是个超级可爱的傲娇。虽然现在还没有到让他娇的时候。标题表明我又在玩文字游戏了。

大咪去找二咪玩了。大咪居然趁婶在睡觉的时候偷了她的卡去机构逛马路。就连秘密资料都被他看了。婶你到底多不小心,太大咧了啊女儿!!!

(╯‵□′)╯︵┻━┻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