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二年春光•中篇(2长谷部)

在这特别的日子,就做“特别的事”度过吧!
―――――――――――
二年春光·上篇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长谷婶)OOC。
*桃色妄想“314回礼特辑”企划。全年龄。
―――――――――――

这里的审神者上任满两周年了。她说不出的开心,就根据各人喜好,把特地去采购的礼物全本丸上下都送了个遍。但又因为送出的时候是三月十四号,现世的白色情人节,所以,有人误会是当然的吧——

****

压切长谷部 场合

桥头路灯下。一位身着黑大衣的青年靠在江边,望着被阳光照的金光闪闪,似碎金般的水面。他身后围着不少年轻的女孩子。她们用娇气的尖叫,用手机的闪光灯点缀他的魅力,可他依然对这些兴趣缺缺,唯独不变的水光才能吸引他。
“啊哈哈哈,不好意思!长谷部久等了!!……”
“主!!!”男青年淡漠的神情在女声响起的瞬间消失。他飞快地朝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绽开无比灿烂的笑颜。深紫色的瞳孔爆炸出紫水晶般的璀璨光芒。洪亮的男声中藏不住溢出的欣喜。他飞快跑到女子身边,迅速提起她有些重的包包。

“啊,这是忠犬吧……”
“嗯……忠犬中的忠犬。”
女孩们交头接耳一阵,对女主人杀去目光刀子,却被对方用嘲讽笑反弹开。她们自讨无趣的走远,青年身边又恢复了安静。

“嘿嘿嘿……不好意思啊,好久没来现世,一得意忘形就吃多了。咳咳。之前放你一个在那里很尴尬吧,咳,抱歉。”
“怎么会?!只要是主命,让我等多久都不在话下!……只要您来接我。”
“好啦好啦!”审神者立刻听出他话里的弦音,马上勾住他的左臂。“我想想该买些什么来向你赔罪呵呵……”
“这……主,不需要的……只要您……”
“别告诉我我认真挑选了礼物,你却不收!”女子霸道地反问。
“长谷部不敢……”他头上如果有兽耳,那么现在一定是耸拉下来的。他拗不过她,只能顺着她的方向走,虽然心里有点小开心就是了。屁屁后隐形的尾巴不停甩动中。

今天审神者带长谷部出来逛街主要是想送本丸的大伙一些礼物。她就任审神者已经两年啦,这么喜庆的日子肯定要讨好一下下属们。不然以后他们怎么会死心塌地继续为她卖命呢!虽然她也没为难过他们就是了。
他们来到一家非常洋气的烘焙店前,翠绿的绿萝和五彩的鲜花吸走了他们的眼球。
“部部要吃点什么吗,面包还是蛋糕?哦,那种生日蛋糕也可以哦,只要你吃得下。”她拽着近侍往店里走。
“这,主……我……”长谷部惶恐地被她拖进店里,开始为难的上下瞧。忽然他看到一个奶酪面包,还在思考着怎么开口,就看到她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大钞。
“你好,这个打包一下。”
“额?等等,主……”随后长谷部错愕地提着它和审神者走出了店里“主……您不用这样。”他弱弱地说。
“嗯?老娘有的是钱你们尽管开口就好。难不成你希望我把你当成畜生压在你身上,动不动榨干你嘛?”
“虽然那样也不错。可是……”长谷部讶异自己将内心所想说了出来,偷看了她的表情。似乎她并不在意。
“长谷部啊,我想对你好。别跟我说你不值得我为你这样做,好吗?我之所以能有今天,你们是功不可没的啊,所以,就当这是理所当然吧。”
“嗯。”轻声回应,他拆开油纸包装,咬了一口,奶粉和干酪甜的他心里涨涨的。
“哦,这样吃会不会干,要喝那个吗?那是现在最火的奶茶店。”她指着对面的“一*点”,“推荐你四季玛奇朵和四季奶青哦,超级好喝。呃,话说全是奶会不会腻。”
“不,我喜欢牛奶。请给我……四季奶青吧。”这个是真的。
“哦这样啊。那好你站这里别动啊。我去去就来!”
他们的审神者总是那么会体谅别人,和动不动就杀人的前主完全不一样。早些时候还担心她能不能当好领头。
只是时间过得飞快。两年过去了,审神者完全成熟为优秀的将领了。他由衷为她高兴。
就见她排了会队。花了挺长时间,所以,当奶茶到手后,她特别高兴,就那样飞速跑了过来。同时的,从远方飞驰来一辆跑车。眼看就要向她冲去。
“主!!!————”他丢掉手中的食物,向她奔去。
路人都吓呆了。
她注意到了,几微秒的时间里,她想出对策。轻轻地,向前跨了两步,跑车刚刚从身后擦过。长谷部就那样正好抱住了她。巨大的刹车声过后,车主凶神恶煞地从驾驶室走出来。
“你**还想不想活了?!”
“你才想不想活了啊?!”长谷部立刻站到她身前。“在限速60码的道路上用120码的速度飞驰,可以啊,想见警察吗,我帮你!!”长谷部阴着脸掰了掰掌。“嘎吱嘎吱”的声音让人心惊。
“我**怕你啊?!”对方先出拳打在了长谷部的腹部,却见他毫无表情,连身体都没有摇晃。男青年的背后冒出冷汗。
“给主道歉!!”下秒钟,长谷部握住青年没收回的手腕,随便向外一甩,青年腾空而起连转三圈,重重瘫到人行道上,还能听到骨折的声音。
“等等!……等等长谷部这样会出人命的!!!”满级的刀动手起来是很可怕的,更何况对方还是手无寸铁的人类。“而且是我过来不看路,是我错在先,我我我……我们走!!!”审神者赶紧把长谷部拖离案发现场,往后看,男青年被赶来的警察拷了起来,还没收了跑车。

随后,长谷部一直沉着脸,无论审神者怎样说好话都不于理睬。
“好了好了,部部消气嘛!~~”她贴上去,用乳沟夹住他的左臂,撒娇地扭扭身体,用尽女人的柔媚攻势。他只睇了她一眼:
“对光忠有用的对我没用。”
审神者突然好想吐血。她大受打击地蹲下来:“长谷部先生祝您孤独一生!!!好歹不能说些好话让主开心一下吗,你不能这样伤主的心啊,啊——心好痛!!”

才不孤独呢,已经有你陪了。
长谷部算是妥协地叹口气,绅士地把她抱起来。
“什么部部你愿意原谅我吗?”少女的大眼睛“kirakira”地闪得他睁不开眼。
“下不为例。这是原则问题请原谅我不会对您让步。您知道您要是出事我们会有多紧张吗?虽然您非常强大,强大到能保护我们……”
“那个时候,部部会保护我的不是吗?就像刚才那样,大吼一声站到我前面,替我说话。主很开心,给你誉!!”
“……”他用拳遮好咬住的唇角,扭过头看天空飞过的白鸽,面颊的热度在发酵。
他们都拿她没辙,包括他。
明明有在脸红嘛。审神者笑着挽过他:“好了好了,通过刚才的事情我知道要送你什么了,跟我来!!”

她知道在一个略偏僻的大街上,有全市最好的西装定制店。
“不要一直穿着神父装辣,又不是天天要和人探讨人生,穿的那么严肃干嘛,要彰显自己的魅力啊!部部,你长得又不差。”其实已经很帅了,审神者不好意思说全。
长谷部正在镜子前做自我抗争。
“啊啊啊,部部快试试这件黄格子,太棒了!!穿起来肯定特别的帅!!”审神者拿来一件休闲西装贴到他身上。
长谷部去更衣室乖乖换上,出来之时如期听到审神者的大声赞叹。
“老板!!就这件了!!!——我刷卡!!之前的衣服请打包一下谢谢!!!”

又那样自作主张了啊。凝视镜中的自己,多了文艺洋气的潇洒,但多少还是会迷茫,毕竟有比他更潇洒的人在。
“不用担心自己会输给谁哦,本丸的大家每人都是特别的嘛。”
“嗯,主上,谢谢您。”
他将比平常炙热的手掌握住她的。任她带他去天涯海角。

逛了蛮久,审神者提出去哪儿休息一下,随后他们就回到江边,坐到了长凳上。少女的小腿晃啊晃,而长谷部就这样看着它们出神。
“呐,部部。”白净的小足忽然翘上他的腿,他一惊,短暂地不知所措,“好酸哦帮我捏捏?”
“是。”轻巧的握住粉色的脚踝,左手托住足底缓缓地转动。重复做五分钟。他就握住小足细心地揉捏。

“部部啊,要对自己好一点哦。这样不管主人对你好不好,你都能一直快乐着了。”忠心的维持总是特别艰难的。要推心置腹地去相信人,连她都要好好思量。
“是。”过路人都暧昧地盯着他们指指点点,主人公们倒是一点都不在意。
“哎……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做到的啊。你总是把主人放在第一位,都不顾自己的生死。真让人不爽。”她发牢骚。
“只要为了主人,我觉得那都是值得的。”
“好好好,真值得,还好你遇见了我啊。”她收回腿,翘在自己的右腿上。“我可是个好主人哦。在我就任的时候好好服侍我哦,肯定不让你吃亏的。”
“……”长谷部站起来,再次望着水面,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与绝决。

“对啊,哪一天我要是不做你的主人了,真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审神者对着他的的背影微笑。微带悲伤的语调似乎在暗示什么。
“主上。我大概,这一生只会认一个主人了。”
“哎?什么,不贯彻你的信条了嘛——”她惊讶地抬头,发现自己第一次捉摸不透长谷部的想法。

“并不是。”他回头,煤色的碎发快要融进夕阳的光线里。
“我懂得了,与其效忠数不清的主人,还不如只追随一位,直至地狱。这是您告诉我的。”
长谷部缓缓走过来,忽视昂贵的新西装,单膝下跪。仿佛面前坐着全世界最高贵的女王。他捧起那只被怜爱过的小足,虔诚地献上自己的嘴唇和心脏,以示忠诚。时间停住了。路人停止脚步,鸟儿停止鸣叫,风停了。只有水面与少女的泪水在橙色的光中波动。
“我哪里……教过你这么高深的东西……”她捂着唇泣不成声。
“您一直在以人类的身份告诉了我们很多,虽然您从不知情。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的,行的话,请把我带走吧。就当是这身衣服的回礼。”如果紫色代表忧郁,那么他瞳中的紫,代表的是喜悦和包容吗?如薰衣草花田般的紫色,快要将她吸入其中。
“那你,可要和我约好……要好好照顾好自己,不能比我先离开!!”

“只要是主命,我一定做到,啊……”忽然一阵大风刮来,飘过的枯叶让她闭住眼,等在睁开的时候,她发现那张笑脸近在咫尺,再接近,鼻尖就要相触。
“你……你……”她心脏突然升到高空,脸也不住红了。她闻到了之前他们俩吃过的餐馆里,招牌菜中的香料味道还有他西装上自带的高级香水味。坚挺的鼻尖下也是一副薄唇,但和心上人的湿润魅惑不同,是干脆凛冽至极的线条。他还没意识到地呼气,带着体味的气息喷到她身上,她更加面红无措了。

“主上的这里,可不能让别人看到啊。”长谷部突然很自然骄傲地说。
她不解地下看,发现他正压着自己的裙子。虽然她的腿抵着他的肩,两人靠的巨近,但在别人眼中肯定是极度暧昧的调情场面。她试着偷看周围,果然他人都是一副相同的表情。
太丢脸了!!!
“好……好啦!可以了我自己来!!——”抬起脚尖顶了长谷部的额头一下,趁他往后仰的时候,快速穿鞋理好裙子。“跟你说!我穿了安全裤怕什么走光!”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让别人看到。”因为主的内衣只有我们能看。
“啊好好好,给你们看行了吧?!哎?天啊部部你现在都会套话了!!不管了,回家!!!——”

“是!!!——”长谷部拿起长凳上的大袋小袋,跟上她的步子。两人有说有笑地消失在街道上。

我将会永远爱你,我亲爱的骑士。
“知道吗?愚蠢的人总对爱自己的人苛刻,却不断向他人献殷勤。”
“你,会是这样的人吗……”

Fin.

——————————————
到了学校意外高产。不是沼民不是很懂长谷部沼民的情感把控。
不过我对我家长谷部就是这种感受辣。喜欢一直在默默奉献甘愿做牛做马不求回报的长谷部君。
(⑉°з°)-♡长谷部,给你誉!!!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