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积薄发预订】最爱长船刀。本命小龙景光。疼爱三日月青江龟宝等一切对主忠诚刀剑。言叶刀,小黑屋善用。调戏请谨慎。勾搭请随意。自如洒脱,放荡不羁。

这只是个普通的炮友三十题(1)

梗来自100%纯炮友30题,跪谢你的铃堡太太。

给了我这个机会嫖(shuai)本命。_(:зゝ∠)_

-------------------------

本愿-序言-

*刀剑乱舞乙女向。ALL婶(主烛婶,爷婶)。

*OOC。作者放飞自我中,防雷。

 

*****

【♪一番大切なものを 一番大切にしたい♪】
【♪最宝贵的东西 当然最想去珍惜♪】
【♪そんな単純なことが 今は一番できない♪】
【♪这么单纯的事情 现成为了最难办的问题♪】
「もしも運命があるのならば」
「假如说真的存在命运」
「あなたは運命の人なんです」
「那么命中注定的人就是你」

 

96猫《嘘の火花》(人渣的本愿OP)

*****

 

1.不体面的初见(烛婶)

 

这是她第一次去酒吧。很奇怪吧,一个大学生竟然没有去过酒吧?!

她到底算个什么大学生呢。她恨这个不谙世事、认真严肃、乖巧懂事过头的自己。

画着淡妆,穿着似乎是要出席正规场合的礼服。考虑再三,她将粉色唇彩换成艳红的唇膏。她最讨厌这种红色了,妖艳的要把双眼辣瞎。可她依旧不情愿的抹上它,僵硬地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

就因为这样,她才一直无法改变自己。镜子中的女孩发出冷笑,甩开及肩长发,挎着漆黑的金链皮包出门。

 

真是个疯狂荒谬的场合。

她心里的酒吧应该放着成熟耐听的蓝调,穿着整齐的调酒师从平凡的双手上变出色彩斑斓的鸡尾酒。而这里只有……嘈杂的DJ,小混混般的酒保,激愤乱舞的人群,包围着丑陋男人的一群衣着暴露的高挑女郎们——

她缺氧,飞快从那家酒吧中逃出。狼狈地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

 

 

这条街上街酒吧确实多,但都是一个样:只需要酒精、肉欲,不需要清醒的场合。

现在的世界是怎么了,变得她完全都不认识了。那些曾经不被允许的事,现在都变得理所当然。

或许,和现实脱轨的是她。她应该去适应这个世界,而不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这个随时垮塌的空洞架构上。

用背带遮住教授在背脊后留下的吻痕,她皱眉,折磨起脚下新买的高跟鞋。

 

 

忽然她注意到空气中浮动的钢琴曲,那是她喜爱的《献给爱丽丝》。

她失神地朝着小巷子中奔去,随后在街角停下脚步。她看到一家有着优雅招牌的酒吧静静等待着她。说是等待,其实就是她的一厢情愿吧。

但她真的不想被这个世界抛弃,能需要、理解她的,一粒尘埃就也够了啊……

 

门口站着古董色皮肤的小哥。他瞪了懦弱的她一眼,冷漠地移开了视线。随后略冷漠地站到门边,让出通向店里的路

她尴尬地向他点头道谢,走入那向往的成人世界,去寻找她所渴望的东西。

 

啊,她找到了!

她坐在吧台前,痴迷凝视在酒吧中央空地上,正在弹奏黑色三角钢琴的男人。

慢慢地,她被他夺去神魂,时间停止。在这个几乎没有人的安静酒吧里,她的物语在纯白的纸张上开了黑色醒目的优雅标题。

没注意,白发调酒师亲自为她调制的“粉红美人”就那样洒出几滴在裙面上。

 

“嘿!小姐,可不要因为看帅哥而糟蹋我的作品哦?!”酒保提醒,银白色的发丝活跃的灵动。“不是说白兰地有多贵,它可是我第一次调给别人的呢。可要好好珍惜呢!!”

“不……不好意思。”她回神略慌张地拿出纸巾擦拭着裙装。白发酒保唱作俱佳地和她打着交道,她青涩地回应着完全没发现【他】坐在了身边。

 

“……!!!”一股男性荷尔蒙伴随古龙香水味向她压去。她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心脏仿佛就要收缩最后炸开。她偷偷从发间看他,正发现他在和酒保聊天,聊得非常欢快,和家人一样。

盯着他太过英俊的素颜,她红着脸淡淡地露出了真正的笑容。

 

“嘿嘿,小姐长得挺漂亮哦,要不要和我约呀,我保证你会愉快的!!”调酒师察觉到了微妙的气氛转而朝向她,又她玩笑。

“哎?这……我……”他的视线也落在她身上,她更是红透了脸,

 

“鹤先生,让客人为难可不行啊。”男人拍打痞笑着的男子,有些歉意地看向她:“抱歉了,他一直是这样,请不要往心里去……”

她彻底看他看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潇洒的男人。漆黑浓密的碎发梳成成熟诱惑的背头。只有一边的狭长刘海遮住他完美的半脸,神秘感让人食髓知味,忍不住想探寻他面具下的另一面。硬朗自然的刀锋眉,与那双燃着火焰的金色瞳孔……

 

随后他们交谈了好久,越来越投机。她不知不觉就把自己的烦恼全部倾诉了出去,他缓缓品着酒,认真听她说,时不时巧妙地,真心回应她。

“如果人能舍弃皮相就好了,那样大家都是平等的……”

“恩,要是这样就好了呢。”他伸出骨节分明,非常漂亮的手掌抚了下左方夹进耳后的发,左手食指上的蓝宝石方戒如北极星般闪耀。他似乎在检查发型的维持情况,没发现她因知道了他的“单身”信息而开心得浑身发颤。

 

“这位先生有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吗?”她放开胆子一步步地下套,延长话题。

“曾经确实因为这张脸发生过很多事。不过……现在觉得还不错。能通过它认识你,挺好。”他转过脸,靠近她的耳边笑着说。

她的心脏失去鼓动。忽然面部的热度再次升高,她青涩地捧住脸遮住那抹似乎因为酒精薰出的淡红。“请不要这样调戏我。”

“哈哈哈……这不是谎话,是真心的。”男子对她笑。她第一次觉得独眼的人笑起来那么好看。

 

她真觉得这位钢琴师是她喜欢的类型,一直追逐的理想。

于是在深夜,她鼓起勇气……让自己彻底醉倒在他怀里。

 

 

2.第一次结束后(烛婶)

 

初夜并不像她们所说的那样恐怖。被痛到死去活来?倒是没有那么严重,不过确实还挺疼的。幸好他极其温柔地对待了她。由此,她得以品尝不是所有女人都能享受到的乐趣。

转过身,她望着旅馆的天花板,望着阳光照亮的花布床帘。有些不满时间背着她走过了太多路。

行的话,她好想再来一次啊,好想让时间停在昨夜——那疯狂却又无比温柔的桃源乡。

“谢谢你。”但她不能那么贪心。梦一夜,该结束了。

正因为有他,她的初夜才能像夜空的星星,闪耀在她的回忆里。

 

偷偷地与枕边人道谢,她爬起来,蹑手蹑脚下床,双腿瘫痪似的,根本无法再走路。她艰难地趴倒在地毯上,低头缓缓向前爬。她不敢抬头看,面前是他的西装裤,左侧团成团的是她最喜欢的长裙。沙发上摊着他深色的衬衫,茶几上躺着她的黑红色的蕾丝胸罩还是里侧朝外的。门前是两人乱扔的鞋物,鞋架上摆着正在抱怨被主人随意乱扔的皮包,其中还有她那散发浓郁酒精味的链包。

转了好几圈没发现自己最重要的贴身衣物,她有点懊恼,但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她忽然极想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没错,她贪心了。按照规则,一夜情发生后双方不能窥探对方的身份及一切信息。可她真的好想知道,她想要再见到他!实在得不到,她就再去那间酒吧,他大概会在那里……

重新穿上沾满酒味的长裙,她走到门边翻他的皮包。她尽量小声细致地开拉链,这包要被她弄坏,她肯定赔不起,直觉那么告诉她。

除了几十张大额纸钞,数不清的卡之外她没见到名片或是身份证之类的东西。

 

 

“早上好~”身后突然响起男人的声音,她吓得弄掉了手中的皮包。顿时里头的硬物系里嗦螺掉了出来,场面一度尴尬。

 

 “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她手忙脚乱的捡起它们尽力放回去。“好像……好像还有什么不见了……”

“啊,别管那些,等会一起找吧。过来……”他朝她伸手。

脚不听使唤地走过去,到他面前弯下身。

“啵。嗯,昨晚睡得好吗?”男人赏她一个吻,极宠爱的对她。

“我……嗯。”托您的福。“不好意思,处女……很麻烦吧。”她回想自己昨夜那些让人恼怒的本能反应。她竟然在那片雪白光洁的背脊后留下鲜红的抓痕。对方竟然不在意?

“倒是你,第一次给我,真的好么?”

 

她知道自己成为他的女人。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和她的稚嫩反应不同,他所有的动作都显得那样娴熟,并且他甚至可以随意操纵气氛和节奏。她完全沉溺在感官的快意中,上瘾了。

“嗯,我一点都不后悔。谢谢你。”

“还有,答应我……今后可不能在陌生人面前喝醉了哦?”

 

明明他也想要自己的啊。她能从昨天他对她的反应中看出来。谁会帮喝到烂醉的女性盖上毛毯,还差点要送她回家呢!于是她当时就急中生智地说学校寝室已经门禁,她没地方睡了……

是他自己要去附近的旅馆包房间的。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老板看他们的眼神。

 

“嗯好,我答应你……然后,那个……我能要你的号码吗。嗯就是……”她欲言又止,怕被拒绝,但说出口就没办法收回了。她就此纠结不已。

“我的名片在包底部的夹层里,去找找看吧,应该还有剩。”

她立刻冲过去,果然那在那个位置里找到了几张心仪的优雅金边小白卡。“长船光忠……嗯,三十五岁……嗯?!哎?!店长?!”

“念出来的话会很不好意思呢。”他尬笑。

“那……我今后可以打电话给你吗?!我,我一定会去光顾您的店的!!所以——”

 

“就是这样才会给你名片呢。学习,加油哦?~”他温柔地揉揉她略乱的发。

她愣住,又想起对方早就猜出自己的身份了。“嗯?……好。”

“今天有课吗?”男人坐起来,揉揉满头的黑发。多亏他起身,她看到自己的底裤被他压在枕头下。顿时她满脸通红地冲过去,把内衣攒在手中,为难瞪他,看他似笑非笑的可恶表情。

“下午五点后有。”

 

“嗯,既然已经穿好衣服了啊,等会有约?”隐藏侵略性的男人开始伸出魔爪。

“啊,并……并没有!只是不习惯光着身体。”女性一五一十地说了个透。

 

“那就洗完澡再走吧,衣服我等会打电话让柜台让他们上来收。顺便……我能帮你擦背哦?”

“恩,真的吗,谢谢。”她单纯地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

 

“嗯……心情不错。”和柜台打完电话,再延长了住宿时间,男人笑的愉悦。

他下床,走进浴室。

过了不久,模糊的浴室内,两道影子重新又以暧昧的姿势交叠在一起。

 

 

3.毫无激情的例行公事(爷婶)

 

今天的女孩毫无胆怯地坐上了他的腿。说真的,他有些狐疑和困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会有那样的改变?他记得以前她那不施任何胭脂红就能在人群中出众的样子;和小鹿一样稍微感觉到暧昧就会做出天真反应的样子……

 

和“她”如出一辙。可命运确实是残酷的,老天将“她”作为亲人安置在他身边,他没办法对“她”出手!这可怎么得了……

所以,他在兼职的学院里不断寻找“她”的替代品。每年总能惊喜地找到一两个。但维持了一段时间,她们就都变了。

变得不再像心爱的“她”了。

 

虽然,将女孩当成“她”来疼爱是他的错。但,他特别高兴,感觉自己确实与“她”相爱了。那是肉体与灵魂结合在一起的真实恋情。

可现在呢,他觉得非常、非常的惋惜。

她也坏掉(成长)了啊。没办法,得放弃她了。随后,他会在清晨,去走廊里寻找另一个迷茫的“替代(少女)”。

 

“啊……安杰利卡,就要离开我了吗。”拥紧怀中的女孩子,男人将头部靠在她的后脊。曾经能勾起欲望的体香现在却换成了造作的人工香水味。

“教授,我说过很多次了哦,我不是她,不是安杰利卡。”女子舒展胸脯,让男子瘦弱的手掌从胸部上滑落,大方的敞开了双腿,让他的手掌能够舒服地挤在她的腿心间。

她对身后人厌恶地皱眉,哪怕她的教授有日月都无法媲美的美貌,她都嫌弃他。其实他就是个懦弱又卑鄙的男人而已。

“……罢了。就那样吧。”

 

 

男子温和地抱着她站起,拿起桌上折叠好的手巾擦拭指尖泛着暧昧味道的花露,之后毫无顾虑地扔进办公桌旁的垃圾堆里。他理理身上的西装,却茫然地发现自己的领带怎么都系不好。最后,他恼怒粗暴地扯开它,扔到地上。盛着新月的瞳孔没有了之前的美丽形状。

“教授,希望你的安杰利卡能像这样帮你把领带系上。”她熟练的抓起高级的丝绸段子,两三下帮他整理好了。想起一个也让她这般服侍过的男子,她阴郁的心情就开朗多了。

 

“不会的……她愿意帮我挑选衣物,但她总说自己不够高,够不着我的领带。还不希望身为‘爷爷’的我弯腰,明明那样做她就可以够到了……”

 

那是因为她不够爱你,她在委婉地拒绝你。

她略心疼的叹口气,随后迅速地把所有的衣物还原好。背包中的手机在不断震动,她猜到有人等她等急了。

“教授,今天你的西装也非常漂亮。”她回过头对男人笑着。

“嗯,你烫的卷发也很适合你。从今往后,‘补习’就到此为止了吧。”金色的新月摇晃着归于完整,他站起,抓走他的黑色鳄鱼皮包,推开办公室的门。

 

“哈哈哈……就算是老年人也得享受约会啊。拍卖会就快开始了,得在她来之前去那边。你,回家小心吧。”黄昏中,他深蓝色的发丝仿佛消失在光线里。

 

“永别了,教授。”她对自己说,对他减淡的背影做最后的送别。

 

男人彻底消失在她面前了。

女孩的唇翘起好看的弧度,唇彩闪闪发光,迷煞人也。

“我下课了,你在哪啊?来接吗,好的,在哪等……跟你说,他终于肯放过我了!!!——”她急迫地掏出手机,按下通话键,风风火火的巴不得飞到对方身边告知他这个大喜讯。

她跑起来,欢喜地跑下教学楼,离开学校,在路边坐进一辆黑色轿车里,对主驾驶座的男人眉开眼笑,伸出手臂挽住了他宽阔的肩膀。

 

她可喜可贺地改变了,因为他。那个愿意把她当做钻石捧起、珍惜的他——

 

 

4.事后夜宵(烛婶)

 

她站在宽敞豪华的客厅里,看着充满男人味的家具,闻着空中飘散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她就这么简单地闯进了他的家(是对方允许的)。

先前,他们从爱情旅馆出来。她说肚子饿,看到街边的小摊贩正想上去买个舒服,结果被他拦下。他说那些不但没营养还不卫生,还不如他做给她吃。所以她没拒绝,很自然地去炮友家里骗吃骗喝了。

 

 

她以此为契机,掌握了他的住处,还知道了他会煮饭。什么?会煮饭有什么?会煮饭的男人可以直接带到政府机关签证了,就那么简单。

更何况面前的男人不仅帅还多金,会谈情(qin),会照顾人,声音好听,性格特讨人喜,器大活还好!……

不说了,她觉得自己下半生的幸福全在当下透支完了。

 

她坐在餐椅上,晃着白净的足望着墙上的向日葵油画,再望望厨房中一本正经围着围裙的男子,脚又控制不住地向他那里走去了。

“嗯?还没好哦,再等一会,可以的吧……嗯?”光忠揉揉她的发,低头吻在她的前发上。

她没回复他,用藕臂挽住他健美的细腰,头靠在他丰硕宽阔的后背上,忽然睡意就上来了。

“这样不行,我动不了了,去床上休息一会如何?”

“我不嘛……这样舒服。”让她在他的体味中沉沦一会,忘记从前不顺心的事。现在她能依靠他!只是等他离开了她又是孤身一人。不安又孤独,她不想要那样。

现在,他就是她的世界。

 

“哎,那尽量不要动哦?”他小心地炒菜煲汤,尽量注意不让她的手靠近危险的东西,不让滚烫的汤汁飞溅到她青葱手臂上。

“呐,光忠……你真的没有女朋友吗?”她看他特别专注地盯着锅,仿佛觉得自己不受宠了,所有的温暖都离她而去。

她可是为了让他注视才存在的。

 

小手松开,一只上爬一只往下伸。

“唔?!”他吃一惊,感觉她的左手抚上他的胸肌,而右手伸入围裙,在他的胯间摸索着什么。“现……现在不行哦,乖,先把手拿开好吗?”

该说他那件紧身体恤穿的真是时候吗。她笑,轻轻抓握过几把,准确找到了敏感点。她夹捏着他渐渐变硬突出的乳头,在他背后偷笑。右手也没闲着,纤长的手指缓缓地从根部顺着外轮廓撩起,本来就有些硬的巨龙渐渐开始苏醒。

“别动,会烫到!!……”

“我不嘛~~”

她哪里会听。小嘴隔着薄T恤轻咬他的背部肌肉。右手变本加厉,拉开拉链,直接进入略烫的布料中握住了初步抬头的分身。还没有撸动就听到煤气灶关闭的声音。男主角转过身狠狠吻住她,迅速与她的舌交缠。她败给了他暴风雨般的攻势,双脚失去力气,逐渐连意识都模糊了。

 

 

清醒后,她发现自己坐在餐桌前,一碗白粥,一碟小菜,一个男人,这是她所能看到的全部。白粥面上有切成丝状的海苔,三种食材凑成的小菜发出芝麻油的香味。肚子及时提醒她的状态。她怯怯地尝了口,随后就停不下来,一口接一口的狼吞虎咽。

“还合口味吗?”他完全没受之前小插曲的影响,温和地凝视她喝粥,还体贴地抽纸巾给她擦脸。

“你居然没有女朋友!老天无眼啊!——”她不可置信地吼出口,她都不相信爱了。“你是不是以前被狠狠地甩了啊?”

 

“不……只是,跟我在一起的女孩子无一例外都坏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落寞。回忆着甜蜜又苦涩的过往,他摘下围裙,有些落寞地坐在她身边叹气。

怪他,都怪他的。

 

前任们一个个失去了初见的光彩,变得狭隘,猜忌,患得患失。

最后变成了完全不像她们自己的怪物。

 

“不坏才怪呢。我跟你在一起都变得任性了无法想象和你处过一年的女孩子。”她说着,把微辣的萝卜干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嚼着。

“你居然理解呢……所以,我或许不会结婚了。”他说出了今后的打算。

“你会找到的,命运之人。哎呀,真希望能是我呢……”她发出特别大的吸溜声安慰他,心里有些小小的刺痛。

“我不想毁了你。”他异常认真地凝视她。

 

他很重视自己。

“谢谢,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吃不下了,这些交给你了哦?”他对她的关心总能让她心生暖意。用反义的语句表达遗憾,她起身,去客厅里逛了。

“嗯。今晚就在这过夜吧。”男人理所应当地邀请了她。

 

“当然了!!明天就算有课我也旷定了。”她在水晶灯下转了一圈,黑色印花的短裙好看的膨胀飘舞,顿时理性到发冷的客厅里开起了花朵。

“而且,我也不会放开你的哦?~~所以你也别让我有这个体力去上课。”

 

“哎……这次是把你宠坏了吗……”他心情复杂地握住她吃过的汤勺,放进口中。

 

“不,是我自愿变坏的。这样我们才能继续下去啊……”教授不再继续骚扰她了。她可以继续把自己打扮地越来越成熟艳丽。

“继续像这样,和你幽会啊~~~”她跳过来钻入餐桌下,发出好听的笑声,掏出他硬朗的肉棒,放在手心中挑逗。

 

“呐,这就算我刚才的赔礼吧~”女子笑道,在男人低吼的时刻将欲望的苗头含入鲜红的口中。

 

 

TBC

_(:зゝ∠)_

---------------------------

整了整论文格式,感觉差不多了。毕业设计也快忙活完了。今晚就偷偷地摸个鱼。黄暴的在后面,这只是个序章。

弄了个新女儿,用剧情把这个炮友三十题串联起来了。尽量写的有趣一点啊,让喜欢自己的人吃粮吃的开开心。

豚鼠没更新,这是lightangel的更新。←她还没练画画呢,别让她咸鱼啊。

看到炮友三十题的时期也看了人渣的本愿。所以有些人物借用了动画中的原型,也有一些是自己设定的。

嘛,喜欢就点个小红心嘛,又不会少块肉!!!给人家更多的鼓励吧!!~~

 


评论(14)
热度(68)